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欧皇崛起 第751章 试炮

时间:2018-03-07作者:太上老牛

    沈锐和刘孟两位布政使,光顾着看大船了,倒是没注意到送给大明的那批枪炮是啥样。虽然船上也有炮,但都是安在木制的四轮炮座上的,看不出啥稀奇的。

    而当北海大公国的炮手们在大明将士的帮助下,把40门佛朗机炮推到靶场的时候,沈锐和刘孟惊奇地发现——这些火炮居然都安了车轮……

    “咦,这些番鬼的火炮好别致啊,居然还安装了车轮。如此一来,火炮的运输方便了很多啊。不像我大明的火炮,需要数人抬着才能部署。”略懂军事的右布政使刘孟惊奇道。

    “倒是有些机巧和变通!”沈锐也赞同道。

    “哎呀,属下看着这些西洋火炮,倒是漂亮得紧!”看着金光闪闪的铜炮,广州前卫指挥使徐勇眼热道。

    因为是要上贡给大明的火炮,这50门弗朗机青铜炮全是磨光过的。所以,现场看起来,这些铜炮都发出稍微黯淡的金黄色光芒。不像那些船上的铜炮,因为没有磨光,颜色比较暗淡。

    而徐勇这个喝兵血的将领,最是看不得和铜钱一个颜色的东西了。看到这40门铮亮的铜炮,徐勇此时满眼都是铜钱的样子了……

    而沈锐这位左布政使也点点头,道:

    “这个什么北海国倒也恭顺,光是这四十门铜炮,就耗费巨大啊!”

    身为布政使,掌管一省之钱粮,自然对花费成本比较敏感。在沈锐看来,这四十门铜炮,每门就重几百斤,价值数万铜钱。四十门的话,光是铜价就价值200万铜钱以上,折合两千多两白银,绝对是良心的贡品了。不像一些藩国,贡献来的象牙、香料什么的,虽然在大明也很值钱,但在其本国国内,其实都是些普通货色。譬如象牙,派一队兵马去猎杀一群大象,就能轻易获得,也就欺负大明缺乏这种东西罢了。

    沈锐既然当上了广东布政使,主管这广州市舶司,自然对于那些藩国朝贡的内幕门清。像北海国这样实实在在送上几十门铜炮的,绝对是良心朝贡者了。

    事实上,大明的外交官员大部分都很清楚——所谓的朝贡贸易,根本就是一场骗局。具体来说,就是那些藩属国带着一群土特产,来大明混吃混喝,然后带回很多赏赐的骗局。

    但是,明知道这是骗局,大明还是趋之若鹜。为何?因为在儒家传统里,“万国来朝”是粉饰天下太平和国家强盛的不二利器。

    也因此,门清的两位布政使,面对那些所谓的朝贡者,都是高高在上的。因为,他们知道,这就是一群逐利的番邦骗子。

    而北海国没有用廉价的土特产来糊弄大明,倒是让沈锐这个左布政使生出了好感。

    不过,右布政使刘孟却不以为然地说道:

    “那又如何?文进公,我朝想来厚待番邦。这个北海国上贡40门铜炮,虽然价值高昂,可礼部的回礼又岂会轻了?总之,肯定会让他们满意而归的。”

    “子贤兄言之有理!”

    ……

    就在两位布政使交谈之际,40门火炮已经准备就位了……

    “这西洋火炮的布置好快啊!”略懂兵事的刘孟惊叹道。

    就在他们聊天的功夫,40门火炮中的10门已经被部署到了预定位置,瞄准了目标。这种速度,在刘孟眼里简直是快得不可思议。

    要知道,大明的火炮,就是一根粗炮管。战场上,炮营的将士,先要用扁担和绳索,把粗炮管抬到阵地前方。然后,用铁锹挖好坑,才能布置火炮。

    但北海国的这些铜炮,因为有车轮,布置简直简单至极——炮兵推着炮车,来到阵前,把炮架后方的驻锄放到地上后,然后就开始目测瞄准。

    当然,这个时代的驻锄和现代火炮的驻锄不一样。现代火炮因为有驻退机和炮口制退器抵消后坐力,所以,现代火炮的驻锄,往往需要固定在地面。部署前,要挖坑固定驻锄,避免炮击后炮神移动,影响二次射击。

    可这个年代的火炮,显然是没有液压驻退机和炮口制退器的。所以,每次炮击后,巨大的后坐力,会传递到炮架上,最终传递到驻锄和地面接触的点。最终,火炮会整体后退。

    所以,炮击后,炮兵需要把火炮推回原味。这个做法,叫做复位……

    不管是步兵炮还是海军舰炮,都有这个过程。当然,海军舰炮会用绳索拉住炮架。而舰炮射击后产生的巨大后坐力,会挣断绳子。而这个过程,会抵消掉大部分炮舰的后坐力。要不然,炮架的后退幅度可能会很大。

    不过,步兵炮就没那么麻烦了。部署的时候,驻锄触地的地方,会有几根类似钉子模样的锥形铁构件。部署的时候,这几个“钉子”会扒住泥土。当炮击后,炮架后退,那几个触地点会利用和大地的摩擦,来抵消后坐力,以降低炮车后退的距离。

    而这种步兵炮的复位就很简单了——退回原位置即可。在开炮前,炮兵会用石灰在初始的部署地点画上白线。炮击后,炮兵把火炮推回白线位置即可,简单无比。

    而重新瞄准,也比较简单。为啥?因为这个年代的火炮,一般都是平射的。而敌人,一般也只有两三百米远。这个距离,不需要计算弹道,只要把炮口对准正前方即可,最多把炮口略微上抬一丢丢。而望山和准星的作用,就是让炮兵看到前方的目标和炮口对齐……

    按照约定,千户所的士兵们,在靶场上百步之外竖起了几扇破门,作为炮击的靶子。若是能打中百步外的破门,那绝对是厉害无比的老炮儿……阿不,是老炮手了……

    在广州前卫,能够在靶场上用火炮精确命中百步外靶子的炮手,一只手都数得过来。而且,能做到这一点的,基本都是大叔级别的中年人了。

    但是,这次孔泰带来的北海国炮兵,全是年轻人,连一个看起来靠谱的中年人都没有。

    按照大明人的传统观念——“嘴上无毛,办事不牢”,这些年轻的炮手,真能打中百步外的目标吗?

    在大明官员和将士们或期待、或看笑话的目光中,北海国的炮兵们,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准备……

    因为是给大明用的火炮,所以,自然要用粉末状的火药,而不是颗粒状的火药。为此,北海炮兵们开炮前,就要忙着一件事——搅拌火药……

    这是因为,黑色火药其实是由硝石、硫磺和木炭三种物质的混合体,而非单一的化合物。三种物质的密度不同,长途运输后,经过颠簸,容易出现分层——密度大的往下层降落,密度轻的向上……

    所以,在粉末火药时代,炮兵们开炮前先要用木勺把火药粉轻轻搅拌均匀了,然后才能装药。换成火枪兵,也要如此。

    火药粉搅拌完毕后,就是正式的装填弹药了。弗朗机青铜后装炮的装填方式很奇特,因为——它是后装的……

    一门弗朗机炮一般会配备几个子铳,何为子铳?其实就类似后世的铜壳子弹。当然,和后世铜壳子弹不同的是,铜壳子弹是早就装好的。而弗朗机炮的子铳,需要现场装弹。

    在大明官员和将士们惊奇的眼神注视下,北海国的年轻炮手们,轻松地把5个子铳全部装入火药,并把铁球炮弹压入,还塞上了破布以闭气。当然,也给子铳的眼,插入引信……

    经过一系列的准备,北海国的炮手们开始了表演……

    “装弹——”

    随着指挥官的下令,炮兵们纷纷把第一个子铳放入了弗朗机炮内。为了做到闭合,子铳的前端是嵌入炮管内的。所以,子铳放入后,会有一个向前推的动作,好让子铳和炮管契合度更高。随后,后面会放一个木栓,防止子铳退后影响正常炮击……

    装好子铳后,装填手立即立正敬礼,表示装填完毕……

    看到10名装填手全部敬礼了,表示都装填完毕了,指挥官抽出指挥刀,大喝一声:

    “开火!”

    同时,指挥刀重重劈下。当然,劈得是空气……

    顿时,10支火把靠向了引信……

    实际上,在欧洲作战时,炮兵们用的不是火把,而是火绳。但在大明还没有获得火绳枪技术的时代,马林觉得还是用火把比较接地气一点……

    很快,10门火炮的引信都燃烧完了。然后,传来一阵阵的“砰——砰——砰——砰——砰……”的连贯炮击声……

    硝烟弥散后,大家纷纷把目光投向场中……

    大明的官员和将士们吃惊地发现——10扇用来当目标的破门,有6扇被打解体了……

    “十中六,很厉害啊!”略懂的刘孟惊叹道。

    但很快,派去观察战果的大名将士传回了更惊人的消息——没有被打解体的4扇破门上,有3扇上面有一个圆孔……显然,这是被击中了,但破门质量好,没有被砸解体而已……

    如此,也就是说,这一轮炮击,10门佛朗机炮居然10中9。在大明炮兵中,这绝对是逆天的成绩了……

    但让大明官员和将士们目瞪口呆的是,当得知第8门佛朗机炮打偏了的消息后,炮兵指挥官怒气冲冲地跑到第八门炮前,对着负责瞄准的那个炮兵观察手,狠狠地甩了一个大耳刮子……

    “废物,这么近都瞄不准!”炮兵指挥官的怒吼响彻了校场。而经过孔泰的翻译,得知了炮兵指挥官怒吼内容的大明官员和将士,都惊呆了……欧皇崛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