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最强影帝 第一章 梦回1993

时间:2018-02-13作者:万宝路的味道

    好痛!

    全身火辣辣的痛!

    夏建咬紧牙关坐起身子,床头的镜子里倒映出他的脸,额头上缠着一圈圈绷带,但还是能清晰地看出他的模样。

    “这不就是十八岁的我吗?”

    “我竟然重生了!”

    看着墙上那张歪歪扭扭的挂历,1993年2月18日。

    这不是幻觉,我真的……回来了?

    只是在家里睡了一觉,居然就变成了这个样子,那个世界的家人怎么办,老婆孩子怎么办…又是一阵头痛,打断了他的思绪。

    现在这副样子他再熟悉不过,刚来京城时因为那件事情在西直门被一帮小痞子差点打死,脑袋上缝了八针,甚至因此错过了筹备多年的北影面试。

    突然——

    在他脑袋浑浑噩噩的时候,一道猥琐的声音突兀的响起,就在隔壁。

    “明珠啊,你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你那个差点死在床上的弟弟着想啊,你忘了他的医药费是谁垫的?还有报考北影的学费…啧啧啧!这年头的艺校花费可不低,你一个人怎么负担的过来…”

    听到这个声音,夏建突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瞳孔倏地一缩,挣扎着站起身子。

    1993年2月18日。

    正是北影面试的时候,也是他被打之后的第二周。

    他清楚的记得,就是在他重病在床的这段时间,错过的不仅是梦寐以求的北影,还发生了许多让他悔恨终身的事情。

    最刻骨铭心的便是他的二姐夏明珠被人趁虚而入,到最后甚至坏了清白的身子。罪魁祸首就是房东癞头张,一个猥琐的小老头,年轻那会儿就是这一带的地痞,凭着爹妈给他留下的这套四合院,整天游手好闲,五十啷当还没娶到媳妇,夏建那时候贪图他的房子便宜,却没想过对方根本就是觊觎年轻漂亮的二姐。

    当年的他浑浑噩噩,整日自怨自艾,竟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姐姐就在眼皮子底下被人欺负凌辱。

    “现在已经是我受伤之后的第二周,难道二姐已经……”

    夏建不敢再往下想,挣扎着站起身子,浑身上下火辣辣的痛让他差点叫出声来,他却不管不顾,咬着牙推门走了出去。

    一出门立即听到了隔壁房间传出瓷器摔碎的清脆响声,夹杂着二姐带着哭腔的声音。

    “张叔,我真的不能喝了,刚刚隔壁有声音,是不是我弟弟醒了,我得去看看。”

    “哪有什么声音!医生都说那小子两个星期内不会醒过来,听叔的话,把这杯酒喝了,我免你们姐弟俩这个月的房租。”

    很快,二姐不吱声了。夏建晓得她的性格,温婉,胆小,甚至有些逆来顺受。尤其是在他受伤这段时间,为了几百块钱的医药费,求爷爷告奶奶,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乃至于被这个老混蛋伺机坏了清白。每每想到这里,让夏建感觉心脏一阵阵的剧痛,使得他呼吸都为之不畅。

    踉跄的走着,夏建的怒气越来越难以抑制,“咚”地一脚踹开那道木门。

    下一刻,立即看到了让他目呲欲裂的一幕。

    二姐夏明珠苍白的小脸还挂着泪珠,而一个黑黑瘦瘦的猥琐老头半搂着她,一只干枯的爪子甚至已经伸进了二姐的衣衫。

    “小建!”

    夏明珠看到他之后,惊呼一声想要站起来,却被癞头张一把按下。

    “有娘生没娘教的小杂种,你发什么疯!踢坏了门你赔得起吗?”

    “赔你妈!”

    夏建一个健步上前,擒住他的脖子,手一提,再大力往地上一送。

    那老头只感觉一股大力传来,身体不由控制的摔倒在地。

    “哎呦!”癞头张一声痛呼,看着他的目光透着浓浓的怨毒:“小兔崽子你废了!你告你,你小子废了!”

    癞头张大声呵斥着,回应他的却是雨点般的拳头,夏建一言不发,满腔的怒火像是有了宣泄口一样,拳头不停地伦在他的脸上。

    癞头张被打的鼻血直流,一脸老脸痛苦的皱成菊花,呼喊声越来越弱。

    “小建,快住手!再打下去就要出人命了!”

    夏明珠在一旁拉着他,却发现根本拉不动,夏建不管不顾,直到对方晕厥过去,才恨恨的停了手。

    夏明珠吓得小脸苍白,夏建重重的吐出一口气,打完人之后,全身上下的剧痛顿时如潮水般袭来,但他却感觉说不出的畅快。

    夏建拉起夏明珠的手:“姐,我们走,这破地方爱谁谁住,我们不住了!”

    夏明珠六神无主的被他拽着,一颗心跳的厉害:“你怎么能打人呢?要是真出了什么意外,那可是要坐牢的!”

    夏建冷笑:“放心,这老东西死不了。”他虽然怒火攻心,但下手却有分寸,说着又返回去朝着他的命根子踹了两脚,癞头张痛呼一身,身体蜷缩成了一个虾球,不停的抽搐着。

    “狗一样的东西,真有脸做出这种事情!”

    夏明珠彻底愣住了,呐呐的说不出一句话。

    姐弟两刚来到京城没几个月,也没什么行李好收拾,索性全都不要了。

    夏建拉着夏明珠扬长而去,他一点都不后悔做了这件事,哪怕事后对方报警也无所谓。他怎么可能会叫历史重演呢?怎么可能再因为这件事让二姐痛苦终生。

    老子穿越而来,要是还犯下同样的错误,怎么对的起上天给予他的这个机会!

    出了四合院,天空像是被蒙了一层灰一样,显得有些压抑。

    一路上夏明珠的眼泪就没停过,直漱漱的往下掉。

    夏建面对恶人狠得下心,却对夏明珠说不出一句重话,苦笑着道:“二姐,我都说了,那个老东西本身底子就不干净,敢不敢报警还是两说,打了也是白打,您就别哭了行吗。”

    夏明珠不听他的,鼻子一吸一吸,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掰着手指头:“我不是哭这个,家里那些东西你怎么就不拿着,家里还有几个搪瓷盆子还是半新的,才用了两个月不到,怎么能说不要就不要了!还有那口铁锅、瓷碗…”

    听着二姐的碎碎念,夏建脸上的苦笑更甚,摇摇头也不说话,直接拉着她进了一家旅舍。

    进到里面,夏明珠的眼泪终于止住了,她也是想明白了,人也打了,再回去指不定还会整出什么差子,认命似的跟着夏建住下,两间标准房一晚上五块钱,不过毛巾日用品什么的都很齐全。

    夏建瞅着自己干瘪的口袋,零零总总也就不到二十块钱。

    没钱干什么都不硬气,也难怪二姐为了几百块钱医药费就被拿捏住七寸,受尽欺负。

    屋里很整洁,木板床上面铺着素花的床单。旁边是一张只有三条腿的桌子,那一条腿用砖块代替着,一台老得不能再老的黑白电视机躺在上面。

    夏建笑着道:“姐,环境是差了点,过几天我带你重新找房子。”

    他现在倒不怎么担心钱的事情,带着上一世的经验和记忆,就算再怎么不济,赚点小钱还是很轻松的。

    夏明珠叹了口气,解开自己的衣服扣子,然后是贴身小袄的扣子。

    夏建一愣:“姐你干啥!”

    夏明珠白了他一眼,从贴身小袄的最里层取出一个手绢,里面包的鼓鼓囊囊的。

    就像剥洋葱一样,一层层打开手绢,里面全是毛票。

    一角,两角,五角…最大面值的是五元。

    小心翼翼的把毛票挑出来,大钱全都塞到夏建手上:“你刚刚闯了祸,今天咱们暂时就在这里住一晚,过了今晚,姐就出去找房子,另外这些钱你拿着,明天北影面试,到时候请老师们吃个饭,上点保险。”

    夏明珠的动作很小心,但递给他钱的时候却没有半分不舍。一瞬间,夏建心头就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嘴巴张了张,没说出一句话。

    他知道二姐一直在京城一家酒店里打工,一个月总共也挣不到几十块钱,现在还要照顾两个人的日常开销。

    瞅着手绢里的钱,应该有不到一百块的样子,这得省吃俭用多久才得攒下来?

    “姐!”

    他突然感觉自己肩上沉甸甸的责任,捏着钱的指间微微发白,夏建忍住心中的酸涩,重重吐出一口气:“你放心吧,你弟弟我可是要成为大明星的人,以后你就跟着我好好享福吧!”

    看着他一副郑重其事的模样,夏明珠噗嗤一下笑了,正准备赏他一个脑瓜崩,可手落在他的头上时,却变成了轻轻的抚摸。

    “好啊,姐等着那一天的到来。”

    夏明珠长着一张清秀可人的脸,但却有着一双和脸蛋不匹配的粗糙双手,夏建咬牙暗暗发誓,重生一遭不仅是要活出自己的人生,还要让他的家人都过上好日子。

    他的明星梦,这一世非他娘的圆了不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