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 第两千一百三十四章 求助

时间:2019-09-06作者:篱下采菊

    第两千一百三十四章 求助

    “我自己就是大夫,我都看不了的病,你说别人会有办法吗?”

    洛清歌淡淡地苦笑着。『→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 .k.a.n.s.h.u.g.e.co

    “会!”

    这次说话的不是晏倾城,而是小石头。

    “阿姐,我师父医术高明,他一定会有办法治好你的眼睛的!”

    这一次,他可是真心的。

    洛清歌点点头,“我相信陌尧,放心吧,我会和他一起想办法的。”

    她淡淡地笑了一下,却是暗中提了一口气。

    “走吧,回去吧。”

    她搂着小石头,走了。

    “等等我!”

    晏倾城很快跟了上来,“我也好久没来京城了,我和你们一起逛逛。”

    “晏倾城……”

    洛清歌忽然站住脚步,“你这次是自己来的?野马脱缰了呀!”

    她是真奇怪,这晏倾城居然没有带云紫衣来。

    “你们两个又闹矛盾了?”

    洛清歌问道。

    “没有。”

    晏倾城淡淡一笑。

    他这次是带着目的来的,所以一个人比较方便。

    不把其中的事情弄清楚,他是不会放心的。

    “青儿,我听说墨子烨死了,不过据说他又回来了,是不是真的?”

    晏倾城敛眉疑惑地问了一句。

    “他这消息还挺灵通的。”

    洛清歌淡淡一笑,“没错,我相公的确回来了,因为他根本就没死。”

    “啊?”

    晏倾城惊呼一声,眉头却是不住地颦蹙,“怎么可能呢?不会是别人冒名顶替吧?”

    “晏倾城……你到底想说什么?”

    洛清歌忽然站住了脚步,歪头问道。

    晏倾城挠了挠耳朵,“嘿嘿,我说着玩的?不过,你没有想过这一点吗?”

    “晏倾城,你这是胡言乱语啊!相公是我自己的,他是不是冒名顶替我会不知道?咸吃萝卜淡操心!”

    洛清歌着实有点生气。

    晏倾城拧了拧眉,笑了笑,“我说着玩的你也生气啊?”

    “有这样开玩笑的吗?”

    洛清歌气呼呼地问道。

    晏倾城讪讪地勾了勾唇,却是暗中凝眉,传闻他不是没听过,他一定要弄个清楚明白!

    “好了,我错了,我们走吧。”

    看来,不能急于一时。

    “他没死,我也高兴,我都好久没有见到那个家伙了,走,一起去看看他。”

    洛清歌淡淡一笑,“你这次恐怕见不到他了。”

    “为什么?”

    “因为他不在北梁啊!”

    洛清歌笑着。

    “他躲着我?”

    晏倾城不由得撇了撇嘴,“他是故意的吧?”

    “躲你做什么?”

    洛清歌不满地嗔了他一句,“我家相公是战神,可不像你这样游手好闲。”

    “哎?”

    晏倾城不满地说了一句,“小青儿,你我这么久没见,你一点都不想我吗?一见面就出言嘲讽,句句针对,你可真是剜我的心啊!”

    洛清歌真是哭笑不得了,“至于那么严重吗?还剜心……我可没那嗜好。说我针对你,那怪得了我吗?若不是你说话不中听,我会针对你吗?我怎么不针对别人呢!”

    她一番话,怼得晏倾城哑口无言。

    晏倾城低头戳了戳脑袋,“算我错了好不好?我是真想你,没想跟你吵架来着。”

    洛清歌微微蹙眉,“注意你的用词好不好?我不想你!”

    这个家伙,总是这样口无遮拦的。

    她气得不说话了。

    晏倾城也不敢再惹怒她了,一路乖乖的和她进了城。

    “小石头,你好久没有来京城了,随便逛逛吧。”

    洛清歌摸了摸小石头的头,—宠—溺地说着。

    “阿姐会陪着我吗?”

    小石头歪头问道。

    “会啊。你带着我一起逛,怎么样?”

    “好啊!”

    小石头高兴地蹦了起来,“阿姐,有你陪着小石头真好!”

    他牵着洛清歌的手,兴奋至极。

    “我也去!”

    晏倾城紧随其后,跟着他们闲逛起来。

    “青儿,你看这个好看吗?”

    逛着逛着,晏倾城突然站在一个卖首饰的摊位,兴奋地问道。

    洛清歌皱皱眉,脸色黯淡了下。

    “你是不是故意的?”

    这时候,小石头愤愤然地质问。

    “怎么了?”

    晏倾城彼时还没有反应过来。

    “你欺负我阿姐眼睛看不到,故意气她是不是?”

    小石头一语惊醒梦中人,晏倾城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他失言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一时忘记了。”

    晏倾城连忙道歉。

    洛清歌苦笑一声,没有说话。

    “青儿,我是觉得这个簪子真不错,你摸摸看。”

    晏倾城把簪子放到了洛清歌的手里。

    洛清歌细细地摸了摸,点头道:“是不错。”

    这是一支雕刻精美的珠花簪子,上面还垂着流苏,摸起来做工很好。

    “我帮你戴上。”

    晏倾城很高兴,拿过来就帮洛清歌戴上了。

    “哎!”

    洛清歌刚想要拿下来,却被晏倾城阻止了。

    “戴着吧,很好看。”

    正在这时,洛清歌的身子猛地一晃,差点摔倒。

    “小心!”

    晏倾城连忙抱住了洛清歌,同时回头质问,“怎么回事?”

    “陛下……”

    身后,伴着一道声音,一个头戴风帽裹得严严实实的人,唤了一声。

    “你是谁?”

    晏倾城冷声地喝问。

    “陛下,我是虞秋霞。”

    原来,这带着风帽、裹得严严实实的不是别人,正是虞秋霞。

    “国师?”

    洛清歌站稳身子,回身问道。

    “是我,陛下,可否借一步说话?”

    洛清歌点了点头,吩咐冷幻影,“幻影,望风!”

    “是!”

    冷幻影四处看了看,小心防备着。

    “走,我们找个包厢坐下来说。”

    洛清歌摸索着抓住了虞秋霞,说道。

    “好。”

    虞秋霞带着她,走进了一旁的酒楼。

    包厢里,虞秋霞终于拿下了风帽,“陛下,罪臣现在走投无路,求陛下施以援手。”

    虞秋霞说着话,跪在了地上。

    “你想做什么?朕听说你带着小皇子的尸首逃出了宫,这几天你都藏身哪里?小皇子呢?”

    “臣因为要躲避墨子序的追捕,这几天都是居无定所。”

    “那小皇子呢?小皇子真的死了吗?”

    洛清歌问道。

    “死了。”

    虞秋霞吸了吸鼻子,“我那可怜的孩子,被装进瓮里,活埋一样。”

    只有死孩子才会被装进瓮里被掩埋,可她的孩子就这样被活活装进瓮里饿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