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00,红包群里当学霸 第97章少一点好奇

时间:2018-04-13作者:映叠

    冷江柳做了打算,她如果一开始穿太好了,可能还会引起冷月儿的怀疑,然后她能动用的一切力量来调查她。

    于是冷江柳不如从一开始就做出一幅让人掉以轻心的着装打扮。

    再说,如果她突然有钱了,那这家人可能还会怀疑,冷家明明那么穷,现在她穿那么好又是怎么回事?

    所以少一点的让人好奇,就少一点的麻烦。

    她花了一点的时间去找到冷月儿现在的家,孔家。自称老祖宗跟孔子有关系,想方设法而到把自己弄成京圈里的书香世家。

    这些都是她之前的金主跟她说的。

    孔家在雁山区的某个别墅区,这些地方都是寸土寸金,售价极高,皆是因为山水风景,无人打扰,而且保全还很好。

    冷江柳打了车过来,然后就被保安拦住了。

    那保安显然也是看人行事的,见冷江柳衣着这样,就知道她肯定不是里面的人,所以一下子就把人给拦下来了。

    保安例行问道:“有证件吗?我怎么没见过你啊?”

    “我是来找人的。”冷江柳操着一口川普问,一听就很是蹩脚。

    “找人?你能找什么人?里面的人非富即贵,是你找得起的?”保安忍不住有些好奇。

    “叔叔,您帮我说一声可以吗?我真的是来找人的。”冷江柳说。

    “你找谁?”

    “孔希珍。”

    在冷月儿走后,冷江柳其实是不知道冷月儿改过名字了。

    也是,任谁的孩子在乡里生活了那么多年,高高兴兴地找回,孩子却起了一个不是自己想要的名字的时候,家长都会用命名权来彰显自己对孩子的重视。

    而冷月儿亦是如此。

    当年两人一分别便是十多年,再相见的时候俨然陌路,冷月儿再怎么打扮,只要没整容,其实跟以前的样貌还是有五六分的相似。

    再加上冷江柳清楚地知道冷月儿的假冒身份,所以再跟上辈子的记忆一对,立马挂钩。

    冷月儿便是她那金主的未婚妻。

    也就是现在的孔希珍。

    保安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显然也愣了一下,那表情不用才也能知道保安是听过的。

    “叔叔,能不能……”

    “不行,谁知道你想找她干嘛?万一你要做什么坏事,那到时候我的饭碗还要不要了?”保安说。

    冷江柳自知自己今天棋差一招,怎么都没想到会败在了保安这里。

    也是,人家出于对里面大户人家的安全考虑,自然会将自己这种明显的贫穷人家的人给隔离在外。

    ——就算她已经表现地非常的无害了。

    冷江柳也不走,在外面等了许久,那保安就让她等,差不多一个小时了,见冷江柳还要继续等下去,于是又好心地给了冷江柳一张胶凳子。

    冷江柳真心地谢过,依旧规规矩矩地坐在门口。偶尔有住户的车子进出,总会多看她一两眼,大概是没看到过这种情况。

    快到下午五点的时候,车子陆陆续续的多了,保安看到了孔家的车子,然后好心地提醒了一句。

    冷江柳站起来,一双眼睛看着那正驶入的车,然后冲到车头去拦下来。

    “快把门打开。”车要进去,保安这边没开门,另一个保安就跟着焦急了。

    那边的司机摇下车窗,看了看冷江柳,发现不认识,然后又冲着保安喊,“快点把门打开,今天没时间跟你们聊。”

    冷江柳在旁边拍窗子,有人把车窗摇下来。是个打扮矜贵的女生,她看上去十多岁的样子,一张脸化着淡妆,头上是用胶固定住用头发编的花,一身剪裁得体的红裙子。

    她看到冷江柳的时候不由地小小地惊讶了一下,那双涂着烟熏妆眼影的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冷江柳,然后带着一丝的嫌弃道,“你干嘛?”

    冷江柳看着这个烟熏妆,然后小心地问:“请问,你认识冷月儿吗?”

    “不认识,开车。”后一句是对司机说的。

    保安就算再可怜冷江柳也不敢跟里面的住户做对,毕竟非富即贵的。

    车窗摇了上去,冷江柳本来是扒着窗户的,见对方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打算,就撤出了手。

    保安问:“小妹妹,夹到手没有啊?”

    冷江柳摇摇头。这个女人她也熟悉。做他们这行的就必须有眼色,又是经常跟那些上层圈子的人打交道,自然就要哪家哪户的人都知道一二,不然到时候得罪人了,也是给自家的金主丢脸。

    那时候,要是脸丢多了,让金主没脸,那自然也就没饭碗了。

    那保安说:“哎呀,你就别找了,刚刚那就是孔家的小姐,你都不认识她,我看啊……”

    “叔叔,我再等会儿。”冷江柳深吸一口气,想着要不要使用言灵术?

    冷月儿出来。

    她想要冷月儿出来。

    那人肯定是不敢见她的,因为她心虚,因为她知道自己不是真的,所以这种情况,她只会对自己避而远之。

    没过一会儿,那车竟然又倒回来了,从上面又多下来了几个人,其中最矮最胖的那个便是冷月儿了。

    她怯怯地躲在那烟熏妆的背后,那样子似是胆怯。

    ……

    十多分钟前,烟熏妆把车窗关上,然后就问躲在一边的冷月儿。

    现在该称为孔希珍了。

    自孔希珍回来,她就成为了老爷子和老夫人的掌上明珠,就算烟熏妆的这位孔惜蕊,从小在两老跟前长大的也要让上一二。

    不过没关系,孔惜蕊自觉从小有教养,识得大体,跟这山里出来的妹妹不一样,所以只是先前膈应了一阵,之后就又没当回事儿了,反而还把孔希珍给真心实意地捧着。

    这一看到孔希珍脸上有些不对劲,就关心地问道:“怎么了?哪儿不舒服?”

    孔希珍怯懦道:“不是,惜蕊姐,我刚刚看到我养姐了……”

    “你养姐?刚刚外头站着的那个?”孔惜蕊看到她表情这样难受,还以为在埋怨自己不好意思说,然后将眼中那抹嫌弃给压下,“你怎么不早说啊,我现在让司机叔叔调头。”

    “惜蕊姐!不要!不要去!”孔希珍说。

    “怎么了?”孔惜蕊面上带着一丝疑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