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00,红包群里当学霸 第66章会碰到鬼

时间:2018-03-16作者:映叠

    冷江柳的变化让她欣喜,但是陆亦鸽的变化就让她觉得失望了。前者的变化能给后者带来这样大的影响,这也让她觉得非常的累。

    李老师考虑到陆亦鸽的现状,想着如果她还这样给自己找麻烦,那估计重点高中也是没戏了,于是说:“你如果现在太累了,我可以让你先不当班长了,把这职位交给其他同学去做。”

    陆亦鸽本来还娇滴滴地淌着眼泪,一听老师这话,瞬间睁开了泪眼,“老师,我不累……”

    “我想说的是,现在的你根本不能当班长了。”李老师说。

    陆亦鸽瞬间神伤了,而后道:“李老师,你也不信我?”

    “不是我信不信你,是你最近的表现实在太差了,班长一职我看你也拿着恼火,不如专心学习。就不要去管那些闲事了。”李老师叹口气说。

    与此同时,刘恋梓又跟着凑了过来,坐在了罗雨泽的位置上,好整以暇地准备开启八卦姿态。

    刘恋梓的位置现在在最后面,因为成绩上不来,又因为坐在前面影响学习,所以上一次根据成绩排名后,冷江柳就和罗雨泽坐在了一起,真是羡煞了不少的人。

    冷江柳见刘恋梓过来,没好心情道:“你挡着我了。”

    “啊?”刘恋梓没反应过来。

    “你今天准备跟我说什么?”冷江柳问。

    刘恋梓捧着笑脸,然后说:“就是……啊,对啊,我想问你那个名额呀,是不是罗雨泽给你的啊?”

    冷江柳一听,也笑了,平常她是没当回事,但是现在却不尽然。

    刘恋梓简直太八卦了,八卦的问话里面都是怀疑和针对,每一个问题都问的很尖锐,那样子似乎是想要逼着冷江柳承认。

    以前,她真的没有想过。

    冷江柳一抬眼,随口问:“刘恋梓,你觉得,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吗?”

    刘恋梓一笑道:“大家都是朋友,说说又怎么了?”

    “你当我是朋友?”冷江柳皱了皱眉,像是听了什么笑话一样,“我的朋友会到处说我的坏话,会故意栽赃嫁祸?又或者,还准备着随时随地地整我?”

    刘恋梓一听这事儿就觉得不对劲了,话说冷江柳怎么知道了?是有奸细告诉她了?

    刘恋梓脑子一团乱,虽然没有找出是谁说的,但是嘴里已经下意识地开始辩解道:“柳柳,你说什么啊?到底谁在乱说我的坏话!他们肯定是想挑拨离间!”

    冷江柳说:“你说,唐萋萋的那些坏话是谁说的?唐萋萋的衣服,又是谁弄坏的?我跟谁有没有在一起,又管你什么事儿?为什么你知道的比我这个当事人还清楚?”

    “我……”刘恋梓本来就心虚,她又不是专业的,所以在面对冷江柳的质问时,在面对那么多人的围观时,竟然答不上一句话。

    冷江柳面上一哂,冲着刘恋梓道:“夜路走多了,可是会碰到鬼的。我告诉你,你的一切我都知道,我就是不想跟你说。”

    刘恋梓可不想跟冷江柳闹翻,她喜欢那种被人仰望的感觉,尽管他们只是在仰望她身边的冷江柳,但是,那备受瞩目的炙热,她一点都不想失去!

    刘恋梓说道:“柳柳,你别听那些人乱说啊。我可是什么都没有说!”

    冷江柳反问:“是吗?什么都没说,是说的还不够吧?”

    旁边不少的人都在看好戏,大概是因为冷江柳的情绪太过于平静,所以想看到她发怒,太难了。

    “哎呀,刘恋梓,你就别装了,冷江柳说的对,你那当着一套被这一套的把戏,真是恶心死人了。”

    “你们说什么说!管你们什么事儿!”

    “不管我们的事儿,我们就是看看。看看而已。”

    “刘恋梓,不是你说的吗?冷江柳的名额就是因为跟罗雨泽睡了才拿来的?要不然我们哪儿会相信啊?”班上的万年老二对此事异常认真,他本来以为是以为冷江柳这次考了年级第二才拿到的名额,结果刘恋梓就说是罗雨泽的缘故。

    “还要我找证人吗?”冷江柳冷冷地看着她,“你还要继续表演吗?”

    刘恋梓瞪着冷江柳,在同学们的围攻下,又羞又窘,她没有想过陆亦鸽的下场会完全地照搬在她的身上。刘恋梓那样子就像是要从眼中迸出火来,恨不得烧死对方!

    明明,明明她们都是那样不起眼的,明明冷江柳比她的人缘还要差的!但凭什么冷江柳就得到了那么多人的崇拜?

    因为她跟冷江柳的关系好,当时还有很多的男生想通过她给冷江柳送东西。

    刘恋梓很嫉妒,也很恨,凭什么她就要将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不屑一顾!凭什么!

    “我说了又怎么了?”刘恋梓叫嚣道:“凭什么你就那么拽!凭什么你就高人一等!凭什么你就要被人捧着。我说的难道不是实话吗?大家都这样说,我说了又怎么了!”

    冷江柳不能理解被朋友背后捅刀子的行为,就跟不理解自己明明什么都没做,就像全世界的错都推到了她身上。

    她静静地看着刘恋梓,她为什么要高人一等?

    如果自己不高人一等,那有的是人想要将自己踩入泥里。

    她有错吗?有吧,大概是没有将自己重生者的身份摆正确,还自以为自己重生了,年龄自然而然地也小了,跟小孩儿们做朋友是很正常的。

    谁又知道,人心难测。

    人心险恶,从来不是用年龄来判断的。

    刘恋梓吵着吵着就跑出去了,那边罗雨泽刚好进门,还不知道错过了什么。

    罗雨泽问:“柳柳,怎么了?”

    “哎呀,学霸你不知道,刘恋梓到处说冷江柳的坏话,被冷江柳晓得了,她还死不承认地诋毁。”万年老二立马上去给罗雨泽献殷勤。

    冷江柳说,“不用管她,你给我讲题吧。”

    罗雨泽什么都没说,然后沉默着回到了座位上。

    有时候他也会觉得,为什么自己就那么没用,连喜欢的人都不能让她开心。

    罗雨泽很是懊恼,但是他发现自己竟然找不到方式来让人开心,又或者是,让她不受侵犯。

    “柳柳,你是不是不开心?”罗雨泽纠结了许久,终于问。

    冷江柳偏头,半点笑意也无:“是啊,我不开心,你想怎么给我开开心?”

    “我……给你说个笑话?”罗雨泽道。

    冷江柳讪讪道,“算了。”

    其实也不是不开心,她也在反思而已。大概真的是自己太过自负,以为一切都运筹帷幄,但是人生总是充满了不可预知的意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