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00,红包群里当学霸 第62章名额不是

时间:2018-03-16作者:映叠

    罗雨泽道:“我觉得我现在的状态很好,不会有差的。你难道还不相信我吗?”

    老师虽然没被劝服,但是也拗不过罗雨泽的意思,她摆摆手,道:“你……唉,我问问冷江柳的意思,你先回去吧,反正下周才决定,到时候……”

    “我不会改变主意的。”罗雨泽肯定道。

    班主任李老师摆摆手,觉得分外的累。

    以前还担心孩子们早恋耽搁了课业,现在看来,非但没耽搁,还把人的志气给养出来了,胆子也越来越大了,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看了全过程的平行班的老师戏谑道:“我就说嘛,你还不如把这个名额给分数刚刚达标的人。你想啊,到时候这几个有能力考上的被录取了,那是不是又提高了录取率了啊?”

    李老师笑了笑,不置可否。

    有时候老师为了录取率也会好生斟酌一番,比如把那录取名额给了那刚刚达到要求的学生,因为他们不能确定那个学生下次是否还会考到这个分数线。

    李老师也有这样想过,但是在以上的前提下,偶尔还会出现这样一个意外:那就是他们以为成绩很稳定的学生,可能会在考试中发挥失常……

    李老师不想冒这个险,从而毁了一个明明可以走上康庄大道学生的路。

    但是罗雨泽都这样说了,她还能说什么呢?

    她知道罗雨泽喜欢冷江柳,但是没想到罗雨泽会为了冷江柳放弃这样一个机会。她又去教室,把冷江柳给叫了进来。

    教室里面闹哄哄的,罗雨泽的身边已经围了不少的人。老李虽然偏心,但是这些消息也不会隐瞒的。

    更何况,能够拿到名额的人真是少之又少。

    万年老二是个男生,他见罗雨泽回来了,面上还带着平日里不常见的温和,他就知道自己没戏了。

    这次的考试他没考好,不仅连罗雨泽的分数他没跟上,而且还被冷江柳给甩了一条街。

    要知道那是冷江柳啊!

    不是那万年老二嫌弃女生,只是因为冷江柳这个人努力的时间太少了,他拼了三年,输给了罗雨泽很能理解,但是怎么能比只学了一年的冷江柳还不如呢?!

    “罗雨泽,你以后可以不来了吧?”万年老二说。

    只要一有保送的机会,几乎就等于可以不用来学校了。

    罗雨泽知道对方现在心情可能很不好,他说,“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孤军奋战的。”

    “……”

    罗雨泽罕见地笑了笑,不同于跟冷江柳在一块儿的时候那种含着些许羞赧的笑容,而是那种运筹帷幄、非常阳光的笑容。

    万年老二的话也问出了班上不少妹子的心声,可不能不来啊!她们跟服役一般的上学就是为了看到跟里主角一般的学霸呀!

    没一会儿冷江柳就从办公室出来了。

    刘恋梓凑了上去,这回连陆亦鸽都转过了头来。

    名额不是给罗雨泽了吗?为什么还要叫冷江柳过去?

    加上刚刚罗雨泽说的话,陆亦鸽突然想到一个可能。她那一张脸带着些许的愠怒,一双眼睛凌厉地看向冷江柳。

    难不成是罗雨泽把名额给了冷江柳?

    自从陆亦鸽在老师那里失信之后,她的学习成绩就跟被诅咒了一般,一降再降。但是她真的就像是迈不过那道坎,真的无法再突破了!

    都是冷江柳,如果不是她的话,自己的心境怎么会受到影响?

    万年老二不确定地看了看罗雨泽,然后又回过味儿来,话说刚刚罗雨泽的意思不会是真的要跟他一起中考吧?

    ……

    这周回去有酒席吃,谷家的喜酒。

    前些日子谷家才办了丧,这回竟然要办喜!

    谁也不知道他们谷家咋想的。

    不同于上次,只邀请了他们同村的人,这次是办了30桌,邀了好些人,连邻村冷江柳屋头都有来请。

    冷江柳一听到是谷家屋头,再想起那谷大娘趾高气扬的样子,顿时冷笑一声,“我不去,妈你带曼曼去嘛。”

    冷曼曼最喜欢的就是吃席了,席面上东西多,比过年吃得还丰富,于是就揣度着冷江柳,“姐姐一起一起。”

    刘秀见冷江柳不想去,冷曼曼又僵着,于是跟冷江柳说:“让你爸在屋头看屋,我们一起去。你冷二爷等会儿要来搬桌子了。”

    “妈,你忘记了上次你们差点打起来啊,还去谷大娘屋头。”冷江柳一针见血道。

    刘秀那脸尴尬了几分,然后又说:“你看她都死了儿子了,这多可怜啊,我们去不过是给她屋头闹热闹热,冲喜你晓得不?反正以后都还要见面的。”

    厌恶就是厌恶,她懒得假装。想着好歹能出去转转,于是把冷曼曼给从头到脚地梳洗了一通。

    冷二爷没多久就来搬桌子,给刘秀打了个招呼。从山上抗到山下,冷二爷的体力非常好。

    刘秀招呼着冷江柳和冷曼曼下山,随老爷子和冷秋顺在家里面。

    站在半山腰,远远望去,有不少人家的男人把自家的桌子往山下抗,他们有说有笑,偶尔放下桌子,然后等着另一条路上的人。

    这便是时代的局限性了,做什么都要自己来,麻烦得不的了。但也是最诚挚的时代。

    很多年后,酒席都是请一条龙,而现在只有会做菜的女人们齐下厨,其余男人都是打下手,又或者去挨家挨户地搬桌子。哪儿像后世,让邻居帮忙捡个菜,可能都嫌懒得弯腰。

    新娘子是从坡上下来,唐萋萋虽然之前跟谷家有些矛盾,但是娶媳妇儿的时候却一点都不含糊。

    听说光是那聘礼就给了两万,又是给人买了两套新衣服,今天就是穿着那红裙子结的婚。

    谷修能已经死了,只有叫谷修能的小堂弟来把新娘背下山。

    谷大娘那腰还没好,没到前面去,就在堂屋里面坐着,等着拜堂。

    冷江柳没有进去看好戏,他们这里某些老封建还留着,新人要拜堂之类的。

    唐萋萋一身大红裙子,头上也戴着红花,只是面上有些难看,那样子就像是在办丧事一样。

    她妈去她那边说了几句,唐萋萋那一满是腮红的脸都快哭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