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00,红包群里当学霸 第60章不能放弃

时间:2018-03-16作者:映叠

    那窗户有些高,就是冷江柳也要垫着脚才能看到一丁点的画面。

    她搬来一块大石头垫在脚下,然后扒着那木窗的沿边儿,伸着眼睛往里面看。

    一般瓦房都是要盖两张亮瓦的,也就是透明的玻璃,盖在上面,白天的时候屋里好歹不那么黑。

    屋里还不算太暗,冷江柳看见那床上果然有个人影,然后小声地喊了两声。

    冷江柳在窗边扣出一丝响动:“茜茜姐,我是柳柳啊!”

    “茜茜姐,王婆婆下山去了,我来是想告诉你,你以后别做傻事儿了,要是你信我,你就再等等,我会带你出去的!我保证。”冷江柳见对方看了过来,但是一个眼神都没给,于是着急地传递自己的想法。

    “柳柳,我出不去了。”夏茜茜看着她,脸上留下两行清泪。

    冷江柳叹气道:“茜茜姐,再差也不过如此了,你信我也不会吃亏,你先等我几个月,等我考完试了——”

    “柳柳,认命吧,这大山太深了,你个小女孩儿你懂什么?你知道吗?我跑出去的时候还以为我肯定能够下山的,但是,这里就像是一个牢笼,每个人都是狱卒!”

    “没有人能够逃过这束缚!没有人!他们都是坏人!都是人贩子!”

    冷江柳听着那歇斯底里的声音,还带着些许的哭嗓,冷江柳说道:“我知道,茜茜姐,我都知道。你别现在就放弃了,你先把自己照顾好,然后等我来!”

    夏茜茜沉默了良久,空气似乎都在两个人之间静默了。

    夏茜茜敷衍道:“你走吧,我信你,等会儿他们回来了,你就不好说了。”

    冷江柳说:“现在还早。茜茜姐,我给你说个高兴的,我现在考试能够摸到六百分的门槛了,再过两个月我就能考六百五了!”

    “嗯。”

    “茜茜姐,我给你唱首歌吧。”冷江柳也不等对方拒绝,然后便开了嗓子。

    “该不该搁下重重的壳,寻找到底哪里有蓝天……”

    轻柔的嗓音从窗户穿进去,等到一曲结束,夏茜茜才说话:“很好听。”

    冷江柳没再劝什么,嗓音轻柔,带着情感女主播特有的那股子温柔,“茜茜姐,你不能放弃,一旦你放弃了,以后你再回过头来看,你会觉得你的这半辈子都是给你的错误决定给毁了。”

    冷江柳听见里面没说话,便说了一句我回去了。然后把那块石头搬回原地,又把大黄给赶回去。

    等冷江柳走了许久,幽暗的屋里才传出低低的哭泣声,撕心裂肺。

    ……

    冷江柳周日的时候就要回学校,冷江柳四点开始走,走一个小时就能到学校,到那时,天色刚刚好。

    罗雨泽知道这一点,早早地就等在路口。

    也不是等在那路口,就是顺便,他顺便地在那路口的田里扯萝卜,顺便就看到了冷江柳。

    “给你糖。”罗雨泽又从口袋里面摸出一个东西来。

    “巧克力?”冷江柳看了一下那牌子,现在物价还没有全面高飞,但也不代表这牌子便宜。

    罗雨泽说道:“我妈说上次见你还洗衣服,要是肚子疼就吃点这个。”

    冷江柳笑,“你怎么而不给我熬点姜汤水啊。”

    “我……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罗雨泽懵了。

    “跟你开玩笑呢,你记女孩儿的月事儿像什么话?”冷江柳说。

    罗雨泽看着冷江柳,没说话了。

    冷江柳跟罗雨泽说了会儿话,对方似乎比她还着急,“等会儿天就黑了,我送你下山。”

    不想拂了人的好意,最后冷江柳还是叹口气道:“这条路我走了很多遍了。”

    “我……”

    冷江柳见对方已经不知道怎么接话了,这才退了一步说:“要是你有时间,那就走吧。”

    罗雨泽当然是有时间的,他在前面给冷江柳开路。现在正是初春的时候,山路上的花花草草又开始狂野生长。

    冷江柳看着那少年人的背影,现在还没有停止生长的他身材显得有些颀长,挺拔俊秀如那山中翠竹。

    冷江柳心思越来越深,直至对方将她送到了大路上才微微一笑。

    “你真可爱。”

    罗雨泽也不反驳,面上红了一层,跟擦了腮红一样。就是不知道她总说他可爱是怎么回事儿。

    ……

    周一的时候校门口打起来了!

    前前后后都给学生们自发性地围起了一个战圈,不少的人都看着他们打,也不拉架。

    谷修能的妈妈将那唐萋萋的头发拽住,唐萋萋自然而然地也开始反抗,她衣服也因纠缠而凌乱。

    谷修能的妈妈做泼妇状,哑着嗓音道:“你要给我个说法!”

    “我没有说法,你儿子自己摔下去的,跟我没关系。”唐萋萋把谷大娘给推开,然后自己往人群里面钻。

    只是那些人也不是木头,见唐萋萋要躲,自然而然地

    谷大娘插着腰,双眼腥红,恨不得咬下唐萋萋的一块肉的模样。

    谷大娘恶狠狠道:“肯定是你,要不是你我儿子能摔下去?要不是你,那你之前为什么不说?你还栽赃别人,你就没一点的道德心吗!肯定是你害了我儿子!”

    谷修能的母亲因为儿子的死,跟少了支撑一般,整日以泪洗面,偶尔说话都有些疯疯癫癫。

    之前想着找罗雨泽的麻烦,现在真相大白,她又转移了怒火。

    她现在的精力都用在了找唐萋萋的麻烦上,大概只有这样,才能让她释怀,才能让她觉得他儿子还活着。

    唐萋萋在家休息了几天,却没想到一来到学校就遇到了这个疯婆子!

    在家的时候这个疯婆子闹上门,她还能在家里把门锁了,外头自然有人来帮她解围。

    而现在,本来就是上学的高峰期,旁边要不是家长要不是学生,一个二个都怕被误伤,都在看好戏。

    唐萋萋本来想躲,但是无奈被抓住了头发,她尖叫道:“跟我没关系,你怎么不去问谷修能啊!到底是谁害了他!”

    谷大娘一听到她提起自己儿子的名字,就心生怒火,“你怎么不去死啊!你怎么不去!我儿子在那下头很孤单,你怎么不去陪他!”

    谷大娘拽着那唐萋萋的头发,也不打,就是一个劲儿地逼问唐萋萋。

    那唐萋萋也不是好惹的,被谷大娘给逼急了,她反手就把谷大娘给推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