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00,红包群里当学霸 第58章很有看头

时间:2018-03-16作者:映叠

    谁不知道那罗雨泽啊?

    虽然他有个当寡妇的妈,但是这罗雨泽却跟他妈不一样!人家成绩又好,德行又好,哪儿会去做那些事!那唐萋萋肯定是在说假话!

    那些天,罗雨泽的确是受了不少的指指点点,但同时,也有人在想了,那罗雨泽不会真的杀了人吧?

    人云亦云是很可怕的东西,但一个人在说的时候,大家可能不太信,但是大家都在说的时候……

    那就不一定了。

    他们无知,他们从众,他们听到一点的风声就能像是发生了天大的事一般传得人尽皆知!

    ……

    于是队里面的人一那么传,就传到那王秋桂家了。

    然后唐萋萋说谎的事情就被揭露了。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最近王婆婆家有些不太安顺,因为那新媳妇儿中间跑了一次,王婆婆就找了村里面的人,地毯式的搜索。

    他们费心费力娶进门儿的媳妇儿哪儿能就这样跑了?

    这不又大清早地叫了人去找,正好看到那夏茜茜在那村当头找人搭车呢!

    他们这里马路虽然通了,但是也是泥巴马路,更是没有公交车。

    这个年代的人们大多都是自行车,村里头有几家有摩托车的都算是大户人家了。

    而夏茜茜要出山,用脚走肯定是很浪费时间的,于是她便想着旁人也许不认识她,然后就给人钱,叫他们稍着她下山去。

    不过她显然还是太嫩了,王婆子之前就把她带出去认人,所以队里大部分的人都是认得她的。毕竟这个队就那么大点,不认识的人,他们自然是要注意一下的。

    还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差不多就是,若是外头拐来的媳妇儿,全村的人几乎都会帮着那家去注意着。毕竟谁也不知道下次谁家又会有个这样的城里媳妇儿。

    于是夏茜茜前一秒还在等着山民骑车带她下山,后一秒就给那骑车的山民给带到了人多的地方。

    她挣扎着跑,却被那些膀大腰圆的妇女捏住了头发,抱住了腰,期间还有谁浑水摸鱼,掐了一把她的奶子,她觉得很疼,也觉得非常的耻辱,眼泪不争气地大把大把地掉。

    但是,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认命地让这些人把她又给送了回去。

    而那天看好戏的人不少,又有人看到了那边索桥上有人要打架,然后就看着有一个人跑了,而后桥上只剩下了一男一女,结果那男的不知道跟那女的说了什么,结果就掉下去了。

    本来他们都没当回事儿……

    而且,没这新媳妇儿有看头啊

    山里的孩子都皮,从小就会水的也不是没有。

    所以掉下水什么的,他们以为很快就会浮上来的。但是没有,直到谷修能死,他都没能再见一秒天上的太阳。

    于是等到罗雨泽杀人的消息传遍了村子,这才有人想了起来,话说那天他们早上看到的是不是就是那个?

    然后没几天,陪着王家抓新媳妇儿回去的人们都被警察问了一遍,得出的一致结论都是最后只剩了一男一女。

    也就是说,当时罗雨泽走的时候,谷修能还没死!

    这事儿自然就跟罗雨泽扯不上什么干系。于是警察的注意力自然又回到了唐萋萋的身上。

    唐萋萋没想到会这样峰回路转,也许是那天她太过紧张,都没把那边山头的闹腾当回事!

    她下意识地想要推脱责任,自然而然地就推到了罗雨泽身上去,连带着,她都没有想过自己为什么不将事情的真相说清楚!

    唐萋萋说,当时她跟谷修能不过拌嘴几句,然后谷修能在桥上因为踩滑,所以堕入水中。

    而唐萋萋也因为扰乱案情,颠倒是非而被教育了几天。

    这事儿给拉扯清楚了,就有不少的看好戏的墙头草开始评判是非了。

    “也不晓得唐萋萋屋头妈老汉是怎么教娃儿的,自己做错了事还怪人罗雨泽的头上。”

    晚上做饭的时候,刘秀边切菜边跟冷江柳说。

    那头顶上的电灯被烟熏地泛黄,结了蛛丝也黑漆漆地挂在那上面,印着人脸着实有些不清不楚的。

    冷江柳看着那被挡住了灯光的刘秀的脸,问:“你不是跟罗大娘赌气吗?这阵儿怎么又帮着她说话了?”

    “小孩子的事是小孩子的事。”刘秀将切片的白萝卜给放碗里,然后拿起勺子将锅盖揭开,勺子在锅里一推,热气升腾,将整张脸都给熏红了。

    冷江柳看着灶孔里的火光,橙黄橙黄的,把手伸进去还带着些许的热度,将她的脸照得一面红,一面暗。

    见冷江柳没说话,刘秀又自顾自地说道:“不过说实话,那谷修能真的死得可惜了。现在养个娃儿也不容易,人家谷家屋头照顾得那么好,说死就死。”

    “哦。”冷江柳听刘秀这语气,看上去还挺惋惜的。

    不过她现在有些逆反思想,别人越是这样想,她越是不这样想。尽管她打心底地觉得这事儿很愧疚。

    刘秀把萝卜下到滚烫的水里,浪起一锅的水花,感叹道:“这人命啊。”

    冷江柳不想听她再说什么,于是站起来,把那菜板上的萝卜拿到盆里洗了洗。

    “妈,我切点萝卜丝,等会儿曼曼又不吃你弄的。”

    刘秀也没当回事儿,直说道:“你来吧,我来看火。”

    冷江柳手起刀落,速度很快地就把一个大白萝卜给切了片儿。再换了个方向,冷江柳又把白萝卜切成丝儿,手速又快到只能看到刀的残影。

    小孩子似乎都不太喜欢吃萝卜,冷江柳小时候也不喜欢吃,但是山里头贫瘠,除了自家种的东西,想吃其他的,也挺难。

    冷曼曼因为是儿子,又有爷爷在上头宠着,在挑食上面便格外的无理取闹。

    冷江柳又抓了泡辣椒同样的切了丝,然后放在一个碗里面,把萝卜丝拿了盐巴渍一下。

    厨房外面的房檐下有破桶种着小葱小蒜苗,她又揪了两根葱,掐了一把芫荽。最后倒了带你菜油和着那切成泥的蒜和姜丢进去一起搅拌。

    就这样的做法虽然简单,但冷曼曼一次能吃三大碗。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