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00,红包群里当学霸 第54章干净纯粹

时间:2018-02-25作者:映叠

    冷江柳站起身来,白净纤长的手挑了一把罗雨泽的下巴。真是可爱的男孩子。

    这个时候的喜欢,干净又纯粹。罗雨泽的面上似乎更红了,闪烁着的眼睛努力地与她对视,但没一会儿就落了下风。

    不少的男生都艳羡地拿着小眼神偷偷地打量着那两人的方向。

    冷江柳在这个学校无异于是鹤立鸡群的存在,特别是在上次那文艺节后圈粉无数。当时就算不知道冷江柳大名的人也通过那一次的活动认识了她。

    在这个单纯的年龄,男女生普遍的都会生出一种男女有别的心绪了。男生会有生理反应,而女生们会变得更加女人,从身体上和生理上表现出来。

    在没有卫生课和没有家长教导的情况下,也许这样的行为会让他们觉得自卑。所以没有人想到冷江柳当时会穿着那么一身紧身的将身材修饰出来的衣服,就像是为她量身定做的一般,那饱满的胸部和那流畅的腰部曲线,似乎将光芒都穿在了身上。

    他们听不懂那歌词,但并不代表他们不会欣赏美。

    班上不少的男生都喜欢她,但是碍于面子又或者其他因素,或多或少有些自卑。

    她身上穿着老旧的厚衣服,但胸前隆起的那两团似乎显得更加的软绵,一条单薄的校服裤子,走起路的时候只觉得那裤腿下面空荡荡的,脚下常年是一双帆布鞋。

    与之前那惊艳的模样判若两人,昙花一现的美让他们都觉得她是表演了一个叫做灰姑娘的节目。

    陆亦鸽知道罗雨泽跟人的关系好,但是没想到他会纵容冷江柳碰他。一时之间,陆亦鸽气得呼吸更加急促了。

    而冷江柳没有管那么多,她回到了座位上,将书本拿出来,做出一副为下堂课准备的样子。

    但实际上她却是打开了手机。

    :话说,我上次在言灵记事本上写了让一个我很讨厌的人消失在我眼前,然后他就死了……这会不会是我的原因?

    :哇,现在这言灵记事本那么牛叉了啊!早知道我……

    :为什么让你讨厌了?柳柳他欺负你了吗?柳柳你要是被欺负了,你就拿小萌萌给你的那些防狼用具啊!千万别省着!

    :如果你不确定是不是你的问题的话,你可以在笔记本上写一个,突然捡到一百万。

    :所以说我为什么要飞升?我只要拿到笔记本就好了啊!!!为什么系统不给我!

    :我懂了……我到时候试试吧,我就是,现在有点乱,明明说了不会伤及人命……我……

    :放轻松,放轻松,没有什么是钱不能解决的。如果一万不能解决,那就翻个百倍!

    :呵呵,书生,你的智商跟着穿越了吗?

    :你可以侮辱我的人,你怎么能侮辱我的智商!

    :可怜的柳柳,现在有钱也不能用吧唉……

    :没事的,我先试试那记事本,如果能行的话再说。

    众人轮番安慰了一番,这才又放下了心。

    冷江柳看着群里的消息,默默地做了一个决定,她一定要以最优秀的成绩考出去,实现自己的梦想!而不是仅仅凭借这红包群提供的便利来解决一切!

    ……

    警方那边还没有点名谁是凶手,但罗雨泽还是被学校重点关注了起来。

    只是罗雨泽上下学都很正常,就像是没把这事儿当回事一般。

    不过谷修能的父母却是来了学校,要学校交出凶手。

    学生们都在上课,学校不可能让他们去打搅,但是校长给不出个说法,谷家的父母就继续闹。

    对谷修能的父母来说,他们只有这一个儿子,现在竟然就那么死了。警方一直没有找到原因,唐萋萋一口咬定是罗雨泽。而学校势必也要保下罗雨泽的。

    所以现在几方僵持,说起来让学校也很是难做。

    冷江柳把英语作业报到办公室的时候,看到谷家的父母在里面老。

    原来他们在来李老师的办公室之前,是先去找了那唐萋萋问了话的。那唐萋萋这两天都没来,于是谷修能的家长就问了人,找到唐萋萋家去的。

    唐萋萋看着谷修能死的,心里头不仅愧疚还恐慌,又被警察给吓了个好歹。谷修能爹妈气势汹汹的来,她就只能咬着罗雨泽不放了。

    两个人都是三四十的人,这阵儿却跟五六十的一样。女人的眼睛就没消过,肿着的样子,特别渗人。那男人也抽着烟,看上去分外憔悴,一点也不像手下管着几十个工人的样子。

    李老师一个劲儿地劝,但是不怎么起作用。

    他们这间办公室是用的教室改的,长桌子一放,可以放装十多个老师。

    里头的老师或多或少的放下了手头的活儿看着这边,更有年纪大一点的老师也跟着劝慰道。

    谷大娘已经失去理智了,拔高了音量,声音沙哑地如同撕裂了什么东西一般刺耳,道:“要不是你们,我儿子怎么会死?都是你们教出来的杀人凶手!”

    老师也觉得这家长已经不能用道理来劝慰了,于是也加重了语气说:“这位家长,这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啊。现在警察都没找到证据,你就到处打胡乱说的,你知不知道你这是毁了人家学生的名誉?我跟你说人家是有权力告你的。”

    “去告啊!我还要去告他!杀了我儿就要偿命!”谷大娘情绪失控地撒泼道。

    “这位家长你别激动,你要是在学校闹,那我们就要喊门卫把你拉出去了。”年级主任一拍桌子,拿出那架势,想要谷修能的母亲静下来。

    谷修能的妈妈似乎看到了冷江柳,然后突然精神了起来,冲着冷江柳几步过去,她老公也不拉她,就放任她冲过去,上手就想揪了冷江柳。

    “这位家长你干啥子!”李老师惊呼道。

    冷江柳的反应很快,在女人冲过来的时候就推开了她,女人本来扬起的手因为失去平衡一下子坐在地上,她在地上激动道:“就是你!就是你把我儿害了的!如果不是你的话我儿会死吗!”

    “冷江柳,你先回去上课。”

    班主任给冷江柳解了围,然后让她回去。

    冷江柳接受了好意,再无表情地看了那女人一眼,女人的样子多么地悲悯与凄惨。然后又在男人的愤然骂声中离开。

    上辈子的自己死了,可能没人给她哭吧?

    也许刘秀会哭一哭曼曼,然后埋怨她祸及了曼曼。

    但是,那最该死的人,谁又来惩治呢?

    冷江柳出门,门外已经有人在看热闹了。冷江柳一下子把门拉过来,八卦的学生们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