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00,红包群里当学霸 第51章只是出气

时间:2018-02-25作者:映叠

    冷江柳知道夏茜茜想出去,就跟她一样。夏茜茜到底只是个还没入社会的学生,脑子里本来装满了对未来的幻想,却因为一次去做兼职而被拐卖,至此已经快半年了。

    她没办法联系外面的人,她也没有手机,更不可能下山去给谁通信。

    虽然那王婆婆还每天带她出去跟着做做活儿,但就跟犯人放风一样。每天晚上她都跟王新喜睡,王新喜一个三十的大男人,快比夏茜茜大了一轮,要是这男人是自己喜欢的还好,但关键不是!

    王新喜特别听王婆婆的话,虽然对她也不错,她肚子疼的时候还给她洗衣服,但是每天晚上做了那事儿都把她给绑了起来。因为王婆婆说了,你不把她绑了,万一到时候跑了怎么办?

    这些都是夏茜茜在指导冷江柳的时候说的,她们在草稿纸上胡传纸条,王婆婆不识字,还以为夏茜茜真的在教她。又或者是她觉得冷江柳这个女娃儿自身难保,能做个啥事儿?

    夏茜茜实在是被憋得很了,就算冷江柳真的只是个小女孩儿她也一股脑地倾诉了。

    以前她在那些大街上发的小书上看过那些被拐进山村之后的故事,她看地面红耳赤,只觉得都是编的,只要长了腿,哪儿不能走啊?

    但是现在这王家把她看太严了,除了刚来的时候她闹过,后来就渐渐地乖顺了,想着自己这样也许他们放松了警惕就把她给放了。那时候她再跑。

    就像是她想以这样的方式来麻痹王家,王家也想要她赶紧生了崽子然后安定下来。对他们来说,女人生了孩子就会安分了。

    所以她越渐顺从了之后,那男人就没日没夜地要她,头一回的时候还不适应,哭着喊着地让他轻点,不要弄到里头。到后来都习惯了,下头擦红了,只要那小火一烧,她也只是抛开了羞耻心,与之夜夜笙歌。

    王家,晚间桌上。

    一家人沉闷着吃饭,王新喜是个不爱说话的,只是偶尔给夏茜茜布菜。王婆子看不过去,夏茜茜那样儿就像是他们王家亏待了她一样。

    “要是柳柳再大两岁,我就去问冷秋顺把这人份儿要了。你看那姑娘长得好看,屁股又圆,肯定不得像这个一样好吃好喝地供着还不生娃儿的。”王婆子说着似乎更气了,又打量了一下前胸,“也不知道到时候要吃多少下奶的。”

    “你当着儿媳妇儿的面说些啥子嘛。”王老爷子啧了一声,然后一脸不满地看老婆子。

    夏茜茜咬着下嘴唇,两眼通红地瞪了王新喜一眼,然后自己放了碗回房去了。

    王新喜知道这是不爱他妈说的那话儿,但是他都三十了,有个婆娘不容易。而且这夏茜茜念过大学的,长得也有书香气质,而且说普通话,说出去大家伙儿都羡慕他,特别长脸。他也喜欢,所以一看夏茜茜受了委屈,立马说了他妈两句,追着就进屋了。

    ……

    过了年便要开学了,他们初三的都要比低年级早回学校。

    冷江柳再去了一回夏茜茜那里。经过半个月的相处,夏茜茜对她的感情已经从陌生到了信任。

    大概是这里也只有冷江柳这个小女孩子让她放松警戒了,又或者是冷江柳的善意的确感染了她。

    冷江柳斟酌了许久,这才说:“我中考之后就去市里面,到时候要是有机会的话我把你一起带去,你再忍半年,我送你走。”

    “你自己好好加油。”夏茜茜其实也不抱多少信任,她以为她会认命的,但是那么久了,她还是想试一试。

    冷江柳知道自己多说无益,自己如果不做出什么实际的事来,她是不会相信的。而且自己对她来说,应该只是一个山里的小女孩儿。

    不过冷江柳决定了的事她不会改变,罗雨泽是一个,夏茜茜也是一个。

    ……

    自从上次谷修能和罗雨泽差点没打起来,谷修能就有时无时地往冷家跑,有种幼稚地在向罗雨泽宣布主权的意思。

    不过冷江柳不怎么在家,往王家跑得勤,所以谷修能好几次来都没有看到她。

    这回终于开学了,那罗雨泽便是躲不掉了。

    谷修能要想打人的事自开学就传了好多天。

    冷江柳不放心,但罗雨泽把她拦住了,“他就是出个气,他打我我也不会站着让他打的。”

    “我就怕你傻乎乎地站着让他打!”冷江柳被这些流言蜚语传了那么多天,也有些紧张了。

    上学期的时候她还因为怕罗雨泽出事所以上下学都尽量跟人在一起,但是现在,她为了躲那冷秋顺还有为了成绩,她只得尽量地节约时间,多看点书。

    想到这里,冷江柳就一阵后悔,如果自己的成绩很好,又或者……

    没有或者了,冷曼曼上下学没人陪着,她一个人也不放心。

    想到这里,冷江柳就看了看罗雨泽,对方过年之前的头发还有点长,开学就剪短了,额前一点的零碎,刚好就在眉间,一派乖乖学生的样子。

    冷江柳心底也软了下来,“别去打,你肯定打不过他,我不希望你出事,你看到他要打你你就跑。知道吗?”

    “柳柳……”罗雨泽给冷江柳的轻言细语给弄得满心火热,那脸蹭得一下温度上升,他看着少女那精致的眉眼,又落到那张喋喋不休的红唇上,一时之间竟然觉得迷了眼。

    冷江柳以为罗雨泽在犹豫,又说:“别以为落跑就不是男子汉的行为了,这是迂回战略知道吗?明知道打不过还硬打,你以为你是炮灰专门去送人头的?”

    罗雨泽被冷江柳的话逗得发笑,一双好看的桃花眼弯着,抿着唇耸着肩笑。

    罗雨泽说:“你真可爱。”

    “我觉得你更可爱。”冷江柳无语地回道。

    她其实就怕这人听不进去。

    两人在外面放了一会儿风,然后又进去复习。每天最亲近的不是老师也不是课本,而是那凳子,坐得冷江柳觉得屁股都板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