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00,红包群里当学霸 第50章云端坠落

时间:2018-02-25作者:映叠

    冷江柳牵着冷曼曼往边儿上走,冷曼曼冲冷秋顺吐着口水:“死瘸子!瘸死你!”

    “你吃了饭就回去吧,我爸他脾气不好,等会儿做了什么事你个人担着。”冷江柳看着同样跟在她身后的谷修能说。

    “你是在关心我呀?”谷修能是典型的得了杆子就向上爬的人,于是抢了冷江柳的另一边,低垂着头,看着身边的冷江柳。

    自从上次文艺节看到冷江柳大放光彩之后,谷修能就再也没有看到过那般闪耀的冷江柳了。

    他知道,冷江柳的美现在被这些破旧的衣服给遮住了。很多时候他都想,要是冷江柳跟他好了,他以后一定努力赚钱,然后给她买很多的漂亮衣服,让她每天都换着给他看,然后晚上他再亲自扒掉。

    这样的情绪导致他每当午夜梦回的时候总是会看到梦中那个女孩儿穿着一身漂亮的抹胸,一双只遮住了那殷桃两点,露出深陷的嫩白深沟的站在他面前,那臀部圆润,他看到那双细腿纤长,她一笑,谷修能就能跪她面前!不过梦总是醒的很快,醒后便是无尽的落寞,还有那亟待解决的裤裆。

    冷江柳不知道谷修能在做什么白日梦,只是看停了脚步,盯着他,“听不懂人话吗?”

    “你说,你说什么我都听。”谷修能只觉得心里有把火在烧,烧的他只被看一眼便身体灼热了。

    冷江柳呼出口气,很是疲惫。

    谷修能一双细长的眼睛看着她,眼里跟泛着光一样。

    冷江柳去厨房把热水提出来,外面的人都在洗猪肠,谷修能就跟在冷江柳身边,地方又小,个儿又高,跟了一个小的还不算,又跟着谷修能,看着很是碍眼。

    “我来我来,你歇着。”

    冷江柳见他要提,也就没动了。现在的她才不会那么傻地什么事都要自己去做。反正谷修能愿意去做,那就让他去吧。

    谷修能把热水提手上,没一会儿就回来了。他的头发又长了出来,理了一个当下流行的发型,一些刘海散在前额,让人看上去软了一点,没那光头那样让人觉得凶了。恰好有种韩剧里面那种带着些许个性的男主模样。

    他们班上喜欢谷修能的不少,基本上是掐前仆后继。她也知道谷修能长得好。

    如果不是上辈子的话,冷江柳可能不会那么厌恶对方,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就算冷秋顺才是直接导致她的人生走至灭亡的人,那谷修能也是帮凶。她没办法对帮凶这样宽容。

    谷修能就在冷江柳家献了会儿殷勤,中午吃了饭,然后守着冷江柳做了一下午的作业。

    来他们家帮忙的人都说柳柳运气好啊,以后嫁三队去,回来又近,婆家又好。

    然后冷秋顺就特别感慨地说自己养了那么久,终于可以给他找回本了。

    冷江柳在里面听得恶心,甚至打心里头生起一股子浓浓的杀意。

    谷修能也尖着耳朵听,外头的话可好听了,他总觉得自己现在就跟冷江柳是板上钉钉的事了,虽然还没办证,那也差不远了。于是那心一下午都是飘着的。

    结果那心没飘多久,谷修能就又从那云端堕入谷底。

    因为天黑得早,所以四五点的时候大家早早地出了晚饭。罗雨泽也赶上这个时候来还冷江柳的笔记。冷江柳的的英语成绩好,笔记也做的很仔细。

    但是那谷修能一看到罗雨泽,就炸了,以正牌身份自居的他在面对这样一个除了成绩样样不如他的人,谷修能怎么都不舒服!

    “你还站着干嘛?你不是要走吗?”冷江柳见谷修能还站着,于是开始大发人走。

    “你是不是还跟罗雨泽藕断丝连的?我都这样低声下气了,你还跟他有来往。”谷修能忍着怒气,质问道。

    冷江柳心想自己跟谁关系好,好像不用经过别人的同意吧。这谷修能也是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罗雨泽上前一步,“你是不是有毛病啊,你以为你是谁,管得到柳柳的人际关系?”

    “罗雨泽,我跟你说你小心一点,你要是再跟我作对,我下回不把你丢水里头淹死!”谷修能对罗雨泽就没那么温柔了,反而恶狠狠的威胁道。

    “那我也跟你说了,你这辈子都不可能跟柳柳在一起!”罗雨泽笑着说。

    冷江柳听到那‘淹死’一词就懵了,她似乎也听不到他们说什么,眼前的两人没说个几句就开打了,刘秀在一边送客,听到这边的声音,立马过来拉架。

    冷江柳想起了上辈子落水而死的罗雨泽……

    罗寡妇穷其一生都在为了儿子打算,然后她的儿子落水了,没了。

    罗寡妇和罗老婆子白发人送黑发人,把之前存着给罗雨泽念书的钱拿出来办了一场盛大的白宴。

    房梁上挂着的哭丧音箱从这边沟传到了那边沟,又从那边沟应声回到那边沟,没日没夜地哀嚎了许久,这才将对亡灵的寄丝送走。

    天快黑了,寒风扒着颈子就开始钻进去,冷江柳害怕冷曼曼感冒,于是把冷曼曼抱紧了。

    两个人被刘秀送走了,冷江柳也带着曼曼回去。

    冷曼曼不明所以地问:“姐姐,两个哥哥为啥子打架啊?”

    冷江柳敷衍道:“能够用脑子解决的麻烦就不用动手,那两个哥哥没脑子。”

    “哦。”冷曼曼想不通,问冷江柳,“姐姐,那我有脑子没有啊?”

    “所以你要多念书啊。”

    冷曼曼不说话了,念书什么的,他也知道不是他喜欢的话题。

    冷江柳回了卧室,又把那言灵记事本拿出来,然后在写了一行字。

    ……

    整个寒假冷江柳都在夏茜茜跟前晃,冷江柳的数学差,夏茜茜就耐心地给她指导。

    夏茜茜比较胆小也比较沉默,只要王婆婆一说什么,她立马就不敢再说什么了。现在冬天来了,基本没有什么重活儿。

    而且王婆婆的儿子王新喜也很能干,对媳妇儿也很是体贴,如果不是因为这夏茜茜是拐来的,估计一家人还算是挺和美的。

    不过都是如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