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00,红包群里当学霸 第48章你说真的

时间:2018-02-25作者:映叠

    冷秋顺在屋里躺着发脾气,就算今天太阳和好,他也没有出来。

    偶尔说话都是喊冷江柳去给他水,冷江柳自然不会搭理他,人前还能装装样子,人后她就一点都不用顾忌了。

    刘秀看了冷江柳一眼,发现她在做作业,然后又喊了冷曼曼,并说道:“你爸要喝水你就去给他倒啊,别等着等会儿挨骂。”

    “让他骂,他骂我我也骂他。”冷曼曼正在床上给姐姐剥瓜子,自己先咬一口,再把那瓜子壳给剥了,然后把瓜子仁放一堆儿。

    刘秀叹口气,也不知道是叹给谁听的然后认命地去给冷秋顺倒水。

    不过冷秋顺不是很领情,看见刘秀来了,更是敞着嗓门骂:“你去跟老二好啊!你不是帮他说话的嘛!你是不是看我不行了,准备跟老二睡嘛?!”

    冷江柳被烦得有些看不进去书,索性合上了书页,然后刷了刷手机,那边嘭的一声,应该是碗给砸了。

    就这样,这样挺好的。没有什么比看他们互相伤害更好玩的了。

    ……

    他们这边栽了很多的红薯,因为许多人家都养猪,喂红薯也是最划算的。

    他们的老祖宗顺着这山势,开了许多梯田,不过因为现在很多人都出去打工了,荒废了不少,但还是有很多人在种田。

    那满山上下都栽着红薯。不过要收的时候却是有些麻烦,首先要把绿色的红薯藤给拿刀割了,再拿锄头把那红薯给挖起来,最后还要去了泥巴再背回去放仓库里面。

    冷家有十多块紫色沙土,种红薯的话很好吃,拿来炸煮都是非常香甜软嫩的。今年刘秀还栽了很多的紫色红薯,毕竟因为物以稀为贵,还说紫色红薯能够防癌,所以栽了许多。

    本来刘秀还以为今年可以卖许多的收入呢,结果现在家里就少了一个劳动力。

    冷江柳弓着背在割藤子,偶尔腰勾得难受了,就直起身来。天上的太阳也暖呼呼的,做久了便有些热了,她脱了外套,那一弯腰,便显出好看的身形来,丰盈的挺拔便垂了下来,形成了姣好的弧度,惹了不少的人都往刘秀他们土里瞧。

    不过两人擦汗都忙不赢,自然忽略了这些视线。

    罗雨泽自然也有意无意地抬头看上一阶田的冷江柳,少女的身姿让人久久不能眨眼。

    罗寡妇本来在捡红薯的,瞧见儿子这熊样,拿着红薯就给儿子砸了过去。红薯落在地上,罗雨泽才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妈。

    “看什么呢,也不做正事。”

    罗雨泽自小就是个乖乖学生,不擅长撒谎,只是蹩脚道:“没看什么。”

    “你也是大了,你要是喜欢柳柳,你妈加把油给再多喂几头猪,给你养着娶她。”罗寡妇凑儿子身边说。

    罗雨泽瞧了他妈一眼,以为他妈说假的,于是小声地问:“妈,你说真的?”

    “哎哟,你妈也喜欢她啊!要是换了别个,也不晓得知不知根底,这柳柳屋头虽然烦了点,但是只要她爸死了,不都好了?”罗寡妇冷笑一声。

    罗雨泽当即面色大变,“妈你别乱来。”

    “你妈倒是得有那能耐!”罗寡妇看儿子这紧张的样子,她不过随口一说而已。

    他们山里头谈媳妇儿只要有了月事儿就可以了,年龄什么的,不是很在乎。虽然她也想儿子以后学出去见见世面,但是先给他订一个,似乎也得行。

    但是按照冷秋顺那性子,估计那人还要跟他坐地起价!

    曼曼从小路跑过来,冲刘秀道:“爸爸说不想过来。”

    刘秀问:“那你爷爷呢?”

    “爷爷在路上了。”

    他们两个女的都上阵了,老爷子虽然老,但好歹也是个男的。重活儿不让他做,但还是能掰一下泥巴的。

    做农活儿的时候要人多才热闹,每块田土都在田埂边儿上开了土沟,引的山水,这样方便灌溉。

    有些人明着暗着就开始打听冷江柳的人份了,刘秀待价而沽。再说了,现在人还在跟前,也不好当着冷江柳的面说这些。

    她心里是有些愧疚的,但是这不代表她会想要让冷江柳自己做主,刘秀只会给冷江柳选一户好点的人家。

    冷江柳也不想搭理那些人,于是走远了一点。

    隔壁就是王家的土,王婆婆带了他们家的新媳妇儿夏茜茜在土里扯小瓢儿菜,已经扯了一背篓了。这东西有些贱,只要吧种子撒在地里,然后再给点水,就能很好的生存。

    人也是这样,任何艰苦的环境都是能够熬下来的。

    冷江柳看着新媳妇儿掰泥巴那娴熟的样子,心中闪过一丝不忍。你新媳妇儿是她暑假的时候才嫁进来的姑娘,她记得当初她还去吃过酒的,那姑娘一米六的个子,不矮,穿着有些厚的棉袄,看上去有些臃肿。

    这是正儿八经上过大学的姑娘。要知道能上大学的,要不是那种特别有天赋,要不就是特别的努力。

    夏茜茜长得眉清目秀的,有着一种江南水乡姑娘的小巧柔媚,她的肤色很白,大概是没怎么出来晒太阳。

    冷江柳以前跟这人是没什么接触的,夏茜茜不爱说话,她也不爱说话。只是曾经听说过她逃跑,然后被抓了回来,那家的婆婆拿着绳子把她给绑了起来放床上,衣服也不给人穿一件,只为了生孩子。

    那时候刘秀还拿这个告诫她说嫁人了就先给人生孩子,不然到时候家里一丁点的地位都没有。

    冷江柳知道,刘秀就是这样过来的。

    冷江柳看了许久,夏茜茜似乎也注意到冷江柳的目光,只是看了冷江柳一眼,然后又垂下头去。

    冷江柳出声问道:“你是茜茜姐啊?我听过你的,姐姐你是不是上过大学啊?”

    那新夏茜茜大概没跟这里的人说过什么话,以前那些人问她什么大学之类的,她都觉得很讽刺。是啊,念了个大学,还被拐到这种地方来。

    但是冷江柳问这话的时候,一点也没有嘲讽的意思,眼睛里跟带着光一般,瞬间就照亮了人的整个世界。夏茜茜很多年后回忆起这一幕,总觉得她就跟那天使一样,是来拯救她出地狱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