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00,红包群里当学霸 第45章低声下气

时间:2018-02-25作者:映叠

    “爸,这不是给不给的问题,他腿断了难不成还要我也打断一条赔给他吗?”冷二爷平日里都是温吞的性子,现在也忍不了了,他笑了笑,那笑里带着几分的冷意,“我这些年是没得你们屋头那么多的拖累,屋头一个娃儿没得,这还不是要多亏了我哥?如果不是他把我媳妇儿气走,我会那么多年打光棍,几十岁了还没得个娃儿?”

    “是你个人守不住你媳妇儿你怪哪个?我跟你说了她不是那种能够安分的人,你不信!老子逗两下就这样那样的女人,真的欠操得很!”冷秋顺说道这个还得起意来了,直把里头的冷二爷气得个好歹。

    只听到老爷子一声厉喝:“老二!”

    冷江柳在外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听见这些密辛,心里有了几分打算。

    冷曼曼抱着碗筷在后面跟着,见姐姐不进去,自己也抬着张白净的小脸看着他姐姐。

    冷江柳端着饭菜,敞亮了声音道:“吃饭了。”

    这一打岔,之前那剑拔弩张的气氛也就消停了下来。

    冷二爷这时正揪着那冷秋顺的领子,整个人都给拎起来了。但在小娃儿的面漆那,他们这些大人还是要留些面子的。

    冷江柳装作没看到一样,把已经看懵的曼曼领进去,然后开始摆桌子。

    几个人安安静静地吃了饭,刘秀让冷江柳去洗碗。出去的时候冷江柳还把曼曼给拉走了。

    冷江柳知道冷秋顺又要作妖了。

    也的确如此,想到之前听到的,冷江柳也觉得可笑地很,自己亲弟弟的媳妇儿给气走了,现在又要亲弟弟借钱给他看腿,有那么好的事儿?

    可能是有的。

    冷江柳洗个碗的功夫,那边就吵闹上了,听那架势,应该是在拉架。难不成是冷秋顺打人了?

    冷江柳带着曼曼躲进屋里,透过那门缝,就看到那冷秋顺被抬着出来,嘴里骂骂咧咧地喊着‘你竟然敢打你哥’之类的话。

    原来这是二爷把冷秋顺打了啊。

    冷秋顺使气,然后就不想走了,冷二爷把他背着,他也挣扎着往下面跳。结果就摔地上去了,冷二爷看冷秋顺摔地上,那面上不知道是不是解气了,冷冷地盯着地上,鼻子里发出嘲笑的哼声。

    那边老爷子拿着烟杆敲那冷秋顺,冷秋顺就使气说:“不要腿了,也不要老二的臭钱。”

    这骂的好了,冷二爷立马转身就走,“我还不想给你!”

    冷秋顺虽然浑,但到底还有冷老爷子在。他闷不做声,然后给刘秀使了一个眼色,刘秀就去劝了二爷两句。

    冷秋顺听到自己媳妇儿跟兄弟低声下气,觉得特别丢面子,于是又开始闹。不过没多大的用。

    这阵就闹得有些大了,冷江柳被留到屋里带弟弟,他们一家人都去医院了。

    有不少的人听了音信过来帮忙,又或者说是看好戏,见罗大娘也来了,冷江柳又端出炒过的南瓜子给罗寡妇吃。

    罗寡妇离屋头近,这就没有走,留下来跟冷江柳扯八卦,“柳柳,我知道六队那个唐萋萋跟人好上了,是不是真的啊!”

    冷江柳没想到这事儿还能传出来的,想到不会是罗雨泽说的吧?但是罗雨泽会是那种乱说的人?冷江柳笑道:“罗大娘,你怎么也开始八卦起来了。”

    “这不是八卦,人六队的小娃儿过路的时候说的,我就不小心听了一下。”罗大娘说。

    冷江柳点点头:“应该是吧,我没关注过。”

    罗寡妇见冷江柳不放在心上的样子,叹口气,“唉,现在的小姑娘家家就不学好。我跟你说啊,你现在还小,千万不要跟哪个男孩子挨近了。现在你觉得没啥子,但那些男娃儿就想去摸一把姑娘家的屁股,看到哪个胸大就想多看两眼的。”

    罗寡妇说着还瞥了一眼冷江柳,冷江柳自然知道罗寡妇意有所指,然后做那小女孩儿姿态地娇嗔道:“罗大娘!”

    罗寡妇道:“唉唉唉,我不说了,你也嫌弃我话多是吧?我不说了。”

    “不是,罗大娘,你说这些,给人听到了,那多不好得。”冷江柳说。

    罗寡妇拉着冷江柳的手说,“哪个听到嘛?我这是好心好意教你,别跟那些男孩子走进了,晓得不?”

    冷江柳点点头,笑着敷衍道:“我知道了知道了,罗大娘你忙你的。”

    “你真是!”罗大娘叹口气。

    离了冷家,罗寡妇这才回过神儿来。这女娃真的生的好,腰细屁股翘,脸也好看,以后生的男娃肯定俊,而且那两团藏也藏不住的山峦一走路更是一颠一颠的,根本就不用担心以后奶水不够。

    不过现在不少的人家户说到冷江柳都是摇头,冷江柳人好是好啊,挖土挑粪、找柴打猪草的人又勤快,这媳妇儿谁不想要?

    可是谁敢摊上这家亲戚?

    ……

    冷江柳就算上辈子也做过那些伏小做低伺候人的事,被人骂过不知羞耻什么的,但都是背着她说的。

    那时候身材俨然成为女人们看重的东西,身材好的更是有资本。不少的人就说她是因此上位,但是那又如何?都是一群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

    而今还是头一回听有人这样当着面地说,但是罗大娘是好心教她。像刘秀从来就不会跟她说这些,所以她上辈子的时候十多岁了还不知道男女之间的事,等到总算是被社会教会了做人了,才发现,自己以前吃过多少的暗亏。

    念书的时候,那些人可能因为自己是冷月儿的姐姐,所以面上给她面子。但是私底下就会逮她的头发,是妹子还会掐她的胸。

    她当时也只是自卑。时间再往前推,小学的时候,同桌的男生还拿了那果子给她,就想摸一把她的屁股。她没同意,那人上课的时候就把手伸过来。她下课的时候跑去告给老师听,然后那人就在班上到处说她爱打小报告。当时班上的人就开始排挤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