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00,红包群里当学霸 第44章噩梦度日

时间:2018-02-25作者:映叠

    “等会儿医生你就在这里吃了再走啊,这几天都辛苦你跑上跑下的。”老爷子敲了敲烟斗,吐出一口烟子,呛人的味道瞬间弥漫开来。

    “没事儿,等会儿吃了饭回去天就黑了,我要早点回去,要是有哪个来拿药啥子的。”老医生推脱道。

    老医生坐在一边,那冷秋顺的腿就搁在他的腿上,然后有力度地给人揉着。

    冷江柳看不懂,然后出去摘菜了。

    再回来的时候,就听到坝子中间两个老爷子在那里站着,似乎还有些沉重的感觉。

    老爷子沉声道:“那你说,现在怎么办?你把骨头接错了……我们屋头这样穷,你也是晓得的……”

    “冷老爷子,我还是建议你们去城里头看看,他脚杆现在都不见得好,照个片,看了再说嘛。之前摔那样恼火,我这些年也是没有做过这些了,难免搞错。”老医生说着,就推脱了冷老爷子手里那百块钱,“唉,我走了,你就不用送我了。”

    “你把钱拿到,我明天让老二带他去城里头拍个片,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一百块是之前说好了的。”老爷子也是要面子的,虽然八百块多,他给不出来,但是一百的辛苦费还是应该的。

    “那我就收了,你回去嘛,我有手电筒。”老医生回绝了冷老爷子相送,然后自己往下走。

    老医生说着就打开了他的那手电,手电的光昏黄,也照不了多少的地境。

    冷江柳撞见两个人在这里说话,老爷子也看见她了。这阵儿估计不想说话,所以看了她两眼就走了。

    那晚上冷秋顺又发了脾气,刘秀拿了被子过来跟冷江柳他们一起睡。冷江柳做着作业,还没到十点,那边又在喊刘秀扶他去上厕所。

    刘秀本来就在跟冷秋顺赌气,冷秋顺把她喊过去,她一点都不想动的。而且冷秋顺只断了一只腿,另一只还是能用的,现在喊刘秀过去完全就是膈应人。

    冷江柳被吵得连做作业的心情都没有了,冷曼曼早就上了床,这阵儿被吵到了,然后开始辗转。刘秀下床穿了鞋子,然后过去。

    冷江柳吐出口气,打开群,现在群里面正火热。

    :我爹他腿摔断了,估计以后都不能走路了。

    :您的小可爱发来贺电

    :您的备胎发来贺电

    :楼上不要脸,但还是要来一发贺电

    冷江柳平静地看着这些人,虽然她恨冷秋顺入骨,但她没有想要对方半身不遂,又或者让他意外死去。她要让冷秋顺后悔一辈子,自然不能让他那么轻易地解脱!

    :不能让他你们轻易的死了,柳柳,我这里有专门折磨人的药剂,只要你给那人撒上一滴,他就会终日沉入噩梦度日。

    :牛逼牛逼,果然大魔导师就是跟我等不一样。

    :你们就不能教点好的吗?现在柳柳能自保就行了,你们这样给她报仇……嗯,我总觉得不大合适。

    :虽然我也想让那人早点死,但是我也发现,就这样草菅人命有点不合适。

    :我娘现在过得那么辛苦,济世一下又怎么了?我只是发表个人意见。

    :我知道你们都是关心我,没关系的,我现在知道该怎么做。

    给发了一个私人红包。

    :这个是噩梦药水,虽然用的可能性不大,但还是以往万一吧。

    冷江柳谢过了好意,然后又准备着复习。

    最近的英语试卷跟不要钱一样地向下分发,不过英语老师发现有很多同学不做试卷之后,就搞了一次实名登记,把那些要做愿意做的人都给记了下来,然后就只发他们几个的试卷。

    冷江柳便是其中之一。试卷有些多,又是一个星期检查一次,所以一个星期下来,她总能存下不少的试卷。

    第二天的时候冷二爷被冷老爷子给喊来了。冷秋顺腿疼啊,疼得大晚上的叫得厉害!整个山里面都回荡着他那鬼哭狼嚎般的声音。

    冷江柳倒是睡得很好,早上起来给冷曼曼穿衣服的时候,门被推开了,刘秀急急忙忙地说,“你冷二爷来了,出来弄下饭,我们吃了就去城里头。”

    “给爸爸看腿?”冷江柳问。

    刘秀虽然很恨冷秋顺,但是冷秋顺要是腿瘸了,那家里就少了一个劳动力了!刘秀叹口气说:“你爸的腿不看不行啊,总是这样痛着,以后做活儿都不行。”

    冷江柳点点头,然后帮冷曼曼最后一件外套给穿上。

    厨房很暖和,冷曼曼小尾巴一般地跟在冷江柳身边,灶孔边有两张矮凳子,有一张就是给冷曼曼的。

    冷曼曼穿的跟冷江柳一样,也是打小就不怕冷的,又或者说是,他们从来都没有尝试过温暖的滋味儿。

    冷曼曼的鼻子那里一坨黑,鼻涕干涸后留下来的痕迹,冷江柳耐着性子兑了热水给他洗了把脸,一张小脸总算是红润又白净了之后,又把大锅里的饭给端出去。

    还没走近,堂屋里面就传出了冷秋顺骂骂咧咧的声音,“你个背时的!我问你借点钱又怎么了?以前你小的时候还不是老子带着你,你现在硬气了,我借点钱你都这个样子!”

    这会儿他倒是精气神十足,看上去没有半点的病痛。应该是在骂冷二爷,老爷子没说话,像是默认了冷秋顺的这个行为。

    冷二爷等冷秋顺说完,他站在一边儿,看待冷秋顺的样子就像是在看待一个陌生人一般。

    冷二爷说:“哥,你之前借的钱不少,我该给的都给了,但是你这会是治腿,鬼晓得要用进去多少钱!你几万都有,还怕拿不出几千?”

    “老二,你少说两句,你哥现在脚断了。”老爷子抽了一口闷烟,吐出刺鼻的烟圈,老爷子叹口气:“你现在又修了房子,屋头又没有那么多张嘴巴要吃饭,那么多年在城头打工,肯定也有点积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