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00,红包群里当学霸 第31章我要住校

时间:2018-02-11作者:映叠

    晚点的时候冷秋顺回来了,他很冒火,因为屋头的傻婆娘把谷焦他媳妇儿得罪了,所以冷秋顺去跟谷焦赔礼的时候又吃了一肚子气。

    他冷秋顺哪样的人没见过?一个谷焦他还不放在眼里,但是谷焦在当地还是比较有名望的,要是把冷江柳嫁给谷修能,那到时候谷焦也会看在亲家的份儿上给他多一些轻松的活儿。

    但是现在都遭那傻婆娘给破坏了,清白都没得了还说不嫁?以后要是想找个这样好的人份,估计都难了!

    回去后冷秋顺就跟刘秀说了,刘秀虽然对冷江柳的真心不多,但她都跟人骂了一架了,要她去给谷焦媳妇儿低头?门都没有!

    十点多的时候,冷江柳准备上了厕所就回去睡觉。

    他们屋头的厕所都是修到猪圈里头的,她拿着蜡烛照亮,那小风吹着蜡烛一闪一闪的。她另一手把蜡烛圈住,给它遮着风,结果走到半路被捂了嘴巴。那双手粗糙地要命,勒得她的脸也开始觉得生疼。

    冷江柳身上箍着男人的手,被吓了一跳的同时,又怕得要命。她的嘴巴给捂住了,蜡烛也掉了,男人的气力很大,把她往角落里拖。那双紧箍着她的手不安分地要在她身上逡巡,只是微微地触碰,就让她想起了上辈子某些阴暗的记忆。

    她全身发颤,没敢发出一点的声音,配合地跟着人走。外头没有一点的灯光,连虫子和鸟儿都因为太冷了所以不敢发出一点的声音。她听到后头又铁器撞击发出的声音,身后有什么东西在迫不及待地杵着她。她知道那是什么,恶心的玩意儿!

    大概见冷江柳非常的配合,于是那身后的人也不再像之前那样使劲儿地抓着她了。男人一手继续把冷江柳的腰箍住,另一手却是摸着那衣服就顺了进去。冷江柳乱了呼吸,狠下心来一脚踩了对方的脚,等到对方的手松了时,摸出荷包里的手机,一下子给人砸去。

    那人疼得顿时松了手。

    她不敢恋战,迅速往回跑。不过十多米的距离,却让她觉得这条黝黑的路没有终点。她没听到那边有人追过来,但也不敢再回去,她到了屋檐下,顺手操了旁边的锄头。

    她现在还没满十六岁,自卫不犯法。

    结果那边叫了一声,冷江柳以为对方是在降低她的心里防备,也不敢过去。屋里的刘秀听到声响,以为有强盗,一出门,正好看见门口的冷江柳。

    刘秀看着冷江柳手上按着锄头,以为真出什么强盗了,惊讶问道:“柳柳,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外头呢!”

    冷江柳看着刘秀,满眼通红。她没说什么,只是紧握着锄头,恶狠狠地看着那边冷秋顺的地方。没一会儿,那边就传出了咒骂声。

    那咒骂的声音和词汇刘秀绝对是熟悉的。

    冷江柳的呼吸不稳,冷着脸似要哭了一般,而后道:“妈,我要住校。”

    刘秀没反应过来,又听到冷秋顺在那边骂:“傻婆娘,你快来帮忙。”

    “妈,我要住校!”冷江柳加重了语气。

    刘秀似被扯成了两半,一半在冷秋顺在这里,一半在刘秀那里。她抿着唇,安慰道:“等会儿再说啊。”

    “咋子了!把秋顺弄起来,你还杵这里干嘛!”老爷子才不管冷江柳为什么不合时宜地说要住校,他听着那下头跟杀猪似得声音,一时之间心有余悸。

    冷江柳咽了一口口水,额上沁出点点冷汗,破烂的坝子打开了灯,照得阴暗中的冷江柳的面儿上更加冷了。

    老爷子站在那坎子上,问那下头的冷秋顺,“你怎么摔下面去了!”

    冷江柳听见老爷子问,回答老爷子的依旧是下头的一阵咒骂和叫喊声。

    老爷子知道冷秋顺是摔得很了,又是叫刘秀又是叫冷江柳过去把冷秋顺给扶起来。

    冷江柳没动,刘秀也没动,大晚上的,这边坎子有点高,老爷子不敢下去,害怕摔了。

    那人在下头嚎叫,晚风刮过,让人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冷江柳拿着锄头过去,面上带着泪痕还未干透,她的嗓音带着些许的暗哑,像是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站着干啥子!下去都下去!”老爷子说。

    “妈,你问问他,你问问他想干啥子!”

    刘秀面上闪过一丝怀疑,心中又似想到什么,于是满面的恨意,“冷秋顺,你又做了啥子!你个人怎么没有摔死呢!”

    冷秋顺虽然吼得凶,但却听到了刘秀的咒骂,“刘秀你疯了啊,你平白无故的骂老子干啥子?!”

    冷江柳看着刘秀气得快疯了,心中略微地冷意,又看到刘秀恨不得转身就走的样子。

    老爷子杵着棍子站在那上头喊,着急地很,因为冷秋顺半天没上来。

    他年龄大了,就特别的惜命,村子里头有好几个老爷子都是走路的时候脚下一滑给摔没了的,他千万要小心了。于是走到那冷江柳身边,伸手去推她,冷江柳厌恶地很,看了他一眼,然后错开身体,那老爷子没站稳,就趴地上去了。

    老爷子一个踉跄,“你竟然推你爷爷!你简直反了你了!点都不孝!该遭雷劈!”

    冷江柳淡淡道:“我没推,我碰都没有碰到你。”

    “你们要死啊!还吵吵吵,没看到我还在下头的吗?”冷秋顺还在下面叫道。

    “你就在下头死了好了!你个没良心的!”刘秀也叫道。

    “我要是没良心你早就遭我打死了,有你这样的婆娘,老子做啥子要你管!”

    刘秀面上一哭,“你不要我管,你就在下头待着好了!”

    冷江柳冷眼看着这两人吵,以前他们也吵,冷江柳很懂事,总是在中间调停。但是后来她才发现,有的夫妻一辈子相敬如宾,有的人一辈子形同陌路,当然,还有少部分就跟仇人一般。

    老爷子着急啊,从地上爬起来,然后喊刘秀:“秀!你快去把秋顺带上来!你看看他是不是摔到哪里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