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00,红包群里当学霸 第28章气势汹汹

时间:2018-02-11作者:映叠

    :柳柳你要加油啊,我会为了你练更多好的丹药,你要为了我能买得起更多的老干妈泡椒鸡爪和火锅料啊!

    “……”这鼓励的方式真特别。

    给发了一个爱心红包。

    冷江柳打开来看,又是各种丹丸灵药的。

    :快飞升的留仙你练失败的丹药就那么多吗?怎么都让柳柳来试吃啊,要是吃出什么问题了怎么办?

    给发了一个私人红包。

    :小小心意,不成敬意。都是些练成功的药水,用处都在瓶身上了。

    貌美如花颜如玉,雾里看花幻似真,倒霉点超级版,超锦鲤幸运点。

    冷江柳把东西都收到空间里头,插科打诨过去,冷江柳就看书去了。

    以前的时间她都拿去为这个家庭承奉献去了,把自己感动了,结果人家根本没当回事,而作业也只是应付了事。现在冷江柳的成绩有了进展,她竟然发现每做对一道题都是一种无上的荣耀。

    ……

    第二天是周末,冷江柳刚起来给曼曼穿好衣服,外面就传来尖锐的女声。女人嘴里叫骂着,问候着别人的祖宗或者器官。

    然后是刘秀的声音,两个女人争辩着,声音此起彼伏的,你追我赶,互不相让。

    冷曼曼一听,来了兴趣,忙着跳起来,“做啥子了,我要出去。”

    “等会儿,扣子扣上。”冷江柳追着冷曼曼出去。

    天刚刚亮不久,刘秀才做好饭,谷修能的妈就带着谷修能一起过来了,这会儿正跟刘秀吵呢。

    外头站这些村里头的人,都是听了谷修能的妈瞎吹,所以这阵真以为那冷江柳差点害死人,然后准备来看看好戏。

    冷江柳出去,就看到了谷修能。

    谷修能一大高个儿杵在当头尤为显眼,他戴了个口罩,头上也戴了个帽子,掀着眼皮打量这地方,那样子有些懒散。

    刘秀杵在两人的跟前,那谷家俩母子一看就不是好惹的角色,那谷大娘居高临下,气势汹汹,看着刘秀说:“你就是冷江柳的妈是吧?你不管好你家女儿,把我儿推到水里面去,你说你怎么负责?”

    “说啥子推水头去?”刘秀看着面前的高个儿,疾言厉色也不惧,“你们屋头怎么教娃儿的?看到姑娘就上去摸两下,现在还怪我女儿身上,你咋不问问你儿子干了啥子事啥!”

    那谷大娘冷哼笑一声,掐着腰指着那刘秀的鼻子骂,“我儿子干了啥子总没要你女儿的命!你说你女儿把我儿推下水,安的是什么心!要是我们屋头再不讲理一点,就直接打了110了,还等着上门来跟你说?”

    “你打啊,你打了那110老娘还要告你儿子!让你儿子这个强奸犯去坐牢!疯婆娘!”刘秀一想到昨天那事儿,心里头就一阵慌。

    对刘秀来说她已经失去一个女儿了,现在这个让她心头愧疚,也不能就那么随便地给人糟蹋了呀!于是刘秀扬起手准备抓人头发,但又给人拦住了。

    谷大娘也凶神恶煞,扬声喊道:“莫以为我不晓得你们屋头的破事儿,一个冷江柳好了不起啊!你们之前对她弄个样子,现在又说这样那样,你是不是要想喊价嘛!”

    刘秀给气得气焰也压了下来,给人拦着算是给了她借口下梯子,明显是想继续骂的,但对方已经让她无话可说了。

    冷江柳就在她身边,再说下去,刘秀可以预见这人估计会把他们极力想隐藏的秘密给透出去

    冷江柳没有想过在此之前会先跟冷秋顺他们撕破脸皮,毕竟自己现在仰仗他人鼻息过活,昨天会先跟刘秀知会一声也只是看她的态度。

    现在算是有了用处,于是冷江柳捡了便宜的说:“谷大娘,您这做人做地真简单,要是看上哪家的姑娘就让自己儿子去败坏了人家的贞操和名誉,再带着人上门去闹一顿,别人家念在你们给的聘礼上面就把姑娘卖给你了,这买卖可真行。”

    本来众人都觉得这冷江柳今天肯定是给赔定了,他们都知道那冷秋顺是个要钱的,这刘秀是做不了主的,谷大娘一吼几下就给吓软了。而现在却觉得这事儿有转机。

    念过书的就是不一样,一言一语合情合理。

    是啊,起因就是那谷修能想坏她名声,那谷大娘只字不提,就说冷江柳差点害了她儿的命,以此来转移视线,达到目的。

    谷修能被冷江柳的一句说得面红耳赤,终于忍不住低吼了一句:“冷江柳,你怎么这样说我妈”

    “我见不得你妈说我妈,这够了不?”冷江柳冷冷地冲谷修能说,而后朝那些围观者笑道:“我知道各位叔伯大娘给自家儿子娶媳妇儿不便宜,但凡事难道不讲个你情我愿?这先斩后奏,逼我只有嫁了,难道不是在破坏规矩?我爹妈养我那么大,可不是这样贱卖糟蹋的。”

    “柳柳,你看这事儿不就算了吧。”有人跟着当和事老。

    “是啊,你看好歹都是一个村的,说出去对你的名声也没得好处的。”

    “算了嘛,算了嘛。”

    谷大娘还想骂,那谷修能却拉住了。他落到水里的事的确是,但当时冷江柳在,他的心情很复杂,一方面怪冷江柳没有拉住他,一面又看到当时冷江柳为了他回头了……

    这样一想,他的心情也就平复了。

    “不算,我们一件一件的清算。”冷江柳转头,那双眼睛冰冷,似要将人劫获丢入冰窖,她对谷修能说:“谷修能,你敢说你没有对我动手动脚?你敢说不是你自己掉水里去的?”

    谷修能想说很多,但是一到嘴边,那话就说不出口了,“柳柳……”

    见谷修能这样,冷江柳就知道谷修能是妥协了,她遇强则强,遇弱则更强,如今便是壮了胆子道:“喊妈都没得用,谷修能,我以为你浑就浑了,没想到还这样没得担当。没得本事娶我,走这种下流的手段,你真是了不起!你要是再上门来浑,你就莫想好过,我死都要死你门口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