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00,红包群里当学霸 第26章你真恶心!

时间:2018-02-11作者:映叠

    冷江柳说:“再考虑也是这个结果,你现在就是玩新鲜,我不想跟你玩。你找想跟你玩的人吧。”

    “不,我就想跟你玩,你现在不答应,你信不信——”谷修能眯着眼睛笑,衬着那有些光着的脑袋看上去似乎更加阴鸷,“反正今天罗雨泽没一起,你觉得他能帮你?”

    冷江柳害怕谷修能会弄着曼曼,所以退一步,弯着腰跟冷曼曼说话,“曼曼,你先走,姐姐等会儿就来。”

    “这才乖,我的耐性不好的。”谷修能看着冷江柳那随着弯腰而变得更加挺拔山峦,视线跟着那弧度画了一个弯,心猿意马地将那视线往上移,落到对方那精致的锁骨上,期待着能从那衣领子钻进去,看到更多的美景。

    冷曼曼一步三回头,然后跑过桥,努力地迈着小短腿,准备回家去喊妈妈。

    谷修能等冷曼曼跑远了,伸手去拉冷江柳的手,又说:“我晓得你不喜欢我,不过感情是可以培养的。我就不信了,难道你还能喜欢罗雨泽那样的弱鸡?”

    冷江柳没搭理那手,只是将自己的书包带子紧了紧,“我很感谢你给我出头,我可以给你钱,但是我现在只想学习。”

    “你就口头感谢?”谷修能去拉冷江柳,手掌轻抚过那手,滑滑的,跟那些兄弟的手一点都不一样,如同羽毛挠心一般,谷修能说:“给我摸摸胸和屁股,你以后想打谁我给你打,你想学哪门,我给你买书,怎么样?”

    冷江柳长舒了口气,强忍住恶心,按住对方搂住他腰的手。现在天黑得早,这阵不过六点多钟就快要黑完了,谷修能可能就因着这点,所以才肆无忌惮。

    谷修能见冷江柳不答应,又降低了一下要求,“就摸一下,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谷修能,你可真恶心。”冷江柳气道。

    冷江柳又避过了谷修能拉她的手,只听谷修能说:“别人送上门我都不碰的,我就稀罕你。你要是跟我耍朋友,我保证没人敢欺负你。”

    冷江柳心里头冷笑,但也害怕对方会乱来,于是退步道:“去边儿上,这里没遮挡。”

    谷修能听到冷江柳松口,跟得到了什么暗示一样,然后牵着冷江柳去了桥旁边的树下。

    他们学校也不是没有这种,就暑假那阵王永义还跟他炫耀说他带冷月儿去那溜冰场,然后冷月儿就答应让他来一次,刚开始王永义还带了冷月儿去了好几次溜冰场,后头就算自己没有找他,冷月儿还是会偷偷地跑来,两个人去山里头躲着就是一下午。

    谷修能也直觉只要自己死皮赖脸一点,冷江柳也会答应的,他又不会像王永义那样不要脸,他就摸一下就是了。

    冷江柳把‘倒霉点’打开,弄到谷修能的手上,谷修能只觉得自己的手凉了一下。

    谷修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呼吸变得炙热,面上多了一丝难以觉察的绯红,他说:“你脱呗。”

    “你放开我。”冷江柳怒吼道。

    听到冷江柳这样说,谷修能也特别大方,大概他觉得冷江柳逃不掉。他看着冷江柳那细白的脖颈,鼓鼓的胸脯,心里就热腾了起来。

    他妈早教过他了,再怎么也不能拿自己那根去碰女孩儿,不然到时候怀起了自己就跑不脱了。他觉得他下头那根在冒头,裤裆崩得厉害,他扯了扯裤子,只觉得有什么味道溢了出来。他就想去碰,想碰哭她。让她怀上自己的孩子,她就跑不掉了!

    ……

    结果两分钟后,冷江柳从他手里逃掉了。谷修能在后头追着,却踩到那木桥上的青苔,脚底一滑,就从那木桥的铁链栏杆下面给窜了出去。

    他用力扒着那木桥,青筋暴起。桥身突然歪了一下,冷江柳扒住索桥回头来看,就看到那谷修能在那儿吊着。

    冷江柳打了一个寒颤,想追着冷曼曼去,但又想到什么似得,突然转身。

    谷修能看到冷江柳回来了,心里喜着,想着要是这冷江柳把他拉上去,他以后就不玩了,等他们毕业了就让他妈去跟她说亲。

    “柳柳啊……”谷修能难过的扒着木桥。

    冷江柳的面色阴得可怕,她想要报仇。

    但是理智告诉她,这事儿跟这辈子的谷修能没关系,现在的谷修能还什么都没来得及做。

    “柳柳,你怎么还没回去!”罗雨泽这阵儿也从老师那边跑出来了,看着天要黑了,准备快点回去,结果正巧看到这一幕。

    “下面水深。”冷江柳淡定道。

    “柳柳?”

    冷江柳看着罗雨泽的眼睛说:“他不会摔死的。”

    罗雨泽一愣,没懂冷江柳是什么个意思。不过就是半个小时没看到,冷江柳怎么就成了这样了?而且冷曼曼呢?难道谷修能做了什么?

    罗雨泽不敢再乱想,因为他怕负面情绪影响他的理智,让他做出失误。

    冷江柳冰冷的手指附上谷修能的指尖,而后一根一根的掰开。但是掰了两根之后,又停住了。

    罗雨泽见状,也立马抛开私人恩怨了,“柳柳,你别干傻事儿,要是谷修能摔下去淹死了,你就完了。”

    “柳柳——”谷修能有气无力地喊了一声,他本来还对冷江柳抱着幻想,结果冷江柳真的想让他下去。

    罗雨泽把冷江柳拉开,然后蹲下去,“我把他拉起来。”

    冷江柳看着罗雨泽把人往上面拉的样子,也回过神了。她毕竟不是神,在看到上辈子间接害死自己的人的时候,她也不能平常心去对待。即便这辈子的谷修能还没来得及做什么。

    冷江柳也跟着蹲下去帮忙,结果越拉这桥就越歪。冷江柳的力气只是比其他女生好了那么一点,一边扒着锁链,一边拉人,肯定是不行的。

    结果还没把人给拉上来,差点就把自己给赔进去。罗雨泽眼疾手快地做出取舍,把冷江柳给带了过来。而谷修能直接嘭地一声落水里面,溅起了水花无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