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00,红包群里当学霸 第22章把门锁紧

时间:2018-02-11作者:映叠

    半夜冷江柳招呼着曼曼洗了脸脚然后上床睡觉,隔壁屋又吵吵闹闹了几句,听上去声音压得很低。冷江柳瞌睡来了,搂着曼曼沉沉地睡去。

    没多久,那房门吱呀一声突然开了,屋子里面黑漆漆的,但是胜在屋子小,门口的人摸着黑都能找到位置。

    他摸到那床边,手撞到那木头上,顿时停了动作。白日里跟那些糙老汉听的荤话,他心思旖旎,又想着冷江柳那越发出众的脸,那身段都跟精雕细琢了一样,身体里头窜出一股子火热。那刘秀越来越难看,现在还跟他反着来,真的是搞忘了哪个才是一家之主!现在稀奇这女儿了,以后还不是要嫁人的!

    山里头没管那么严,他上工的那地方有个汉子的媳妇儿是跑了的,自己带着一个姑娘,晚上也是想来的时候就搞一次。小女孩儿又不轻易怀起,多弄几次就熟了,现在那姑娘还晓得巴心巴肠了,想起都带劲儿。

    冷秋顺伸手就往那被子里头去,没一会儿就摸到了东西,那腿可是又滑又腻的,就是有些冰,他忍不住多摸了几把,整个心又热又跳,然后想顺着摸上去,半天没摸到布料,他心里有点急,结果手疼了一下!

    突然之间,他就觉得更疼了!像是手被撕裂,骨头刮开,然后再倒了一层盐水,将那伤口以最惨烈的方式对待。

    “啊!!”

    隔壁屋的刘秀听到声音,跟着过来,拉开了灯,就看到冷秋顺吓得坐地上。他捂着手,手上好大一条口子在冒血。

    刘秀本想过去,结果冷不丁地突然跳了一脚,然后就看着一大东西拖着长长的尾巴出去了……一条巨蟒。

    床上的两人已经醒了,冷曼曼被冷秋顺吼的那声没有回过神来,现在还恍恍惚惚。

    冷江柳平复着呼吸,看着地上的人,眼里带着杀意。

    “你不是上厕所的嘛!”刘秀心里头堵着气,她再怎么都没想到大晚上的在养女的屋子看到自己男人。

    冷秋顺说:“瓜婆娘,痛死我了,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

    刘秀吓了一跳,也回过神来,她转移话题道:“你看到蛇了怎么都不说一声,你以为它不吃你是吧?”

    冷秋顺多聪明,顺着梯子下来:“我就是害怕打草惊蛇才进来的,要是咬了曼曼怎么办啥!”

    “妈,你带爸爸去上药嘛,曼曼明天还要上课。”冷江柳说这话的时候情绪已经平静了。

    刘秀忙上去扶着冷秋顺出去,然后冲着两姐弟道:“你晚上把门关紧了,那蛇那么大,看着就吓人。”

    “我晓得。”冷江柳等着人出去了,然后把门关紧。

    冷曼曼吓得现在才反应过来:“姐姐,咋子了。”

    “有蛇进来了。”冷江柳道。

    “蛇啊!哪里哪里?”冷曼曼问。

    “没事儿,姐姐睡外头,要咬也是先咬姐姐。”

    “把门关紧了,不要咬姐姐。”

    冷江柳松口气,她上床之前肯定是没有蛇的,蛇是从哪儿来的她不知道,但她知道的是,要是想咬人的话那早就咬了,肯定不是等到冷秋顺来才咬。

    冷秋顺为什么会在这里不难猜,她把曼曼盖好,然后转身在那言灵本上写了一句。

    言灵本上是不能写死的,伤天害命的东西都不能有。

    做完这一切,冷江柳又冷静了许久。

    她想起上辈子她还小那阵,冷秋顺也是开始对自己动手动脚,她不懂事,冷秋顺让她不准对外头说。

    冷江柳心里头一阵发寒,也幸好上辈子这样的事持续了不久,可能是被刘秀发现了,那段时间刘秀跟冷秋顺经常吵架。

    冷江柳上辈子被卖出去坐台,因为年纪小,收拾收拾出来还是能见人,但是因为不配合,所以少不得好多打。

    但是后来有人包了她,因为那人说从来没有见过她这样土的人。

    就这样过了好几年,冷江柳对那人也暗生情愫,大概因为对方从来都不勉强她,把她当妹妹一样地照顾,给她规划了不用卖身就能赚钱的道路。

    刚开始冷江柳是不太能接受的,那时候流行一些比较开放的写真,她也脱了,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也庆幸她迈出了这第一步,发现只脱不用睡。

    所以后来在旁人的指点下,越发地了解那人的喜好,于是顺着人来,后来成为了主播。

    因为自己的顺从,那人给了她资源,说是想让她试试打入主持界,她有人捧着,十年不到,就闯出了一片天。

    但后来那人跟冷月儿订婚了,她也差一点就能拿到编制了啊。

    冷江柳的不断地回忆过往,隔壁也没间断地在吵架,不过是压着声音的。

    隔壁刘秀的声音传过来,模模糊糊的说:“之前就说了把她当亲生姑娘养的,就算你当不来,你也不要去碰她啊!你是当我死了吗?!”

    冷秋顺压着声音:“哈婆娘你喊个啥子,老子早就嫌弃你了,一天到晚屁事儿多。”

    “你有本事嫌弃我,你有本事去给曼曼找个后妈啊,你以为别人不嫌弃你,你个把个人姑娘卖了的人,你有啥子本事嫌弃我?!”刘秀吵闹。

    “现在不说这些,你不要我睡,我去睡她你又不准,你以为养个男人是养条狗啊?”冷秋顺粗狂的声音喊:“她这一辈子也莫想出去了,给别人睡了还不如拿给我,现在她还小,不得怀起。”

    那边的刘秀已经带着哭嗓:“冷秋顺,你个背时的!你以为她以后嫁出去遭发现不是处了能拿到好价钱吗?到时候你个人去给那亲家老婆婆儿说。”

    “别个的姑娘没得你这样着急的,你要是真心疼她,你当时怎么没说把她送起走?”

    冷江柳听得头疼,那边的声音终于小了一点,然后看了一下手机,十一点了。

    如果上辈子没回来,她大概也算是成功人士了,虽然上位的过程有些不大光彩。

    冷江柳又看了一眼冷曼曼,如果冷曼曼不是冷秋顺的儿子,会是谁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