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00,红包群里当学霸 第21章超有钱的

时间:2018-02-11作者:映叠

    谷修能抓了罗雨泽的衣领就想拎起来,只是想象跟现实还是有差别的,罗雨泽也一七几的高个儿,哪儿能是他那么轻易能抓的?

    罗雨泽掰着对方的手给捋了下来,都是做农活的,力气不小,眼看着两个人要打起来了。

    “谷修能,我不喜欢头脑简单的人。你不配我喜欢。”

    冷江柳把书丢给谷修能,然后抓住罗雨泽的袖子把人给牵走。

    谷修能没有追上去,头一回他因为冲动而失了风度。

    ……

    那边目睹全场的唐萋萋踢了一脚石子,旁边的肖芗苳道:“我还以为能打起来呢,结果就这样结束了。”

    “不知道那个贱人哪儿来的魅力。”唐萋萋说。

    “可能是她妹妹走了,王永义现在还整天儿的跟失恋了一样,不如把冷江柳介绍给王永义认识认识?”肖芗苳提议道。

    两人说着,那王永义就拿了书包出来了。

    唐萋萋拦住王永义,“喂,给你介绍个妹子要不要?”

    “哪个?你吗?”王永义哼道。

    “肯定比我漂亮多了啥。”

    王永义‘切’了一声,然后问是谁。

    “冷江柳,冷月儿的姐姐,你应该听过的吧?”唐萋萋傲道。

    王永义冒火道:“唐萋萋你想搞我和谷修能兄弟两个就早说,明明晓得谷修能在追冷江柳,你还让我去追冷江柳?老子不想说你了。”

    唐萋萋说:“那你明晓得我在追谷修能,你还这样说我?冷江柳是长得不差,你拿眼睛看看啥。”

    “滚,不想跟你废话。”

    王永义推开唐萋萋,就算经常混得好的,现在他谁都不想搭理。

    ……

    冷江柳和罗雨泽跑得飞快,去幼儿园接了曼曼,然后又步履不停地绕了小道回去。

    放学回去之后一大群的鸟儿漫天飞,密密麻麻的千百来只,密集恐惧症的看不得。

    冷江柳以前是看多了这样的场景,现在再回过头来看,竟然觉得神奇。

    罗寡妇在地里逡巡,还做了许多的陷阱,就怕鸟儿吃了她的菜秧子。

    山里头不少的老树都结了果子,那竹子还有那黄角树,鸟儿最是喜欢吃。

    冷曼曼一看到罗寡妇在准备捉鸟儿,也没有之前的气焰,把书包丢给冷江柳就去当罗寡妇的小尾巴去了。

    现在街上瓜子的品种很少,冷江柳比较喜欢吃焦糖的,见没有,就随便买了点五香的。瓜子三毛一两,非常便宜,还有硬一点的红薯梗,咬地脆生生的,无比香甜。

    冷江柳把几块钱的瓜子和红薯梗分了分,又加了板栗和松子进去,再是炒过的南瓜子和之前拿糖渍过的冬瓜条。

    留仙整天都想着要方便面,对于这种零食是不大感冒的,但是冷江柳只有这个拿得出手了。

    现在已经秋季,山里能吃的野果子不多,可能因为土地不肥,所以也少有栽种果树的。但是群里的人估计也没多稀奇的。

    群里的人领了东西,也都还给面子,群里穷的少,但是不富裕的还真的就不富裕了。

    :上次的干脆面我还剩了一包调料,结果放着准备下次煮面的时候吃,结果不小心给师兄发现了……

    :然后呢?你师兄吃了?

    :没有……我师兄把那塑料袋拿走了,说是研究研究这东西,怎么那么神奇,透明的还密封……我该怎么告诉他这是合成后的产物?

    :我还以为被肛了呢,这大喘气的,真是没见识的老古董。

    :你可以说我被肛了!你怎么能说我师兄坏话呢!

    :群里还有未成年,你们在谈论这个话题的时候能让我们回避一下吗?

    :是啊,人家还是未成年

    :没说你,我说柳柳。

    :你们继续,我什么都没看到。

    给发了一个红包。

    冷江柳习惯性拆开,里面是一块下品灵石。不过账户里头也跟着多了一万块钱,而且可以提现……

    :一言不合就发钱……你再发钱我也不能给你买方便面啊!

    :娘,留仙发啥了?什么钱?

    :我就发了一块下品灵石啊……我们修真界的通行币,也不大值钱啊……

    冷江柳还没来得及纠正王霸天的称呼,公子又给发了一块晶币过来。

    :看看你的账户增加了吗?

    :增加了……下品灵石一万,一块晶币五千……突然有钱,懵逼。

    话刚落,公子又给她发了五十晶币。

    :有空就提现出来吧,别觉得负担,以后我们有什么需要都要靠你传输了。

    :……好的

    :感觉柳柳已吓傻

    :话说……丧尸的晶核能用么?也是我们现在这个时代的通行币。

    :要不你还是留着吧。我现在够用了。

    :不想给柳柳增加什么负担,柳柳你以后自由了再说,另外完成嫌弃王霸天日常(11)。

    :嫌弃1

    :

    这几日都是刘秀做饭,冷秋顺吃了两碗就搁碗了,嘴里骂骂咧咧,“做的啥子饭,莫糟蹋了好菜。”

    冷江柳见刘秀跟人硬气地呛声:“你吃不来也吃了那么多年了,就今天吃不惯了,你吃不惯莫吃啊。”

    冷秋顺说:“我跟你说两句你还跟我呛,你硬是没说到了。”

    “那你自己去做。”刘秀把两口饭刨完,也不吃了。

    爷爷安安静静地坐在一边吃,他年纪大,什么苦都吃过。再说了,又不是猪潲,怎么可能吃不了?

    冷江柳冷眼旁观,现在两个大人都在家,也忙得过来。冷江柳全然没了以前对父母的孺慕之情,家务事自然是能躲就躲,毕竟她也当了那么多年的奴隶了。

    冷江柳复习到十点的时候上床,复习了半个月,她也找到了学习的方法,不过还没考试,就自然不能看到效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