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00,红包群里当学霸 第19章一世安稳

时间:2018-02-11作者:映叠

    :收到!今天有什么好事吗?柳柳你竟然给我们发了那么多……

    :哇塞,满满童年啊!

    :你们这些大叔的童年我不懂手动再见jpg

    :你一定要在这个愉快的时候发表这样拉仇恨的话吗?

    :今天什么好事啊?

    :我想肯定是我娘要给我找爹了。

    :末世救世主王霸天那肯定就是我了。

    :就是想到你们给我发了那么多实用的,我得礼尚往来啊。

    :又不是啥好东西,没事儿没事儿

    :这些也不是啥好的东西,就是送给你们怀念一下家乡的味道。

    :已经收到会心一击,生命值10000

    冷江柳还要复习功课,这些已经脱离了课堂很多年的老男人们估计是帮不上忙的了。

    临到末时,冷江柳又在言灵本的右边加上一句话:罗雨泽、冷曼曼,一世安稳。

    冷江柳把周末的时间分配地很好,复习半小时,然后再去休息半小时去做家务之类的。

    冷曼曼在这期间一直是这山头窜了去那山头,弄的冷江柳一个头两个大。

    上辈子的冷曼曼是没有多少文化的,他连小学都差点没混毕业,然后17岁的时候初中结业。于是最后见冷曼曼的时候,冷曼曼才十八岁。

    十八岁,多好的年华啊,却因为她给糟蹋了。

    冷江柳把冷曼曼叫回来,告诉他去把作业做了,姐姐给他做好吃的。

    曼曼苦大仇深地把作业拿出来。

    冷江柳把煮好的土豆捞出来撕皮,然后锅里头铺一点油,再用锅铲把土豆放进去,摁成土豆泥,撒了各种调料,最后再和着芫荽、泡萝卜丁儿和小葱出锅。

    曼曼闻地口水都流出来了,哪儿还有心思做作业啊!早在他闻到土豆特有的焦糊香味儿的时候就在厨房外头打转了。

    冷江柳把出锅的土豆泥给他,拿了冷曼曼的作业检查。拼音写错,字也写错。

    愁,愁得很。

    冷曼曼丝毫不知道姐姐在愁什么,也不敢去招惹姐姐,在那边旮旯角蹲着和小黄一起吃。

    冷江柳突然想到,要是自己用那言灵本来提高曼曼的成绩呢?

    ……

    周一回到学校的时候冷江柳注意到陆亦鸽剪了头发,一头清爽的学生头,留着一个齐刘海,看上去略显高冷。

    有妹子故意问道:“班长你怎么就把头发剪了啊?你头发那么好,又黑又直的,跟拉了的一样。”

    陆亦鸽的声音不大不小,冷江柳刚好能听到她说:“剪断三千烦恼丝,再不轻易许相思。”

    “班长,你思谁呀?”

    “还不许我作诗了?”

    不过陆亦鸽作诗归作诗,目光却又看了一眼罗雨泽。然而罗雨泽还是跟平常一样。

    陆亦鸽把目光收回来,又淡淡地瞥了一眼冷江柳。

    冷江柳一回到座位上,就发现有些不对,她的语文教科书不见了,下一堂又刚好是班主任的课……

    她平常都带的是笔记本回去,因为笔记本的知识点总结全面,也比较系统,所以课本就被她放在了教室。

    现在书真的不见了。

    李老师讲课的时候喜欢巡堂,见她没书,就当她学习态度不认真,以为冷江柳又要跟之前一样了,于是一堂课都跟拿着眼刀子一样在看冷江柳。

    这个时候再去跟老师说,老师肯定也只会当做她的失误,不会太关注。冷江柳漫不经心地在言灵本上添了一句:水落石出。

    上课中,刘恋梓递了纸条过来,中间路过一个男生,那男生看了看,又在上头添了一笔。

    冷江柳接过纸条,第一行是刘恋梓的墨蓝笔迹:你怎么没带书吗?老李都看了你好几眼了。

    下面一排黑色签字笔歪歪扭扭地写着:我早上来的时候就看到班长在你的位置上。

    冷江柳又把纸条穿给了邻座的男生,问了一句,得到的答案便是说她的书给班长玩的好的女生给带走了。

    男生交代完了,又发现有些不对。只要妹子不是他的女朋友,他就站中立。

    所以就算冷江柳现在再漂亮,他也不会把这些女生耍心机的事儿交代出去啊!今天自己怎么就胡说八道了!

    冷江柳到没什么。看不惯谁就会以幼稚的手段来警告人,现在还只是扔书而已。她以前还见到过去厕所提水倒人家书桌里的。

    小孩子们很天真,喜欢、讨厌拎得清,不会虚与委蛇,用他们自己的方法来表明自己的态度,天真地残忍。

    似乎想到什么,冷江柳把自己的字典掏出来,翻了几页。

    果不其然,中间差了十多页,被撕掉了。

    冷江柳深呼吸一口气,认认真真的上课,前排的陆亦鸽也很认真,认真地跟着老师的目光转过头来,然后冲着冷江柳笑了一下。

    第一节课下了就是课间操,外头在下毛毛雨,落在那芭蕉叶上打得淅淅沥沥作响,于是广播直接取消了课间操。

    冷江柳把陆亦鸽叫住,而后手一伸,直接当她的面把陆亦鸽桌上的书给扔到了窗户外面去。

    陆亦鸽疯了一样地尖叫一声:“冷江柳你在干什么!”

    “做你对我做的事。”冷江柳笑道。

    陆亦鸽拔高音调道:“你的书丢了就是我扔的了吗!你以为看你不惯的人只有我吗!你怎么那么贱!”

    “彼此彼此。”冷江柳冷笑一声道。

    “你给我站住!”陆亦鸽伸手去抓冷江柳,不过冷江柳比对方高,也比对方有力,只是侧身让了一下,陆亦鸽扯着旁边桌上的书就直接摔倒在地。

    她有‘幸运点’护身,陆亦鸽没有。

    陆亦鸽摔得尴尬了,众人都围着他们,不少男生跟着看好戏,有的跟陆亦鸽关系好的还叫嚣着让她起来继续打。

    “你的书被扔了?”罗雨泽本来没当回事儿,但是又看到冷江柳在人群中间,又挤过去问。

    冷江柳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李老师就被人喊来了,“冷江柳同学,你今天怎么回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