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00,红包群里当学霸 第11章人尽皆知

时间:2018-02-11作者:映叠

    当时冷秋顺一肚子气,但是那女的身边那么多的保镖,他也不敢说什么,低声下气的。

    也幸好那女的没有再来,也没有看到他有几个姑娘。更不知道他把冷江柳的血拿去当成是冷月儿的血了做了检查。

    他把人养那么大,没短过人的吃穿,就五万块钱?当打发他要饭的啊?

    这些人虽然没说的冷江柳耳朵里,但总归不是什么秘密了。

    不得不说,就算这些人现在不知道,但是一看也就知道了,冷江柳这些年越发的出落了,明眼人一看就不是冷秋顺跟刘秀生得出来的。

    冷秋顺在眼睛看直之前干咳两声,总算是开口了,“这学期你自己好生学习,不要去跟那些男娃儿鬼混,等到毕业了爸就给你找关系出去打工。现在沿海地区发达了,你看你那萍儿姐姐这两年回来穿得多好,还给他爸妈买些补品回来,还什么脑白金,几百块钱一盒。”

    “爸,我想念书,我想上高中。”冷江柳说。

    “你怎么那么不听话呢?你看看你那成绩,你就混个初中毕业都难,你还高中,你以为屋头好有钱给你念书是不是?”冷秋顺本来是想跟冷江柳和解一下,毕竟冷江柳现在是他的独姑娘了。

    “我想了一下,这些年我的成绩比月月还不如,我在挑水洗衣服的时候她在做作业,我在打猪草煮饭的时候她在耍。那么些年过了,现在说冷月儿不是我亲妹妹。我凭啥子要做这些?她一个捡来的姑娘耍得比我还好,爸你现在还不让我念书,你是不是觉得你养了冷月儿那么多年都是你的功劳啊?我念书花得到多少钱?”

    “你说些啥子!”冷秋顺本来就心虚,更怕冷江柳发现他心头有鬼,只有拔高了音调先占领了主场。

    “是啊,你凭啥子不去做!”冷曼曼吃完了饭,这阵儿去提了自己装了几本书的书包准备去上学,听见姐姐说话,就跟着帮腔。

    冷秋顺给气了个饱,当即就想动手。他打冷江柳是打惯了的,这一下子收不住手来。

    冷江柳也不动,喊:“你打啊,你打死我好了!我就不如那个捡来的了!”

    “你打死姐姐我也不活了!”冷曼曼把书包往地上一掷,也跟着闹,“冷月儿就是个坏蛋,她坏,死月月,喊她去死!”

    冷秋顺给气了个饱,准备动手。冷江柳也把碗一摔,然后拎起冷曼曼就站在门边去了。

    冷邦孝这个时候也不装死了,也跟着把碗一搁,然后就冲着冷秋顺喊,“你是不是当我死了,跟我面前就教训孩子了?你多大的脾气!”

    冷江柳抱着冷曼曼冷眼旁观,这个爷爷一般都跟个闷罐子一样,但是一旦涉及到冷曼曼的事,他就要开腔了。

    外头刘秀也跑了进来,只一眼没看到就闹起来了,她也揪心。

    先是亲姑娘给人了,现在对养女心头又愧疚,冷秋顺还总是拿人出气,她心头过意不去,现在以为总算好点了,结果还是老样子。

    刘秀拉了冷江柳一把,“柳柳,你吃了快去上学嘛,我听到那边你同学来喊你一路了。”

    冷江柳看了一眼刘秀,说:“妈,我想住校,我最后半年想好好地复习。”

    “你住宿了那曼曼怎么办?你就放心他一个人去上学?”刘秀不干了。

    “姐姐不去嘛,我想跟姐姐一起去读书。”冷曼曼一听,也扭扭捏捏地央求道。

    “曼曼跟着你走惯了的,要是哪天你不跟着一起了,他走丢了怎么办?”刘秀说。

    冷江柳没想要个什么结果,现在她人微言轻,冷秋顺也不会同意的。

    现在她早上起得有点早了,每天都跟罗雨泽一块儿上下学。

    期中考试的成绩下来了,冷江柳成绩在下游往下。这成绩拿出去算,就是很差。

    老师念名次一般就念班上前十名。罗雨泽又在第一名上面。

    老师重点夸了几个同学,又顺口说了几个成绩差的:“一直在吊车尾,如果不想好好念书的话,以后一辈子就待在山里头坐井观天。你们是这样,你们的孩子也是这样,世世代代都守着这山,虽然饿不死,但是一辈子都没出路,你们自己好好想想吧。”

    老师的话说的很对,冷江柳也认同。

    如果现在不读书读出去,也只有等到合适的契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然后打拼一番,再发现世道的艰难,得到自己要融入这个高速发展的社会是非常难的事实。

    最后一蹶不振,又或者从此付出更多地去追逐不断飞腾的世界。

    下了课冷江柳在座位上抄群友给的笔记,多年没有写过字了,有些难看,不过排版还算看得过去。

    外头突然围了几个其他班的小孩儿串门子,“那个,那个就是冷江柳。”

    “哪个?”

    “穿白衣服那个,短头发。”

    外头有人围着看她,里头的人也闹不明白。

    “你们干啥子的。”

    外头的人说:“我们来看冷江柳,都说她是捡到的。”

    班上的女生应道:“捡到的?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们班捡到的那个走都走了。”

    “才不是,冷江柳才是捡到的。没搞错。”小孩儿气势汹汹道。

    “出去出去,你们都在这里围着做啥子?”陆亦鸽扬声喊道。

    “你们再不走老师来了。”罗雨泽说完,那群小孩儿又一哄而散。

    那都是他们周围村的孩子,罗雨泽个儿高,不苟言笑的样子很有威慑力。

    而且罗雨泽每年都有上台去领奖,因为他成绩好,一部分成绩差的人对着他就总有点怵。

    冷江柳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又低头去做笔记。

    罗雨泽走回座位,拿了一张试卷,然后又走了回来,“给你。”

    冷江柳看见自己面前的试卷,又看了一眼罗雨泽,随口说了声谢谢。

    罗雨泽的试卷很干净,做的数学题也很整洁。

    老师把做错了的就划一笔红杠,对的就加个分,总的来说整张试卷上面得的杠很少。而老师一道题讲几种方法,罗雨泽也都有写到上面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