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00,红包群里当学霸 第10章这样长大

时间:2018-02-11作者:映叠

    但现在已经是初三了,很多知识点都因为学生听不懂而略过,这就让她有点担心了。

    游戏群发布的强制任务中午要听听力,这个年代有mp3的人都已经奉为学校的流行先驱了,可是她跟先驱们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不过也幸好她还有这些群友,弄到什么蓝牙耳机一点都不难。

    午休从12点到两点半,中间的时间留来吃饭和休息。她从一点的时候开始听听力,听完了还有时间整理笔记。

    不过,之前她的成绩一向很差,笔记也是如此。

    想到这里,她就将目光放到了坐在第五排的罗雨泽身上。

    “caniborrowyournotes”

    罗雨泽本来在完整上一节课的资料,下意识地就说了句:“sure。”

    等到说完了,看到是冷江柳,又转头沉默了下去给人拿笔记本,眼神也不敢看旁边的人了。罗雨泽不知道冷江柳要哪个,就把几科的都给了人,剩下了一本语文留了下来准备等会儿看。

    冷江柳见面前厚厚的一沓,惊了一下,而后笑了笑,跟人用英语道谢。

    罗雨泽含含糊糊了一声,然后也不再跟人交流了。

    学校教育资源不怎么样,学生不重视英语,更多的也是哑巴英语。

    旁边几桌撩闲的爆出狂笑,大概没明白这两人怎么就开始用英语交流了。

    而罗雨泽估计也是因为在人面前开了口,索性又一本正经地不理那些男生。

    放学之后冷江柳要去接冷曼曼。

    幼儿园很早就放学了,但是冷江柳之前有交代过老师,所以冷曼曼就等着她放学了再来接。

    冷曼曼在学校很皮,偶尔她去接的时候都能遇到老师给她说你们家冷曼曼又惹什么事儿了。

    冷江柳今天有告诫弟弟,去接的时候老师也没有说什么。

    出了幼儿园的门,就见罗雨泽等在那里,似乎在等人。但罗雨泽是没有弟弟妹妹的。

    “我妈说你上次给人推沟里去了,让我等你一起回去。”罗雨泽说。

    “谢谢。”

    冷江柳上辈子跟罗寡妇关系不好,所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罗寡妇会这样跟罗雨泽说。

    罗雨泽是他们班上的学霸,是姑娘们暗恋的首要人选,他也跟很多里头一样,待人温和,但是对谁都不上心,有人跟他告白了,他也说以学习为主推脱了。

    其实冷江柳她跟村里的谁关系都不好,跟罗雨泽更是。

    她跟那些姑娘不一样,胆怯又害羞,那些讨厌的男孩子在这个年纪最是好奇,喜欢在女孩子的背后扯头发,扯肩带,一不留神头发就散了,内衣就掉了。

    冷江柳是男孩子们最喜欢的目标,她越是躲,那些人就越是喜欢整她。

    她不会装作跟没事儿一样地跑回去跟男孩子疯打,她觉得她胸前多长了肉,让她一举一动都很不自在。

    冷江柳在路上又跟人用英语说了几句对话,罗雨泽的语感很好,词汇量也充足,比起更优秀的学校不敢说,但比起他们班的那些人好多了。

    罗雨泽明显地给带了兴致,问:“我觉得你的英语很好,你私底下有练习吗?”

    “觉得很喜欢,所以就一直有练。”冷江柳道:“以后我们可以经常这样吗?”

    “嗯。”罗雨泽点点头。

    初学英语的他们把说英语当做装逼的一种方式,但是没装好又是一种结果。

    所以装逼也要分场合,罗雨泽的成绩已经够高调了,也不用再用这样的方式去吸引别人的注意力。

    但是现在有人配合着练习口语,又是另一种情况了。

    冷曼曼听不懂,自己跑远了,又跑回来,乐此不疲。冷江柳给冷曼曼提着书包,走在罗雨泽的后头。

    记忆里没有差错的话,罗雨泽其实在初三下册的时候就会死掉,一晚上没回家,被发现的时候却在河滩上。

    他的死是罗寡妇的心头痛,自此罗寡妇就疯疯癫癫的。

    冷江柳上辈子虽然没明白,但是这辈子对罗寡妇的情感却很奇异。就是冲着对方告诉自己真相这一点,她都觉得自己不能再让那残忍的事发生。

    “你小心一点。”罗雨泽抓住冷江柳的手腕,冷江柳下意识地反过来扣紧了对方。

    刚刚她不小心走到了路边边去,要是踩滑就直接滚一个坡,坡不长,下头也有茂密的树林挡着,但冷江柳还是没来由地觉得一阵心慌。

    冷江柳忙道谢:“嗯,刚刚想事儿。”

    罗雨泽的眼神扫了冷江柳一眼,放了她,而后又转过头去。

    冷江柳笑了笑,罗雨泽自来都是这样,要是突然对她热情了起来,那才有毛病。

    ……

    早饭吃的是萝卜缨子。前些天家里扯了萝卜,新鲜的红萝卜外红内白,洗干净了刘秀要拿到镇上去卖的。

    那萝卜缨子就是尖尖上掐下来的,把叶子揪了,在盐水里泡两天拿出来切成丁儿,烧辣了锅放点油再炒几下,香气扑鼻。

    刘秀吃完了就去弄挑子,挑子里头一边萝卜一边红薯,准备等会儿跟着下山去菜市场。

    冷曼曼现在吃饭可以自己吃了,也不让别人喂,只是筷子拿得不是很好,吃得满桌子都是。

    冷江柳还想说什么粒粒皆辛苦,但旁边两个大人也不管,她也就闷着头吃饭了。

    冷秋顺也在看自己这便宜闺女。他是在镇上下苦力的,周遭也都是男人,所以说起话来也就肆无忌惮了一点。

    里头还有几个老单身汉,没媳妇儿也没子女,听说冷秋顺这昧着良心赚了一大笔钱,都吹喊着他请客。

    冷秋顺吝啬,但也要面子。人家统共就给了五万,还不够他还债。

    别人就说了,“你也是,把自己的姑娘送出去,那你是准备留到冷江柳给你养老了?”

    冷秋顺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无非是觉得自己做过火了。但他也想了,自己家的闺女,关他们什么事?

    当时那些人来的时候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特别是那女的,他就看不起,在屋头看了一圈,就说她那闺女可怜哦,在这样的家里头长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