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00,红包群里当学霸 第8章小尾巴啊

时间:2018-02-11作者:映叠

    冷秋顺快到中午的时候才回来,回来之后刘秀就清问钱给存了吧。

    冷秋顺不喜欢刘秀问东问西,然后又说:“你问个啥子嘛问,有你少了的。”

    刘秀在这里触了霉头,然后又去问钥匙。这才把冷江柳给放了出来。

    冷江柳出来后若无其事地去烧火煮饭,吃完了又烧水给自己洗澡洗头。

    他们的水井都是山坳处挖的泉眼,只要山上还有树,泉水就不会干枯。

    早几年的时候还没有安水管,爷爷就弄了竹筒从山上引水下来,但后来竹筒坏了一段时间。

    冷秋顺说要安水管,不过因为没钱,就等了好长一段时间,那段时间都是冷江柳多走几个来回自己去提水。

    大一点了,肩膀也够硬了之后,就拿着挑子去挑,到了晚上,两个肩膀都是红肿的。

    那时候她把自己当做姐姐,月月从来都不会理家务,而弟弟也还小,什么都要她挑在自己肩上。

    到现在来看,果然是从来就蠢。

    洗澡的和厕所都挨着猪圈,里头的大肥猪见她提着水来,以为是开饭了,都哼哼着跑到猪槽边儿上。

    冷江柳笑骂两句,把衣服放了,然后开始脱衣服。

    她身上几处都给踢痛了。冷秋顺下手从来没有轻的,腿上是淤青,肚子看不出来。

    她又拿了群友留仙给的什么露水,然后倒水桶里,搅和搅和,准备先洗洗看。

    冷江柳不像刘秀,身材矮小又瘦,她常年在山头跑,如今身高已经一六五,比起班上好些女生都高。所以常年坐后排也不是没有理由的。

    家里的生活一般,冷江柳倒是长得腰是腰,腿是腿,就连刘秀那生了孩子也没见得有多丰腴的胸部,她也生地挺拔丰盈。总之从外表一看就跟那刘秀八竿子打不着。

    而那冷月儿在基因上倒是有一点突破,但身高至今都还在一米五,别的女孩儿都在发育了,她也依旧没半点动静,胸前穿了带垫的学生内衣,也只是扁扁的一团。

    冷江柳洗完澡就觉得舒坦多了,身上的伤痛也算是立竿见影地在缓解。

    刘秀要养猪又要做农活儿,家里头也有点乱。

    现在天冷了,大人换的衣服不多,主要是冷曼曼的,男孩子就是要顽皮一点,刘秀有时候带他出去,山上田里都滚遍了,衣服换下来也是两桶了。

    冷江柳被放了出来,冷曼曼就又变成了冷江柳的小尾巴,跟在后头就跟小黄一样缠人。

    下了几块土,转了小路,那边就是罗寡妇的地了。

    罗寡妇在土里扯草草,听到冷江柳两姐弟带着小黄去洗衣服,也不扯草了,伸直了腰杆,用手背擦擦额上的细汗,“哟,柳柳你没走到啊。”

    “罗大娘,你说什么啊?”冷江柳问。

    “你那妈老汉是不是跟你说你妹妹才是捡到的啊?你妹妹要是是捡到的,还让你出去洗衣服打猪草?你看看你妹从小娇生惯养,哪家的姑娘都没她耍得好,就你跟那冷家屋头的奴隶一样……”

    “你才是捡到的!老寡妇!”冷曼曼当即张口就骂。

    冷江柳呵斥了冷曼曼,她知道这罗寡妇说的是实话。

    上辈子的时候也是这样,当时她以为罗寡妇只是嘲笑她。

    大人们常常会说‘你是你爸妈捡到的’来逗小孩子,他们那边儿也有这样的习惯。哪儿会想到自己真的是捡来的?

    如果知道对方是养父母和养女的关系拿出来开玩笑,的确也有点恶毒。

    但是现在冷秋顺都已经把事情做绝了,这些知道陈年往事的人再怎么说也不会觉得缺德了,反而还觉得自己是在做好事。

    冷江柳她当时也没当回事,哪儿知道竟然就这样糊里糊涂地过了三十年。

    这辈子罗寡妇再这样说,她突然觉得心境就不一样了。

    冷江柳冲冷曼曼说:“罗大娘是长辈,长辈说话你就听着,再骂脏话,姐姐就打你嘴巴了。”

    罗寡妇见冷江柳那么懂事,又摇了摇头,也不知道说给谁听,敞着嗓门就喊:“唉,冷家屋头作孽哦,有这样的妈老汉真的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

    “罗寡妇你在喊命啊喊?长起嘴巴不说人话,你是不是很喜欢扯别个屋头的把子嘛?”隔壁坡的刘秀听到了,也扯了嗓门骂了起来。

    “你们做的出来还不允许别人说了啊?允许别人说就不允许我说了?就我倒霉挨到你们住。真的是笑人得很。”罗寡妇也不客气道。

    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罗寡妇也不例外。

    不过罗寡妇一心守寡,让不少的女人都觉得这女的脑子有病,不趁年轻再找户人家,守着一个死人、一个老婆子和一个儿子有啥意思?

    刘秀也是这样想的,而且两家住的又近。

    特别是自家男人还经常跑去给罗寡妇献殷勤,刘秀就更不喜欢罗寡妇了。

    冷江柳听着刘秀在上头骂,又好声劝了罗寡妇几句,到底是邻居,别伤了和气。

    罗寡妇也是个讲理的,就等那刘秀在上头骂,骂够了再说。

    冷江柳要去洗衣服,这阵都开始降温了,水也开始冷了,所以冷江柳要趁着日头赶紧去洗。

    跟罗寡妇打了个招呼,冷江柳就带着两个小尾巴走。

    罗寡妇的儿子罗雨泽放了学回来,把书包往家里一放就出来找罗寡妇来了,路上碰到冷江柳,愣了愣,“柳柳你没去上课呀。”

    冷江柳和罗雨泽是一个班的,不过罗雨泽从小成绩好,冷江柳跟他没什么交集。

    罗寡妇也很重视罗雨泽,自来就不让他多浪费时间在这些琐事上头。

    不过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罗雨泽打小也认真听话,更不会拿作业多,要看书之类的来逃避农活儿。

    不是上课期间,经常都能看到罗雨泽在田地里面儿边做农活儿边给罗寡妇背书的场景。

    冷江柳点点头,也没什么话好说。

    罗雨泽给冷江柳让了路,转头看那披着头发、身材单薄、身姿挺拔的少女,心里头生出某种情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