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00,红包群里当学霸 第4章阴差阳错

时间:2018-02-11作者:映叠

    冷秋顺他们家就在马路对面的半山腰,坡度将近七八十。下山都是靠绕的。

    冷江柳放学回家走的是山道,所以这阵儿从山上下来,远远地就看到了那泥巴马路上放了几辆不常见的小轿车,周遭围了不少的人。

    冷月儿!

    冷江柳一瘸一拐地跑下山,本来弟弟被他放在半山腰,现在看着姐姐追过去,他也抱着姐姐的书包,慢慢的跟在后面摇摇摆摆。

    “月月!”

    冷江柳喊了一声,然后又跟着一步跨两步地跑下去,中间走捷径跳坡的时候连骨头都觉得撞一起了。

    冷江柳边跑边喊,她的耳边都晃荡着自己的声音,觉得山里都是她的声音。

    但她的声音还没过河,就被那轻狂咆哮的河水冲刷着石头溅起的声音遮过。而她的人刚跑到河边,就给她的父母拦住了。

    “柳柳,回去!”刘秀一把哭嗓激动地喊。

    “妈,你让我再看看月儿。”冷江柳看着刘秀那张苍老带着皱纹的脸,一双眼睛肿的通红,冷江柳心底升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悲愤。

    “回去,看啥子看。”冷秋顺那张皱巴巴的老脸更是拧成了一坨,凶神恶煞道。

    冷江柳还想往河对岸去,结果就被冷秋顺踢了一脚,就像是发泄一般,见冷江柳被踢倒了,又连着几脚。

    冷江柳抱着腿,额上滚出冷汗。她想站起来,但是不得不说,男人跟女人的身体相差太远了,冷秋顺那几脚跟要她命一样。

    冷江柳看着河对面。那面才是她的家人,那应该是她的救赎,却又如同上辈子那般,让她的希望落空,乃至更加绝望。

    她身边围着恶魔,要将她拖进无尽的深渊。

    冷月儿!

    冷江柳无声地喊着。

    她无力去阻止,因为养父母不会让她去坏了冷月儿的好日子,因为他们只有冷月儿一个闺女,就像上辈子那样。

    坐在小轿车上的冷月儿看着那边被自己父母连拖带拽地弄回去的姐姐,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

    “那是谁?”叔母问。

    “我姐姐。”冷月儿说。

    叔母皱了皱眉:“那现在也应该是养姐了,你放心,叔母给了你养父五万块,他们会过好日子的。”

    “嗯。”

    叔母看着那养父的作为,心里的厌恶又多了一层,就像是看到了冷月儿在这家吃了很多苦。

    于是岔开话题道:“你养姐很舍不得你啊。”

    “她……她在家好吃懒做,让我挑水洗衣煮饭,打猪草背苞谷,冬天还洗红薯,她最讨厌了。”冷月儿红着眼睛,哭着嗓音道。

    “怎么有那么可恶的人啊!”女人惊呆了,而后又安慰着冷月儿,“你才十四岁啊……唉……”

    冷月儿看着被爸爸摔到地上又踢了几脚的姐姐,跑下来摔了一跤的弟弟,又落下了泪。

    她妈妈告诉她,她要去过好日子了,以后不要念家里,也不要觉得对不起姐姐,我们养了她那么久,给她吃穿,送她去上学,该还了。

    山脚下,这场单方面的殴打持续了几分钟。如同泄愤一般,冷秋顺将满心的怒意发泄到冷江柳身上。

    冷江柳抱着自己的脑袋,早就有山民过来劝和了。冷秋顺害怕坏事儿,也停住了。

    “月月要走了,你让她姐姐看一眼又怎么了,有你这样当老汉的。”

    “冷秋顺,你说你自己没本事,把脾气发别个娃儿身上,你也不怕遭天打雷劈啊。”

    “看你干啥几把人事儿哦。”

    “小心你儿以后跟到你学,一个不顺眼就按着你踢。”

    山民有好心想要给冷江柳解围,但也是故意想给冷秋顺添堵。

    冷江柳痛得掀着眼皮看了一眼那些人。她恨,不过嘴皮张两下,说些无关紧要的,就连真相这东西,也没人敢说,没人给她救赎。

    只有冷曼曼,他听着这话也有样学样,想上去踢冷秋顺,不过给刘秀抱住了。

    冷江柳知道冷秋顺从来都是个浑的,年轻的时候是个流氓,现在是个老流氓,从他做的事儿就可以看出来。拿了人家的好处,又把冷月儿替她塞过去。

    能够出去过上好日子,不少的人都想。

    冷江柳知道那些人心里所想。山民虽然气愤冷秋顺的混账事,但也没有阻止,因为都是乡里乡亲,认识几十年了。

    就算她被送出去了,自己也不能保证给他们带来好处,那他们不还是要跟冷秋顺做乡亲。那到时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那些人现在也算是拿捏到冷秋顺的把柄了,说起人来也非常不客气。

    这边围了人,那边的车也开走了。

    冷秋顺见状,冷哼一声,又斜眼看了周遭的人一圈,走了。

    冷曼曼从姐姐被打的时候就一直在哭,哭地刘秀也跟着又哭。

    这阵冷秋顺走了,山民把冷江柳拉起来,冷曼曼就一下子扑上来。

    冷江柳勾着腰,刚刚被踢到肚子了,腿也很痛,曼曼刚好到她腰的位置,正好抱着姐姐哭。冷江柳再看了一眼山路那边,已经没有车了,她不由得闭了闭眼,忍下了心中的苦痛。

    “姐姐痛不痛。”

    “不哭了,姐姐不痛啊。”冷江柳擦干了泪水,一身的灰尘泥土,又把脸给摸得一坨污渍。

    冷江柳说:“你抱着姐姐走不了路了,你走姐姐左边儿,扶着姐姐成不?”

    “好。”

    刘秀在后头捡了冷江柳的书包,跟在后头一言不发。

    冷江柳也没心情去安慰她了,这个女人也是当妈的,在自己女儿和别人女儿之间,她肯定选择自己女儿。

    但到底这辈子不一样了,她知道得更多,也有了上辈子的经验。她重生了啊。

    冷江柳无声地落下一滴泪,可惜了曼曼啊。

    “姐姐,不哭了,妈妈说二姐姐跟着好人家过好日子了,有我啊。”冷曼曼说。

    之前冷曼曼抢着不要冷月儿走,刘秀就给他说了好多安慰话。

    “是啊,还有曼曼啊。”冷江柳笑。

    冷曼曼哼哼道:“以后不要二姐姐了,姐姐就是我一个人的了,以后就没人跟我抢金丝条了。”

    “好啊,以后姐姐给你买很多金丝条。”

    “我要跟姐姐一起吃。”

    冷江柳摸摸冷曼曼的小脑袋,然后慢慢地上山。

    还没到家,家里的小黄就听到声音跑下来接他们,一路缠着脚回去。

    曼曼玩心大起,想追着小黄去,但又怕自己走了没人扶姐姐。于是一个劲儿地喊小黄走开,小黄偏不,拿尾巴去勾脚,惹地曼曼烦它得很。

    刚回到家,刘秀就去把冷江柳的书包放了,结果一出来,就听到女儿的叫声。

    “爸爸你干啥子!”冷曼曼在一边儿叫,想上去帮忙,但又被推到地上去坐着,摔痛了之后又开始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