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00,红包群里当学霸 第1章重生一世1

时间:2018-02-11作者:映叠

    冷江柳才回到家十多分钟,就被家里涌出的人给关了起来。

    乌漆墨黑的小破屋里面因人的踩踏而溅起漫天灰尘,连呼吸里都带着灰尘味儿。最后‘啪’地一声,门被关上了。

    她在里面听着外面的男人们寒暄,总算是明白了自己遇到的这出是什么戏。

    原来他的父亲把她给卖了,刚刚把她丢小破屋里的那些人就是买家的亲戚。

    ——或者说是她即将嫁过去的男人家的亲戚。

    她在里头喊,外面的人根本就不听。

    傍晚,刘秀喂猪的时候,冷江柳才抓住机会,凑小窗户边儿喊:“妈,我不结婚,我人都不认识,你们就给我定了,你们问过我意见了吗?”

    刘秀放下桶道:“柳柳,你爹欠了人十万块钱,你就当给你爹赎罪吧。他到底养了你十来年,你不会看着他去死吧?”

    冷江柳盯着刘秀的双眼,哀求道:“妈,十万块钱好说,你先放我出来。我这里给弟弟存了娶媳妇儿的钱,比十万多,你先放我出来好不好?”

    冷江柳看着窗棱外刘秀那满面皱纹的眉眼中有些挣扎。冷江柳心中松口气,又听到一声炸吼。

    “跟她瞎说什么废话,老子跟你说,你这辈子就是待在山里的命,别想飞出去做那金凤凰。”男人的声音远远的响起,带着一股子痞味儿和不容拒绝的意味。

    冷江柳往后一缩,果然看见他爸冷秋顺骂咧咧走过来说:“哪儿来那么的好运气,我就月月那一个闺女,你别去害了她的好日子!”

    冷江柳咬紧了干涸的嘴唇,指甲掐进了肉里。

    刘秀劝道:“都要嫁了,你还在这儿说什么?以后都是一个村的,你还指望着你月月孝敬你?”

    冷江柳不知道自己嫁不嫁跟月月有什么关系,但她知道这两人势必要等她嫁了再说。

    这里是山村,真正意义上的山村,四周高山耸入云端,树木高大茂密,连太阳停留的时间都很短。

    现在国家政策好,给修了路,但依旧没有公交车。

    从山里头出去到县上开车都需要花两个多钟头,皆因里头的山路盘旋,山势陡峭。

    大概十多年前,冷江柳还在念中学的时候,山里头就嫁进来一个新娘,说是大城市来的,还是个大学生,当时不少人家都很艳羡。

    她当时还不懂什么意思。

    后来才知道,那新娘子是拐进来的,当时王家卖了三头猪才给娶进来。

    大学生啊,多稀奇,这些山里头的娃儿要是能考出去一个都谢天谢地了。

    但是后来那新娘子跑了几次,她远远的看了一回,年纪轻轻的模样,最后给一群人逮回来,折腾得不成模样,像一个疯子一样。

    她如果回来了,就很难再出去了。她不想变得跟那新娘一样!

    天渐渐的暗了下来,冷江柳在里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她的手机给没收了,开回来的车钥匙也给没收了。

    山里晚上冷,小黑屋里头什么都没有,她穿着一套雪纺,上面是无袖圆领收腰上衣,下面是条阔腿裤,穿着既显身材又凉快,但现在就有些冷了。

    她本来没想久留,衣服就都放了车上的。

    冷江柳抱着双臂,她现在事业有成,给两老养老也没什么问题。

    在外工作的这些年,两老常年问着她要钱,她每年都有寄。刚开始的时候日子难过,只有几百,但也是她省吃省穿存的。

    现在好点了,她也每年都给了几万,剩下的钱就是要给弟弟冷曼曼娶媳妇儿。

    山里头的人想要娶个媳妇儿很难,山里头的娃儿没多少学问,山里头的姑娘都想要嫁出去。

    冷江柳想着,便听到外面有狗叫声。

    她站在窗边,瞧见大黄拖着年迈的身体扒着窗户在外头亲热地叫了两声,因为没法儿进去,又在原地委屈地叫着。

    四年前爷爷死了,冷江柳回来的时候嫌狗脏,一直都没有抱过它。现在大黄扒着窗子努力把脑袋往里头探,伸出舌头的样子,竟然让她想要哭。

    大黄已经是一条老狗了,身上的毛色已经不鲜亮,冷秋顺多次说要打它过冬了。但喂了几次小狗都没喂活,害怕防不住强盗。

    冷江柳伸手去摸,还没碰到,就听到那边刘秀唤大黄过去吃饭的声音。

    大黄过去了,刘秀又冲冷爸爸说:“秋顺啊,这都入夜了,给柳柳点吃的吧。”

    冷秋顺说:“吃什么吃,吃了有力气嚎了,你晚上还睡不睡?”

    刘秀嗓音带着埋怨声:“养了十多年的狗都没你这样绝情的!”

    冷秋顺吼道:“你还跟我说!你跟老二那些事儿老子还没跟你算账!老子不打到你,你是不晓得好歹!老子养狗那么多年,还吃得到一回狗肉,老子养了她那么多年,出去了就点音信没得。现在老子要靠女婿养老了,就不靠她了。”

    那个‘她’自然指的就是冷江柳了。

    那边声音小了点,再过一会儿就没了。

    山里头就这样,稍微说大声了一点话就可能传几个坡。

    冷江柳努力听着外面的话想让自己不那么快睡,要是她睡了,指不定会感冒。虽然现在是夏天,但天知道晚间多么的凉。

    这屋子里头几张空着的条凳,冷江柳也顾不得脏了,就这么坐上头。

    不知道过了多久,冷江柳被一丝响动给吵醒了。

    一个个头高高的男人打着手电低着头从门外钻进来。

    冷江柳给光刺了一眼,警戒前所未有的拔高,心里陡然恐惧起来,于是下意识地往后退。

    那男人也知道冷江柳的害怕了,于是还没走近,就小声地喊了一声‘姐’。

    冷江柳本来想尖叫的,这时候也松了口气。

    是她三弟冷曼曼。

    大黄拖着身子亲热地围着冷曼曼叫,但有心无力,叫出来的声音都不好听。

    冷江柳看着弟弟,穿着一件骷髅t恤,腿上一条破烂的牛仔裤,眉眼棱角分明,竭力走着一股子叛逆的帅气风出来,跟以前乖乖的模样判若两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