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综]梦幻小卖部 179.理想的日常(四十四)

时间:2018-06-22作者:鸟芜

    ,精彩小说免费!

    一天九分钱, 一周六毛三,就当一周请我吃根冰棍吧!

    “会被父亲发现的。”

    本来兴冲冲想要答应的柱间也止住了。

    “是啊……”

    笑容又一次从他的脸上消失了。

    但是没有多久,他就又振作起来。

    “有机会可以带板间来玩吗?”

    封露露笑了笑:“只要能够进来这扇大门, 所有的人我都欢迎。”

    在那之后,扉间单独来了几次。

    他还是故意挑的柱间不在的时候。

    封露露当然也接待了他, 他们有时甚至会谈一些比较深刻的问题。

    就是在这样的交往中,封露露发现, 千手扉间似乎对她没有什么防备。

    难道是年龄小的缘故吗?封露露觉得很稀奇。

    可是并不像啊。

    扉间的心思一直都比柱间要细腻。很多时候,柱间的生活还要靠扉间照顾。

    从某种方面上来讲,扉间作为弟弟, 甚至比柱间还要成熟。

    虽然这种成熟并非自然成长,或许只是因为这样可悲的世道而被迫形成的吧。

    真是可悲。

    所以封露露更是万般不解。

    因为在她的印象里,千手扉间似乎并不是一个轻信别人的人。

    到底是什么原因才让他对自己这样没有防备呢?

    ---------------------------------------------

    “之前的第一次拜访,实在是非常失礼。”

    扉间在炕桌的另一面向封露露低下了头,“非常抱歉让您看到了令人不悦的景象。”

    “没什么!没什么!”她赶忙摆手。“瓦间……还是一个小孩子。七岁就……我不会责怪你们的。”

    “如果您能这样想的话就太好了。”

    气氛突然安静下来。

    这种套话说的实在是没有意思。

    封露露深知自己无法体会他们失去至亲的痛苦,所以她不会说什么“能够理解”的话。

    这种痛苦要怎样才能理解呢?

    封露露只觉得说这种话的人和自己也足够可笑。

    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

    根据得到的消息,封露露已经基本确定, 那个一直沉睡不醒的孩子就是千手瓦间。

    而在千手扉间的形容里, 他们的父亲并不像是一个会怜惜幼子的人。

    他们的父亲看重一族更甚于家人。

    他看重自己族长的位置多于一个父亲。

    所以封露露很不理解。

    为什么一个父亲会对亲生的儿女如此缺少怜爱。

    但她明白, 一个能说出“把孩子看作是独当一面的忍者, 就是作为父母给他的爱”的人, 即使让瓦间回家, 他也很可能会死在下一场战斗中。

    她是这样确信的。

    所以她决定保守住瓦间的秘密, 直到那个能令他醒来的契机到来。

    --------------------------------

    又是一天晚上。

    当封露露再一次闻到了那浓烈血腥味之后, 她轻车熟路的拿起了菜刀,还带上了一粒蜡丸。

    她还是谨慎的出外查看。

    又是一个倒在树下的孩子。

    还是那曾经见过的全副盔甲,熟悉的双向叉族文。

    那孩子的头别扭的低着,刀剑伫立在他幼小的身体上。

    真是如同地狱般的景象。

    看来柱间没有机会带他的弟弟来这里玩了。

    封露露想着。

    看起来真疼啊。

    这个孩子的情况看起来比上一个要好了些许。

    不过也只是些许。

    只不过是看上去没有那么狼狈罢了。

    没有血肉横飞,没有烧焦的皮肤。

    可刀剑穿心却是毋庸置疑的。

    真是残忍的人性。

    说实话,封露露其实根本不知道人的心脏确切应该长在哪个位置。

    但她知道,只要是忍者,下手必定是狠毒且精准的。

    她在这个幼小的孩子身上看见了剑柄的位置。

    所以她知道那就是人心。

    这一夜发生的一切就如同那一夜的复刻,几乎没有任何改变的一晚。只除了她卧室的床上从一个变为了两个并排躺下的小身体。

    她已经习惯在起居室里睡觉了。

    至于这个粉嫩嫩的公主风卧室,就留给这两位睡着的王子吧。

    幸好她的床足够大,按照这蜡丸的数量,还足够再躺一人的。

    封露露苦中作乐的想着。

    柱间一定想不到,他们一直想要带来一起玩耍的小弟弟,已经先他们一步来到了这里吧?

    -----------------------------

    柱间和扉间已经很久没有来了。

    封露露觉得,这可能和千手板间的消失有一定的联系。

    这两个人,失去了瓦间时就已经那样痛苦。她实在是想不出,如果连这个孩子也失去,他们究竟会如何的心碎。

    他们都应该明白,在战场上消失,和死亡是没有差别的。

    人心是最为残忍的。

    他们只能做最坏的打算。

    而且这种打算,在这个时代,很少出错。

    虽然千手一族没有明显的血继限界,但是肖想他们尸体的忍族还是大把的有。

    正如扉间所说:“瓦间的尸体,能拿回一部分,就已经足够幸运了。”

    不过封露露猜测,他们所拿回的那一部分肢体,估计就是瓦间那一只缺少的左臂和部分碎肉吧。

    虽然很遗憾他的手臂不能恢复,但不管怎么样,他还是活下来了。

    这已经足够幸运了。

    封露露猜想着他们会不会给板间立一个衣冠冢,一边去卧室里看了看两个睡王子的情况。

    真是好辨认的相貌。

    一个右脸上有十字交叉的刀疤,一个黑白头发各占半个脑瓜。

    一个表情倔强又直率,一个天真温柔像他顺滑的半边黑头发。

    他们都还那么幼小。一个七岁,一个六岁。

    他们都静静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或许这个世界真的如同柱间所说,是一个错误啊。

    ----------------------------------

    时隔一个月,柱间终于又来了。

    看着他沉静了许多的表情,封露露只觉得有些难过。

    因为他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那个第一次见到的大大咧咧的小孩子,似乎已经死在了这个可悲的世道里。

    这也是第一次,她在柱间口中听说了斑的名字。

    这是千手的世仇血敌,也是能够理解他痛苦的挚友。

    宇智波族长的儿子宇智波斑。

    看他虽然高兴却总是有所收敛的表情,她知道,原来他已经与斑决裂了。

    她无意识的为柱间与斑见面所打的掩护,却终究还是没能瞒过他的父亲。

    他们在南贺川边三对三,最终以斑开眼作为了收场。

    历史朝着既定的方向远去了。

    封露露似乎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

    柱间似乎不像从前一样快乐,但他好像拥有更多的时间来拜访小卖部了。

    听扉间说,原来柱间被允许去湿骨林修行了。

    这是百年难遇的好机会。

    当然扉间不会告诉封露露,柱间觉醒了木遁的血继限界。

    他被整个千手一族寄予了厚望。

    但是这与他来小卖部变得勤快又有什么关系呢?

    据说湿骨林与这座森林连系着。

    扉间解释。

    只有他一个人能够去湿骨林,所以父亲也不会跟着他。他有了更多的机会。

    你不在意吗?

    封露露有些奇怪,毕竟扉间管柱间还是很严的。他怎么会看着柱间耽误修行的时间而不制止呢?

    扉间叹了口气。

    封露露看着他的样子觉得很有趣。

    明明还只是个小孩子。

    “与其他跑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散心,不如就在我知道的地方。这样即使出事了,也好找到他。”

    真是用心良苦啊。

    封露露忍不住感叹。

    说起来,扉间才十二岁吧?

    看着他光滑稚嫩的小脸,封露露没忍住上去摸了一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