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战锤神座 第一百五十章,让他自己发生意外

时间:2018-06-13作者:汉朝天子

    ps,第二更了,求票啊!

    清晨,当第一缕晨光照入营地的时候,一场激烈的战斗却正步入高峰。

    整座营地到处都是交战的野兽人和人类军队。

    硝烟,烈火,残垣断壁,所有的人类都拿起了武器战斗,连公爵家的大小姐也全副武装,双手持一把骑士剑娇喝一声:“受死吧!”

    一头长矛劣角兽被女骑士的长剑斩成两段,污秽的兽血迎面而来。

    苏莉亚身的板甲闪出了亮光,附魔的能量形成了一层薄薄的护盾,帮助她挡住了那些污秽之血,女骑士举起自己的骑士剑,高颂着湖仙女之名。

    剑散发出了神圣的白色光辉,驱逐着她的疲惫。

    她的骑士剑拥有湖神先知的附魔,可以加快恢复她的体力。

    “天,亮了。”苏莉亚感觉到自己无论是精神还是体力都逼近极限了。

    抬头望向营地。

    高大的人马兽正迈动着它们的铁蹄在营地内肆虐,双持战斧的牛头怪大声咆哮着,收割着农奴士兵们的生命。

    抬起头,一个巨型牛头怪朝着女骑士战斧劈下,苏莉亚举起骑士剑勉强抵挡,剑刃之火花四溅,依靠着附魔和女骑士自己的腕力,苏莉亚勉强后退了几步,化解了攻势。

    “小姐!”苏莉亚的侍女西尔维娅惊呼道,她立即放弃了和面前劣角兽的纠缠,赶到了苏莉亚的身边:“小姐,你没事吧?”

    “呜!哇哇!人类……死!”牛头怪的鼻孔喘着粗气,又要朝着两个女骑士冲来。

    “苏莉亚!”正在被数头角兽围攻的尤利乌斯看见自己的妹妹陷入了危机,着急地大喊道。

    牛头怪的粗蹄才迈到一半,一把燃烧着白色火焰,散发着淡蓝色光芒的长剑从它的身后穿胸而过,牛头怪惨叫一声,轰然倒地,旁边的游侠骑士立即来补了两剑。

    “苏莉亚小姐!”莱恩脸有汗,他将复仇女神从牛头怪的身拔出来,然后赶紧朝着女骑士伸出手,拉她起来。

    “莱恩阁下,谢谢。”女骑士勉强站起。

    “保护着你们小姐退下!”莱恩立即对着西尔维娅命令道,侍女点头,她扶着苏莉亚往后退。

    “为了女士!为了温福特!”温福特逃犯团的士兵们悍不畏死地冲了来,一排长枪突刺将后面过来支援的劣角兽们刺穿,鲜血洒满了整个营地,已经分辨不出哪些是人血,哪些是兽血。

    成百千的尸体铺满了地面。

    在凌晨三点多的时候,野兽人部落对着莱恩率领的右路军再次发起了袭击,这次袭击不再是小打小闹,而是成群地袭击,角兽群、大角兽、牛头怪、人马兽甚至鹰身女妖都加入了这场袭击战。

    骑士们一直战斗到天明,他们的顽强保证了野兽人始终没能击垮这只军队。

    “呜~呜呜~”连攻不克,森林深处传来了号角声,野兽人撤退了,和人类一样,反复的骚扰野兽人也非常疲惫,袭不成,再打下去局势只会对他们更加不利。

    这次野兽人是真的撤退得很干净,骑士们派出斥候,发现方圆几公里内都没有见到任何野兽人的身影。

    机会难得,右路军立即拔营而起,强行军了大约五公里之后,他们找到了一个溪谷,在此驻扎,骑士们清点着人数,原本六千多人的军队只剩下五千多人,十几名骑士埋骨森林。

    扎好营地之后,许多骑士累的倒头睡,莱恩在确认了附近没有野兽人出没之后也抓紧机会好好休息。

    等到他被叫醒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太阳西下,接近黄昏。

    是奥利维尔,这位年轻又乐观的骑士看起来状态很不好,他脸色苍白,眼窝深陷,左手无力地挂在胸前,显然是受了伤:“我的男爵,加布里埃尔侯爵和尤利乌斯侯爵问你醒了没有,他们想要召开新的军议。”

    “好,我马来!奥利维尔,你的伤势没事吧?”莱恩一个翻身起来,他喘了几口气,询问奥利维尔的伤势。

    “还好,休息了半天之后好多了。”奥利维尔表示已经不碍事了,这位游侠骑士在今天凌晨的袭受了伤,他被野兽人的砍刀砍伤了左臂。

    “好好休息吧,接下来还有仗要打。”莱恩翻身起来,拿过一盆清水抹了一把脸。

    走出帐篷,阵阵微风吹过圣杯骑士的脸,他看到大量的伤员正躺在营地里面惨叫,许多的农奴们身包扎着绷带,后勤和随军的人员在烧水煮饭,更多的人仅仅只是随便找了一个地方蒙头大睡,什么都不顾了。

    “莱恩阁下!”许多农奴士兵见到圣杯骑士的出现,连忙问好。

    “打得不错,小伙子们,坚持住,我们能赢。”莱恩注意到很多农奴都已经受了伤,许多农奴都用期望和崇拜的目光看着他,他心里有点难受,只得鼓舞着士兵们的士气:“坚持住。”

    圣杯骑士的鼓舞很有效,农奴们的士气较稳定。

    来到军的空地之,加布里埃尔和尤利乌斯已经在了,康纳利侯爵受了伤,并没有参加这次的军议,相反,苏莉亚替代他参加会议,女骑士找了一把椅子坐着,看起来精神不好:“莱恩阁下?”

    “嗯!”莱恩点点头,四个人站在溪谷的小水塘边,商量接下来的行动。

    “先生们,我有两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要告诉你们,你们想要先听哪个?”加布里埃尔男爵笑得非常难看:“第一个好消息是,我们的粮食现在非常充足了。”

    莱恩和苏莉亚都苦笑,经历了如此减员,粮食自然充足。

    只有尤利乌斯还是板着一张脸,不说话。

    “第二个好消息是,野兽人似乎真的消失了,我们派出的斥候没有发现任何野兽人的踪迹,甚至连普通的动物都没有发现,在经历了如此多年的征战之后,诸位,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么?”加布里埃尔的眼神神光熠熠:“这是坏消息了,这意味着,下一次的进攻,会是野兽人和我们的全面战争。”

    “全面战争……”莱恩皱起了眉头:“能预测出野兽人什么时候进攻么?”

    “很难。”尤利乌斯开口了:“野兽人的行动我们很难揣测,我只能说,它们会在我们最虚弱,或者最意想不到的时候进攻。”

    “最虚弱,最意想不到的时候进攻……”几个人都陷入了沉默。

    那么,会是什么时候呢?

    野兽人和绿皮的欧克兽人不是一个种族。

    绿皮们的战斗方式,叫做生为斗殴死为战争,野兽人更接近于让对手感到痛苦的报复行动,它们会尽其所能折磨、羞辱敌人。

    现在,野兽人蛰伏于暗处,等待着给这支疲惫不堪的军队以致命一击。

    莱恩他们也不打算坐以待毙,士兵们仍有一战之力,骑士们绝不会向这些混沌恶兽屈服。

    可是,野兽人会什么时候发动这场致命一击呢?

    这支军队不可能永远处于警戒和待命的状态,这样还未等到野兽人出现,他们自己先崩溃了。

    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几个人都能感觉到沉甸甸的胆子压在自己的肩膀,在这个世界,统帅的一举一动往往影响着整个战局,他们的每一次决定都事关数千人的生死。

    如果没有办法判断出野兽人什么时候进攻,这一只部队不得不像惊弓之鸟一样战战兢兢,那这仗还怎么打下去?

    “申请援军?让路的昂希侯爵和我们汇合?”莱恩又提出了一个建议。

    黄昏的凉风吹过几个人的面庞,骑士们的目光都放在了加布里埃尔侯爵的身。

    他的身有湖神先知制作的魔法工具,可以进行魔法传讯。

    这位巴斯托涅公爵的第三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取出了一个像是短匕首一样的长条形银制道具:“现在问么?”

    “早点问早有效果。”莱恩摇头,他苦笑着说道:“也能早点知道答案。”

    于是加布里埃尔侯爵不再犹豫,他取出一枚宝石,按在魔法传讯道具,然后示意所有人安静。

    过了大约十秒钟,传讯接通了。

    “这里是昂希-德斯蒙德,是右路军么?请汇报你们的情况。”昂希侯爵年轻的声音从道具传来。

    “这里是加布里埃尔-德-巴斯托涅,我们遇到了麻烦……”加布里埃尔言简意赅地将右路军目前遇到的困境告诉了主帅。

    魔法传讯需要的能量巨大,加布里埃尔侯爵几句话把现在的困境形容完,一枚价值不菲的宝石已经黯淡无光。

    偏偏昂希侯爵沉默了好一会儿,直到宝石的能量快耗尽的时候才开口:“也许我们没法支援你了,我很抱歉,加布里埃尔。”

    “为什么?!”加布里埃尔着急地说道。

    “现在敌情不明,大军才刚刚路,我们的斥候也侦查到了野兽人活动的迹象,我们无法确定你这边遇到的是不是野兽人的主力部队,这极有可能是一个陷阱,所以我们……不会……会师,……样。”说到最后,昂希侯爵的声音已经模糊不清。

    然后通讯这样断了。

    “意料之。”加布里埃尔放下了通讯道具,叹了一口气:“我没指望过他,当他将我们分配到一起的时候,我知道我们只能靠自己。”

    “让我们讨论一下,野兽人到底什么时候会朝我们发起全面进攻吧。”

    “也只有这样了。”

    …………

    王国骑士们的讨论还在继续。

    一旁,农奴们正在努力地干活,在骑士老爷们的号令下,他们正在砍柴,然后点燃火堆准备做饭,许多农奴们正在扎起篱笆,建立木墙,加强营地的防守。

    德尼在今天的遭遇战表现得不错,这位猎户的儿子在战斗奋勇杀敌,还射瞎了一头落单角兽的左眼。

    骑士们为了奖励他的勇敢,分配他来到大营附近干活、照料骑士老爷的精灵战马。

    这对农奴来说是极高的荣耀,能为高贵的精灵战马铲屎,德尼如果能够活着回到巴斯托涅的家,他可以在村里面好好地吹嘘一番了,乡老们也肯定会对他另眼相看的。

    这可是一个为骑士老爷的精灵战马铲屎的农奴!他已经不是一般人了!

    要是他能够和精灵战马晚住在一个马棚,那他也许是全村最有身份和地位的农奴,下一任的乡老注定是他的。

    猎户的儿子努力地劈柴,像身边的农奴们一样。

    在这时,圣杯骑士老爷的话语传入了他的耳:“一般什么时候野兽人会进攻?”

    “野兽人的进攻往往和图腾和天象有关。”

    “但是我们这里没有天空法师或者星辰法师,我们无法预估天象的变化或者预言出野兽人会什么时候进攻!”

    “该死,这个季节的天气总是变化多端。”

    砍柴的斧头停住了,德尼想起了一件事,他的眼睛发亮。

    旁边的农奴赶紧用力拍打着他的肩膀:“哦!天啊!德尼!你在干什么?”

    “今天是九月三日对么?”德尼立即回过神来,他朝着旁边的农奴确认着日期。

    “是是是!没错,德尼,快干活,记得,你要一直把注意力放在眼前的工作,不然你会被骑士老爷责罚的!”农奴不耐烦地说道,可是接下来的一幕让他目瞪口呆。

    斧头掉在了地。

    一位农奴朝着正在商讨着军情的莱恩几个人冲去。

    “圣杯骑士老爷!圣杯骑士老爷!我有个消息想要……啊!”德尼脸色兴奋地才冲到一半,一位年轻的游侠骑士拦在了他的面前:“农奴!你干什么!注意你的身份!”

    说完,游侠骑士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脸。

    一阵剧痛传来,德尼被这一巴掌扇得头昏眼花,栽倒在地,他努力地想要爬起来,肿着半张脸,口齿不清地说道:“唔……有些消息……想要告诉……莱恩老爷。”

    “混蛋!”游侠骑士一脚踢在德尼的肚子,年轻的骑士简直是气急败坏,这个低贱的杂种,居然妄想和圣杯骑士对话,他算什么东西?

    农奴捂着肚子在地惨叫。

    军议停下了,莱恩几个人看了过来:“怎么回事?”

    “妈的!这个狗杂种!居然打扰了几位阁下的军议。”又一个游侠骑士冲了过来,他直接抓着德尼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然后压到正在燃烧着火焰的柴堆附近,高声说道:“没事的,莱恩阁下,加布里埃尔阁下,一个低贱的农奴正在胡说八道,我这让他发生意外!让他自己发生意外!”

    “住手!”

    “没事,他自己会发生意外,不是我们做的,是他自己发生的意外……”游侠骑士没听清莱恩在说什么,他按着德尼的脑袋朝着火焰冲去,想要让这个农奴吃点苦头。

    “我说,住手!”莱恩怒喝道:“带他过来!”

    “是……是!”游侠骑士被圣杯骑士的怒喝声吓到了,他赶紧提着德尼来到莱恩的面前:“我的男爵?”

    “放开他!”莱恩接着说道,他示意所有人让开,走到了德尼的面前:“抬起头说话!”

    游侠骑士们才放开农奴,脸肿了一块,一片淤青的德尼这才跪在莱恩的面前:“男爵阁下!”

    “你前面想要说什么?”莱恩看着眼前的这个农奴。看得出他有事想要急着告诉自己。

    “告诉我,你想要告诉我什么?”

    “明天晚会下雨,我的男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