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战锤神座 第一百四十九章,深入森林

时间:2018-06-13作者:汉朝天子

    ps.今天两更,第二更在晚,求大家多多滋瓷哈!

    九月初,布列塔尼亚,亚登森林,圆环小道尽头。

    德尼举着长枪,身穿着散发着难闻味道的皮甲,他的双手握紧了挂在胸前的长剑剑柄。

    这个年轻的农奴来自巴斯托涅,今年只有二十一岁,在农奴还算年轻,他的身材相对于别的农奴要高大一些,也更加强壮一些,所以这次征兵节他理所当然地被骑士老爷看,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步兵。

    他胸前的是从他曾祖父手传下来的长剑,他们一家人已经用了半个世纪,过了半个世纪,这把剑依然保持着锋利,虽然已经拿去铁匠那里打磨了好几次。

    除此之外,德尼的身后还背着一把短弓,这让许多农奴们嫉妒地眼睛都红了,不仅有一把剑,还有一把弓!这小子真是富得流油啊!

    这其实是有原因的,德尼一家人是亚登森林附近的猎户。

    正常来说,在布列塔尼亚,农奴们无权打猎,因为领地内所有的动物都是属于领主老爷的,任何农奴要是敢偷猎都会被剁手剁足甚至立即处死,他们只被允许捕杀兔子、飞禽这些生物。

    不过在巴斯托涅公国,事情有些例外,红龙公爵允许猎户进入亚登森林之内打猎,所得猎物领主和猎户对半平分。

    这当然是个危险的活计,但是仍有很多农奴去尝试,德尼的家庭是这样的猎户,由于父亲的高超狩猎技艺,他的成长能吃到一些肉食,这让他正常的农奴个子要更高,也更强壮。

    走在队伍,德尼总是尽量站直一些,动作大一些。

    或者说,整个队伍的所有农奴们都是这样的。

    大家总是时不时地将目光放在站在行军队列左边的那个高大威猛的身影,他穿着一件银灰色的全套骑士板甲,手持银色狮鹫战锤,行走在道路的旁边。

    金色的圣杯骑士徽章挂在他的胸前,黑色的分发下露出了他蓝色的眼睛和英俊的面容,身强大的气息一浪高过一浪,他的存在像太阳一样,照亮着农奴的内心。

    是圣杯骑士老爷!圣杯骑士老爷莱恩-马卡多和我们并肩作战了!

    农奴们心里都牟足了劲,想要在这场战争大显身手,好让这位圣杯骑士老爷看,得到提拔,成为军士甚至游骑兵。

    尤利乌斯和加布里埃尔和莱恩走在一起,三个人的话声音很小,他们正在讨论着昂希侯爵的战略计划。

    “分兵合击是昂希侯爵花费了一个多月时间苦思冥想出来的军事计划,其主旨在于通过这种方式,布列塔尼亚的骑士们可以最大程度地确保自己兵力的优势发挥,也能保证士兵们发挥出足够的战斗力,如果整支大军淤积在一块,那么极有可能会和野兽人在亚登森林里面捉迷藏,要知道,万魔岩是可以移动的,四万多人的骑士道大军人吃马嚼,对粮食是非常大的负担,因此昂希侯爵必须尽量计划在四十天之类解决战斗。”加布里埃尔侯爵粗声说道。

    尤利乌斯也发表着自己的看法,王国骑士背着双手,走在莱恩的身后:“通过三路进军并清扫路的野兽人战帮,野兽人便很难四处移动万魔岩,在这种情况下,昂希侯爵认为野兽人必须会在被迫的情况下选择和布列塔尼亚的军队决战,那么通过魔法传令,三只军队之的至少两只便可以快速会师夹击野兽人大军,胜利自然而然地到来。”

    铁靴踩在松软的森林土地,树叶和腐殖质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军队在森林一步一个脚印地慢慢前进。

    “如果野兽人拒绝决战,那么更好,当骑士道大军三路会师位于万魔岩的野兽人营地时野兽人必败无疑,万魔岩是野兽人力量和信仰的神圣图腾,只要摧毁了万魔岩和万魔岩附近的野兽人营地,不说能完全消灭亚登森林的野兽人,至少在未来二三十年,野兽人都再也无法形成气候和一定规模的兽潮了。”莱恩补充道。

    “所以,昂希-德斯蒙德并未有些人认为的是个纨绔子弟,相反,他还是有一定的才能的,起码这个战略计划看得出来是真的认真思考过,我也挑不出太多毛病。”加布里埃尔侯爵还是肯定了这个战略计划,只是他有些担心:“计划是没有问题,我只是担心昂希侯爵他这个人,他之前从来没有指挥过大军作战的经验,又急于证明自己……”

    “事到如今,我们唯有选择相信他。”莱恩作了一个总结。

    康纳利-阿斯科特侯爵气喘吁吁地从后面跟:“三位,别走得那么快,我跟不啊。”

    眼前的三个家伙都是传阶的强者,他们可以长时间步行节省马力,其莱恩这个牲口甚至除了睡觉从来都不脱他那套板甲。

    这已经是这只军队进入亚登森林的第六天了,由于森林崎岖难行,右路军只走了一百公里左右的路,距离目的地还有一百一十公里左右。

    军队在森林继续前进,随着逐渐深入,森林的样子也从翠绿色的生机勃勃的样子日渐扭曲,许多树的树干和树枝都变成了灰色和褐色,在混沌能量下,疯狂增生的树木不断地蔓延,盘根错节的根须甚至覆盖住了地面,根须长着一个又一个触目惊心的疙瘩。

    六天以来,野兽人不断地骚扰着这只军队,莱恩和加布里埃尔先后率领着农奴和骑士们先后打退了数个战帮的进攻。

    游侠骑士赫克斯从后面靠近,他跟莱恩附耳低语:“士兵们的士气保持地不错,我的男爵,我们并没有受到野兽人反复骚扰的影响。”

    “我担心的反而是这个,赫克斯,奥利维尔,你不觉得,今天有些太安静了么?”莱恩抬起头。

    九月份了,阳光仍然很大,莱恩几位骑士站在树荫下,其莱恩还算好,别的骑士们也感到疲倦,赫克斯伸手抹去额头的汗珠,游侠骑士同意男爵的观点:“这一天以来确实很安静。”

    奥利维尔也走了出来:“不同寻常地安静啊,我的男爵。”

    “加布里埃尔阁下,你觉得呢?”森林之有些太安静了,今天右路军甚至连野兽人的影子都没看到。

    这不像野兽人。

    “……我觉得,野兽人可能改变了对我们的计划。”对野兽人战争经验最丰富的加布里埃尔侯爵已经闻到了战争的味道:“野兽人不再骚扰我们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它们放弃了和我们纠缠,第二种,是它们在寻找和我们决战的机会。”

    “全军停止前进!原地扎营,今天到这里了,我们休息!”思考了一会儿,几个人得不出答案,在情况不明的状态下,莱恩决定全军暂时先休整。

    如果真有决战,这个时候反而更应该休息。

    接到指令,农奴们纷纷欢呼,连续几天行军,士兵们已经疲惫不堪,能休息自然是最好的,于是农奴们开始在森林扎营。

    巨大的橡树林,士兵们在骑士的指挥下扎营,战马开始食用黑豆和各种高级饲料来补充体力,如莱恩、尤利乌斯等人的纯血精灵战马甚至除了黑豆和各种高级饲料以外还要食用少量肉类、萝卜、玉米与面饼。

    这吃得已经和农奴们的伙食天地下了。

    莱恩和苏莉亚站在溪水的边,拥有着精致完美容颜和金色长卷发的女骑士也有些疲惫了,她轻轻地喘着气,坐在一个小马扎,翘起一双大长腿,长长的单手剑挂在她的腰:“莱恩阁下,我们已经走了一半的路程了,我真的没有想到,骑士道战争会如此辛苦。”

    莱恩把目光从她那一双修长笔直的大长腿从马靴下方一直看到棕色的紧身裤尽头,才善意地笑笑:“所以多出来看看也是好的,战争并不只有战场,行军和扎营同样重要。”

    话说着,莱恩的纯血精灵战马“葡萄”正将脑袋埋入小溪饮水,莱恩不知道从哪儿弄出了一根红萝卜,葡萄高兴地嘶鸣一声,大口地吃了起来。

    苏莉亚明亮的眸子看着莱恩从容的样子,好地问道:“莱恩阁下不担心么?”

    “担心什么?”莱恩的脸笑意越盛:“担心我们的安危?我们有这么多的军队,还有尤利和加布里埃尔阁下这样优秀的骑士,还有苏莉亚小姐这样强大的女骑士?”

    “莱恩阁下又在开玩笑。”苏莉亚温柔地摇摇头,失笑道:“请莱恩先生不要把我区别对待,我只是个骑士,不是什么女骑士,在军队,我和所有人一样,都是一个普通的骑士。”

    “大家总是把我当成公爵的女儿,其实我不喜欢这样。”女骑士的话语很轻,轻到几乎听不见:“由于父亲的强大,似乎我们兄妹本应该如此优秀。”

    “……”莱恩正想张嘴说些什么,营地之突然传来了疯狂的嚎叫声:“警戒!警戒!是野兽人来了!”

    “艹!果然,这一路根本不可能安静!”莱恩举起了战锤:“士兵们,跟我来!”

    “噢!”农奴士兵们反应的速度骑士们快得多,他们只需要扔下手的事,举起长矛可以御敌,而骑士们只能再次徒劳地穿戴盔甲。

    “莱恩阁下,敌人在那里!”有农奴大声地喊道然后指着一个方向。

    数十只角兽举着粗制滥造的大斧头,迈动着粗壮的铁蹄,朝着军队扎营之处冲来。

    “稳住!士兵们!我与你们同在!”莱恩举起了战锤:“站稳阵地!准备迎敌!”

    “哄!”农奴们结成了紧密的枪阵。

    “杀!杀!!!”跟随在角兽后面的还有不少劣角兽和混沌战犬,它们见莱恩已经组织起了防御,于是直接朝着阵地的另一个方向冲去。

    “巴斯托涅野兽杀手团!前进!”是加布里埃尔侯爵,这位身经百战的王国骑士对野兽人实在是见得多了,他指挥着巴斯托涅的步兵们:“战斗!荣耀!为了女士,为了巴斯托涅!”

    “为了女士,为了巴斯托涅!”巴斯托涅野兽杀手团对付着野兽人的进攻有非凡丰富的经验,他们举起了手的长戟。

    成群的角兽们撞在长戟群,死伤惨重,很多角兽被长戟刺了个对穿。

    “杀……杀!”更多的野兽人用森林深处涌出,一只凶悍的剃刀兽全身下长着各种倒刺,直直地朝着莱恩冲去,它腥燥的血盆大口大大地张开,露出锋利的獠牙。

    “喝啊!”莱恩一锤扫过,这头剃刀兽当场毙命,被战锤的巨力击飞,撞到了一颗大树的树干,没了声息,几个角兽围了过来被莱恩一一锤爆,野兽人仰仗的力量在圣杯骑士的面前毫无作用。

    然后,圣杯骑士在众目睽睽伸出了自己燃烧着蓝色火焰的手。

    “灵能风暴!”

    森林出现了淡蓝色的闪电,肆虐着野兽人出现与前进的道路,脆弱的劣角兽和混沌战犬几秒钟之后化为焦炭,即使是皮糙肉厚的角兽也被灵能风暴电得惨叫连连。

    “前进!”尤利乌斯立即捕捉到了野兽人阵型混乱的时候,他亲自带头冲锋,三线并进,野兽人见势不妙立即撤退,扔下了一些杂兵消失在森林。

    农奴们大声地欢呼着胜利,他们并不知道为什么这位圣杯骑士老爷可以放出闪电,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这么强大,但是这都不重要,他们也不想知道。

    他们只知道,只要有圣杯骑士老爷在,他们有被提拔的希望,只要有圣杯骑士老爷在,胜利终将到来。

    只有莱恩的脸色铁青,他知道这极有可能只是一个开始。

    野兽人,似乎在试探着这只军队到底有多少兵力。

    果然,从这次攻击之后开始,野兽人开始了无间断地对这只军队的骚扰。

    每隔两三个小时,成群的野兽人战帮会出现并骚扰着这个营地,它们举着战斧,投掷标枪,不断地骚扰着右路军的营地。

    尽管莱恩率领着军队可以不断地打退野兽人的骚扰,可是他无法缓解与恢复军队的疲惫,在野兽人的骚扰下,右路军根本无法好好地休息,食不知味,夜不能寐,痛苦不堪。

    幸好莱恩不断地鼓舞着农奴和骑士们的士气,这位体力充沛、精神焕发的圣杯骑士甚至不怎么需要休息,他不断地带领着骑士和农奴们对抗着野兽人的骚扰。

    直至深夜,无论是布列塔尼亚的军队还是野兽人,都已经疲惫不堪。

    远方的山崖,野兽人的兽王“血角”马拉斯和“噬心者”格罗兹看着右路军的营地,张开自己的嘴巴,露出锋利的尖牙:“这些人类……骑士……最少,大角兽……战群……碾碎他们!”

    侦查了几天之后,野兽人们“果然”发现了骑士们的兵力配给,它们判断出左路和路的人类军队旗帜众多,数量应该都在三万以,只有右路军人最少,在反复地骚扰和侦查,野兽人判断右路军能战之兵大概只有三千多。

    嘶叫大萨满示意兽王冷静,它张开了自己腐烂的嘴巴,喷出一股绿色的脓液,引起了大量的苍蝇围绕着它旋转:“不是……时候……圣杯!”

    “圣杯……圣杯……恶心的……蛀虫!他不会知道……森林……属于我们……天气……属于我们!”

    “雨季将至……圣杯的……末日将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