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战锤神座 第九十五章,大戏开锣

时间:2018-04-25作者:汉朝天子

    <content>

    深夜,琥珀大道五十三号。

    这栋独立的小楼已经被维罗妮卡建立保护法阵,寻常人根本无法闯入或者窥探内部的动静,而莱恩更是将许多充满着净化和圣洁之力的灰色符文刻印在许多隐秘之处。

    琥珀大道末端,高耸的巫师塔矗立在这条街区的尽头,守护着居住在琥珀大道的所有贵族们。

    所以住在这里,艾米莉亚很安心。

    女孩身穿着完整的女仆装,小心地坐在一边安静等待,这个女孩的身上有种奇特的能力,似乎只要她静止下来,就能和周围的所有景色完美地融入一体,寻常人很难发现这个女孩的存在。

    维罗妮卡就躺在沙发上,她正在一本魔法,一条白狼绒毯子盖在她的身上,美好的身线全部被遮住了,只露出一双裹着肉色丝袜的玉足。

    看了一会儿,莱恩还是没有回来,嘉兰女巫觉得有些无聊,于是她尝试性地挑起话题:“艾米莉亚?”

    “是?女巫阁下!”艾米莉亚小心翼翼地回答到。

    “你懂高哥特语?谁教你的?”

    “是我小时候父亲请导师教我的。”

    “导师?”维罗妮卡追问不停:“是哪个导师,叫什么名字?来自哪儿的?”

    “是来自努尔的一位导师,他……”艾米莉亚还待再说,莱恩回来了。

    “我回来了,维罗妮卡,艾米莉亚……凯瑟琳呢?”莱恩看了一下,没发现小学徒的身影。

    “凯瑟琳去睡了,我让她去的。”维罗妮卡的问话被打断了也不以为意,女巫只是指着莱恩那张哲♂学气息严重的脸:“我警告你,不要用这张脸靠近我。”

    艾米莉亚站起来:“让我来帮你卸掉易容吧,莱恩先生。”

    “好的,麻烦你了,艾米莉亚。”莱恩此时还是一副“范-达克霍姆”的样子,他坐在饭厅的木椅子上,艾米莉亚帮助他一点一点地把易容去掉。

    维罗妮卡将毯子掀开,翻身起来:“怎么样了莱恩?你打听到什么了?”

    “确定了,如果没有意外,唯美会的混沌祭坛,应该就建立在城外的孤儿院里!而贝尔特十有八九也躲在里面。”莱恩淡定地说道。

    “你确定?”维罗妮卡美丽的杏眼中波光粼粼:“告诉我莱恩,今天晚上的艺术沙龙你都遇到什么了?”

    于是莱恩简单地将自己的经历复述了一遍。

    “白肉……祭,唯美会这是使用那些孤儿和婴儿献祭!”维罗妮卡马上明白了:“献祭完剩下的,就是白肉!!!”

    白肉,就是幼儿的肉,是人肉!

    混沌祭坛在孤儿院内部就肯定了,因为没人会蠢到从孤儿院带孤儿到别的地方进行献祭仪式,那样太容易被人发现问题了。

    两个人的谈话让艾米莉亚听在耳中,不过小女仆显示出不符合年龄般的镇定,她帮助莱恩卸完了最后的一点妆,眼前的男人又变回了那个英俊帅气的亚琛人模样。

    “孤儿院……孤儿院……孤儿院。”维罗妮卡拉过一张木制椅子坐下:“那么我们现在就去搜查孤儿院?”

    “冷静!维罗妮卡!搜查孤儿院哪有那么容易?……艾米莉亚,谢谢,你可以去休息了。”莱恩先是从艾米莉亚的手中接过毛巾抹了一把脸,男人的精神有点疲惫,即使他是无惧腐化的基因原体,在亲眼目睹了色孽教派的集会之后还是会感觉不适的。

    “没关系,莱恩先生,我不忙。”艾米莉亚接过毛巾,轻轻摇头。

    “行,那我们继续,维罗妮卡,唯美会的孤儿院你知道有多么难搜查么?马林堡上议院有两个贵族参与了孤儿院的建设,他们也都在孤儿院中挂名,我们如果敢直接搜查孤儿院,孤儿院有权拒绝我们进入。”莱恩继续说道,他站起来在饭厅中踱步:“阿涅达主办的孤儿院本来就不是一个对外开放的组织,我们首先就不能强闯。”

    “你不是跟公爵阁下关系不错么?能不能请公爵给我们搜查孤儿院的权力?”维罗妮卡也知道这件事难办,于是女巫尝试性地问问。

    “请公爵给权力简单,我一句话的事,可是我敢断定,我从公爵那里拿到搜查权力刚刚出市政厅的大门,马上就会有人立即给阿涅达通风报信,到头来我们还是什么都搜不到。”莱恩眉头紧锁,他伸出一根食指:“一次机会,我们只有一次机会。”

    “只要一次失误,我们找不到唯美会是混沌教派的证据,我们就会被唯美会反过来驱逐,然后被马林堡列为不受欢迎的人,驱逐出境,舒尔茨阁下是公爵没有错,但是在马林堡,生意就是生意,上议院才是控制这个城市的主要组织。”莱恩的眼珠转来转去。

    “所以……我们需要同时满足以下条件。”维罗妮卡伸出三根手指。

    “第一,我们需要取得搜查唯美会孤儿院的权力,否则孤儿院有理由拒绝我们进入。”

    “第二,我们只有一次机会,失败就意味着任务失败,我们会被从马林堡中驱逐出去。”

    “第三,在搜查的过程中,至少我们不能在开头就让唯美会对此起疑,因为这样会立即引起阿涅达的警觉,唯美会在惊觉之后肯定会立即转移混沌祭坛和贝尔特本人。”

    维罗妮卡立即总结出了三个这次行动中的要点。

    饭厅里面陷入了沉默,莱恩和维罗妮卡仔细地推演了数种行动方式,可是每个方式的成功几率都不高。

    莱恩和维罗妮卡面临两个问题,第一是他和嘉兰女巫肯定已经进入了唯美会的黑名单,只要他们敢动,唯美会肯定是第一时间警觉。

    第二,要舒尔茨为两个人授权参观孤儿院容易,但是无法保密,舒尔茨无法私下授权,他至少要征得上议院那两个一起办孤儿院的上议员同意。

    “我们直接出现肯定不行,我们直接获得公爵阁下的授权也肯定不行,这种明知道孤儿院里面有问题却无法有所作为的感觉真难受!”维罗妮卡气得直跺脚,这种明明已经抓到了关键之处却无可奈何的情况实在是让女巫焦心不已。

    “冷静,让我再想想。”莱恩拉住了维罗妮卡的手,示意她冷静下来。

    看着自己男人镇定的样子,嘉兰女巫轻轻叹气:“总不能我直接召唤陨石吧?”

    “噗~你召唤陨石要多少吟唱时间?驻守在马林堡的两个传奇大巫师会感觉不到?”莱恩示意维罗妮卡坐下来,让她陷入死胡同的头脑冷静下来:“还有,你能召唤多大的陨石?能砸穿城墙么?”

    长时间的沉默。

    “我说……莱恩先生,维罗妮卡小姐?”艾米莉亚突然说话了,小女仆把一切的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听了一遍,然后才怯生生地说道:“我能提个建议么?”

    “你说。”莱恩点头。

    “莱恩先生,有些事你们不需要亲自出手,相反,如何向上议院的贵族们证明唯美会是混沌教派才是关键。”小女仆轻轻地朝着两个人说道:“如果证据在唯美会的孤儿院里,那就让所有人知道,就行了。”

    “让所有人知道?”莱恩仔细地想了想,他突然眼睛亮了起来:“有了!”

    “我有办法了!我有办法让阿涅达主动地打开混沌祭坛了!”莱恩站了起来,他已经想到好主意了。

    “这件事,我们需要利用一下洛普斯和阿尔弗雷德。”莱恩笑了笑得非常夸张,嘴角几乎咧到了最高处。

    一天后,马林堡神殿大学区,琥珀大道,市政厅,马林堡大公爵办公室。

    “艾德蒙,格雷迈尔,这里有件事我想和你们说一下。”马林堡大公爵范德古柏-舒尔茨拿出了一张申请:“这是正义教会马林堡分会发来的请求,圣殿骑士比埃尔霍夫表示听闻唯美会孤儿院中的儿童死亡率很高,深表关心,正义教会愿意捐出一些药和衣物,同时为孤儿院中的孤儿们提供神术救助。”

    “那些整天鼓吹正义的代价和无聊戒律的铁皮罐头们怎么突然发了善心?”艾德蒙-休伦嘟囔道:“总觉得他们没安好心,或许这位圣殿骑士也是阿涅达的爱慕者?”

    “艾德蒙!你又在发什么神经?”另一位上议员格雷迈尔皱着眉头,呵斥道:“难道正义教会主动示好也不行么?他们捐出了的这些东西可能会拯救更多孤儿的生命!什么时候你变成对什么东西都怀疑它和阿涅达有关系了?老休伦就是这样教你的?”

    艾德蒙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太过敏感了,年轻的伯爵只能道歉:“我不是这个意思,格雷迈尔阁下。”

    “既然你们都觉得没有问题的话,我就答应了。”舒尔茨见两个人都没有异议了,于是他就批准了这个要求。

    两位上议院议员都点头表示自己没有意见了。

    “哦对了,既然这样,那今天我正好也抽空一起去孤儿院那边看看好了。”

    圣殿骑士比埃尔霍夫顺利拿到了进入唯美会孤儿院的许可。

    于是,由一位圣殿骑士、两位牧师,十几个圣武士组成的队伍携带着一车的药、食物、衣服非常高调地前往城外的唯美会孤儿院,圣武士们人人脸上有光,得意地很,恨不得告诉所有的路人们,我们这是做好事去啦!

    圣殿骑士比埃尔霍夫的心情也好得不得了。

    就在昨天,最近在角斗场闯出不小名头的角斗士和流浪骑士洛普斯突然来到正义教会,提出他要向正义教会捐出一大笔自己的角斗佣金,希望正义教会能够帮他这个忙,捐助的对象是唯美会的孤儿院。

    洛普斯的理由是,自己听说唯美会的孤儿院里面孤儿死亡率很高,可能是因为他们吃不饱穿不暖,于是流浪骑士捐出一笔钱,希望通过匿名的方式捐助给唯美会孤儿院,并由正义教会代为转交。

    这年头,愿意做好事不留名的人不多了啊!正义教会当然很高兴,这件事对他们来说有利无弊,还能大大捞取名声和缓和与马林堡贵族们的紧张关系。

    于是比埃尔霍夫很认真地接下了这个委托,而且慷慨地表示自己绝不收取一点点佣金,也痛快地答应了洛普斯尽快完成的请求。

    事情也发展得很顺利,圣殿守卫阿尔弗雷德说他认识马林堡公爵,主动请缨去申请许可,阿尔弗雷德果然没有让比埃尔霍夫失望,他没花半天时间就弄来了许可,于是早已准备好多时的圣武士们就大大方方,光明正大地出发了。

    市政厅中的舒尔茨稍微计算了一下时间,觉得差不多了之后,他朝着自己空旷的办公室内喊道:“穆勒?”

    “有何吩咐?公爵阁下?”廷臣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犹如鬼魅一般地出现在舒尔茨的身边。

    “去请罗贝尔-巴约-坎德雷瓦爵士在市政厅门口带着我的亲卫队等待,我要亲自去看望唯美会孤儿院的孤儿们。”舒尔茨吩咐道:“还有,去请海神大主教奥德里奇阁下。”

    “是!”廷臣穆勒立即回答明白。

    目送穆勒走了之后,舒尔茨笑了,大公爵慢慢地拉开了自己办公桌下的抽屉。

    抽屉里面,放着一把由矮人符文工匠大师精心制作的短火铳。

    “好久都没有亲自动手,不知道这次有没有机会?”舒尔茨取出短火铳,然后又从墙上取下一把金色的长剑,鲜少有人见过公爵的身手,因为见过的人大多都死了,作为马林堡大公,舒尔茨每年都至少面临十次暗杀,但是没有一个暗杀者能伤害到这位旧世界最富有的商人。

    公爵的眼中闪烁着金色的火焰:“唯死是向,炬烛帝志,洞灭魍魉!”

    “拙不疑,则帝佑之!死帝皇事,粉身可往!”

    …………

    当这群圣武士们来到唯美会孤儿院的时候,他们才发现这个笼罩在迷雾和传说中的孤儿院非常地富丽堂皇,这座建在城外的孤儿院与其说是一个“院”,不如说已经是一座城堡了,高高的围墙上戒备森严,甚至还有护城河围绕将其拱卫其中。

    圣武士们虽然有些奇怪,不过他们还是敲响了孤儿院的大门,圣武士们洋溢着热情,他们觉得他们理所当然地会受到孤儿院的欢迎。

    可是事实让他们失望了,孤儿院并没有开门欢迎他们,只有看门人打开了大门上的小窗,他浑浊的眼睛充满着怀疑和敌意:“请问有何贵干?”

    “我们是圣武士!正义教会送温暖来啦!”</content>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