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战锤神座 第四十八章,米约登海文

时间:2018-03-15作者:汉朝天子

    “风暴要塞被攻破了?不可能,诺德不是号称北方的那几个要塞可以坚持几个月么?”有选帝侯下意识地说道。

    “有叛徒,蛮族人找到了风暴要塞最脆弱的地方。”卡尔-弗朗茨双眼铮亮,拳头握紧了,他把目光放在了正义教会大主教贝克曼的身上,示意他来说。

    “风暴要塞的城墙在长年累月地防御中,被混沌腐化浸染,长出了眼睛和触须。”贝克曼接口道:“在教会的主持下,我们将被腐化的城墙使用火焰净化,然后重新搭建。”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北方蛮族发动了攻击,他们不计代价地疯狂冲击风暴要塞……”皇帝点头:“事情是昨天晚上发生的,这支蛮族军队由熊人部落带领,酋长是‘碾压之熊’比瑞格。”

    “乌弗瑞克呢?”罗兰德问道,蛮族领袖太强大了,如果他登陆了,那么只有诺德国王能对付他。

    “乌弗瑞克的黑色旗舰还被诺德海军阻拦在海上,尽管诺德付出了惨重代价。”卡尔-弗朗茨摇手示意乌弗瑞克短时间是不可能登陆了,所以这件事不是当务之急:“当务之急,是尽快派遣援军,各位帝国的先生们,你们意下如何?”

    “沃尔里希将会迅速派遣援军,你们会见到更多的白狼骑士的!”沃尔里希选帝侯曼弗雷德第一个响应,他的领地紧邻诺德王国,如果诺德坚持不住,他的压力就很大了。

    和诺德相接的另外两个选帝侯也点头表示会派出援军,除此之外,别的选帝侯响应的速度却很慢,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皇帝的身上。

    “必须要救援诺德!”卡尔-弗朗茨知道这是所有人等他的表示,于是皇帝终于开口了:“巫师们对于蛮族的入侵早有预言,只是没有人想到风暴要塞会如此之快地陷落,现在,我们的军队已经完成了集结,必须将其余的蛮族人在登陆之前消灭,决不能允许这些邪教徒污染属于我们帝国的领土!”

    “一百五十年前的那场伟大圣战开端为何想必诸位十分清楚,其中一支混沌大军正是从诺德登陆的!”最后,卡尔-弗朗茨-弗雷德里希斩钉截铁地说道:“我们决不能重蹈覆辙!”

    议会厅内安静了,有些选候脸上有些不甘心,有些选候的脸上却理所当然。

    “有意思,托斯卡纳领愿意派遣援军!你们会看到公羊骑士第一连的!”翁贝托首先喊道。

    “阿尔道夫愿意派遣援军,雄狮骑士第三连愿意为了保护国家而战!”罗兰德也响应。

    “维尔茨的三百大剑士们愿意听从皇帝的调令!”这是维尔茨选帝侯的话。

    “奥登领的五百游侠们整装待发,听侯陛下的差遣!”奥登选帝侯也响应到。

    “金羊毛骑士团会派出第七分队支援!”伯恩领选帝侯“黑山羊”菲利普二世见到几个选候表态,也只能点头说道:“我们会为路过的军队提供伙食和驻扎地!”

    很快,绝大多数选候都表示响应。

    见到别的选帝响应皇帝的号召,正义教会大主教贝克曼不甘人后地表示:“正义教会的圣武士军团已经在前往诺德的路上了。”

    生命教会大主教竖起了权杖:“足够的牧师和医生很快就会安排就位,我们也会提供一部分军粮!”

    魔法教会大主教终于开口:“一个巫师团很快就会跟随军队出发,去消灭那些邪恶的萨满。”

    只剩下布雷西亚的选帝侯了,这个十几岁的孩子已经快被议会厅内可怕的压力弄哭了,他赶紧问自己身后的廷臣:“我要怎么办?”

    “你应该表示布雷西亚现在没有能力出兵,我们愿意交兵役免除税,我的阁下。”廷臣看起来反而比选帝侯镇定得多,可是想到兵役免除税,这位廷臣的脸上也有肉痛之感。

    这可是一项重税啊。

    见到选候们纷纷响应,卡尔-弗朗茨年轻英武的脸上露出了微笑,正是这种精神让帝国延续至今。

    一个种族,一个国家,一种信仰,建立了人类帝国。

    有这种坚强的意志和坚定的信念,人类帝国绝不会灭亡。

    会议结束之后,卡尔-弗朗茨从议会厅中出来,还未来得及坐下,侍从就快步走近:“陛下,大巫师拜尔沙泽-盖尔特求见。”

    “叫他进来。”

    “是。”

    很快,伴随着非常沉重的脚步声,一位穿着发光魔法斗篷,闪耀的饰金长袍和黄金面具的“人类”走了进来:“陛下!”

    卡尔-弗朗茨凝视着来者的身影,他不止一次地怀疑,眼前的这个巫师已经不是人类了。

    然而他不得不屡次对他委以重任,因为拜尔沙泽-盖尔特实在是太优秀了。

    他来到帝国区区数年,就成为了帝国的最高炼金师,他改进黑火药配方,这极大地缓解了帝国皇家火炮学院和帝国皇家巫师学院之间的矛盾和敌意。

    实验室的一次大爆炸几乎结束了他对知识的追求,在爆炸后的金光中巫师们救起了盖尔特,许多巫师想给他治疗伤口,但他命令他们离开。

    从那天起盖尔特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他永远戴着一副黄金面具,任何人都见不到他的表情。

    “我不知道能不能信任你,盖尔特。”皇帝沉声说道:“可是现在的情况,我必须要信任你,你知道的,格尔曼是火系大巫师,现在已经是隆冬季节了,他的魔法在北方并不见得很有效。”

    “你当然可以信任我,我的陛下。”金属摩擦的声音加深了皇帝的怀疑,卡尔-弗朗茨将自己脑海里面冒出的奇怪念头甩出脑袋,他知道既然要将任务交给盖尔特,自己就必须信任他,没有将任务交付给他又不信任他的道理。

    “那好……”

    一天后,诺德王国,米约登海文。

    满脸风霜的莱恩终于来到了诺德王国西海岸最大的港口城市,米约登海文。

    天蓝色的晴空万里无云,今天是个难得的好天气,米约登海文的城门口人来人往,大量的马车和人流不断地出入着城门,守门的士兵一色的胸甲和长枪佩剑,米约登海文领主伯爵艾尔伯特-贝克的三叶家徽旗帜悬挂在高高的城楼上。

    和劳恩的相遇注定是短暂的,公爵之子作为使命骑士肯定要继续自己的圣杯之路,莱恩则是要尽快前往米约登海文的白狼神殿,询问有关于古圣的事,所以两个人晚上聊了很久,第二天一大早就各自分别了。

    临行之前,劳恩送给他一枚带有跃立雄狮徽记的金币,告诉他任何时候去康涅特作客,他都会亲自相迎,带莱恩享用最棒的美酒和佳肴。

    不得不说,遇到投缘之人是非常难得的,和劳恩的短时间接触,两个人就像相遇了数年的知己一样,无话不谈,作为交换,莱恩也将自己身上的狼牙挂坠送给他:“这是我从白狼之主那里得到的赐予,虽然我没有像你那样显赫的家世和耀眼的财富,不过只要拿着这个,我也会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一言为定!”劳恩丝毫没有嫌弃,很真诚地接过。

    “一言为定!”两手相握。

    两人分别之后,莱恩从山上一路往下,破碎的链甲已经不能穿了,他将链甲收起,在小溪边洗去血污,换回了诺德贵族服饰,然后从容地下山,经过一天多时间的山路,他终于赶到米约登海文。

    此时,河流已经开始结冰,内河的船只没有办法行船了,一路上莱恩倒是见到不少路人,他们大多是商人和市民,也有少量的农民进城,见到一位贵族居然独自一人行走在野外,路人们虽然有些奇怪,不过还是对他礼让三分。

    “对了,你们听说了么?”路上有一伙儿村民正在讨论着什么:“最近从东边来了一个女巫阁下,就住在米约登海文的黄油啤酒旅馆里面。”

    “啊?!一位女巫阁下?”一个背着柴火的农夫张大了嘴巴:“真是难以置信!”

    “嗨~还别说,这位女巫阁下的人真是不错,最近不是在闹热病么?”挑着菜的农夫说道。

    “是啊!我们村有一个得了热病,没两天就死了。”

    “那位女巫阁下主动配置药剂给我们这些村民治病耶!只要我们找到原材料就好了!价格超级便宜!我就知道那些令人作呕的医生们就懂得勒索我们!”

    “这么好?听起来真是太棒了。”

    “而且除了这个,这位女巫阁下还会配置别的药剂,我们村里的那头耕牛长了脓疮,眼见着要死了,就是她配置药剂帮我们治好的,她真是我们村的恩人啊!”一个农夫说道。

    “不知道这位女巫阁下还会停留在这里多久?”

    “应该还会停留一段时间,只是……”

    “哎呦,能多留一会儿也是好的,只是什么呢?”挑着柴火的农夫急了,连忙问道。

    “只是昨天又来了一个女巫阁下就住在她的隔壁,她啊,就完全不一样了,脾气又坏,又喜欢赶人,去求助的人全被她赶了出来~”说话的农夫看起来心有余悸的样子,然后又是愤愤不平:“我说女巫之中果然还是分好人和坏人,你说是吧?”

    “那是当然,当然!”

    昨天又来了一个女巫?脾气坏?喜欢赶人?莱恩听着有点想笑,他知道那个新来的女巫是谁了。

    可是那个早就出现的女巫又是谁呢?

    “嘿!天啊!农业女士在上,那个讨厌的女巫就站在城门口!”两个农夫看着城门口,小声地讨论道:“她不会拒绝我们进城吧?”

    “怎么可能!快,我们快点进去就行了。”两个农民低下头,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城门口,特蕾莎正拄着法杖,看着如织的人流:“班达,其实你不用陪伴着我站在这里,这只是在浪费你的时间。”

    “莱恩先生救过我,我觉得我有义务等待他,不是么?”班达尽可能地将自己的腰杆挺直,他全身上下穿着崭新的链甲,背后的双手大剑光亮如新,头发和脸蛋都仔细地梳洗过了,很显然,他在尽可能地展现自己。

    “……”特蕾莎没有接话,她感觉自己的心情很焦虑,末日公牛是何等存在她自然在天穹堡的卷宗里面见过,所以她的脾气特别不好。

    班达站在女术士身后,他贪婪地呼吸着特蕾莎身上传出的芬芳,薰衣草的香味几乎让他迷醉,站岗的工作不仅不辛苦,反而对小佣兵来说是一种享受,至高无上的享受。

    如果那个白狼骑士在野外多留几天就好了,看着特蕾莎的背影还有她闪动着光影的黑色长发,班达的心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

    血斧佣兵团“成功”护送特蕾莎抵达了米约登海文这个地方,合约也在维尔特的坚持下宣布中止,不过特蕾莎还是付给了血斧大部分的佣金,在这个可怜的佣兵团严重减员之后,尽管维尔特从佣金中取出一笔钱作为抚恤费用,每个人能分到的还是不少了,班达趁机在城中的铁匠铺买了一套现成的链甲,然后又将自己打扮一新,这两天的所有时间他都陪伴着特蕾莎站在城门口。

    他真希望这样的日子能长一些。

    只是理智告诉小佣兵,这是不可能的事。

    他为什么能充当特洛维克女士的护卫呢?

    因为那个叫莱恩的骑士还没有回来。

    可是如果他回来了呢?

    班达已经理所当然地将自己代入到女术士护卫职责中去了。

    看着特蕾莎窈窕的身体,班达还在继续着自己的思考:如果莱恩活着,那么不日他就会归来,那么特洛维克女士就会跟着他离开,自己作为血斧佣兵团的团员就要离开她。

    如果莱恩失踪,那么特洛维克女士很有可能去找他,或者返回天穹堡,他也找不到好的理由跟随。

    那么,如果莱恩死了呢?

    这个念头才刚一冒出来,小佣兵自己把自己吓了一跳:不可以,不可以,无论怎么说,莱恩先生都救过我的命啊!

    可是另一个声音突然说道:那又如何,你不是最讨厌这种贵族出身的骑士么?他死了最好!反正又不是你动的手,和你有什么关系?

    一瞬间班达出了不少汗,在隆冬的寒风吹拂下他下意识地缩了一下脖子。

    可是这个念头一旦生出来,就怎么也去不掉了。

    就在小佣兵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他身前的女术士突然惊叫一声,声音中饱含着止不住的惊喜:“莱恩!!!”

    穿着高跟长靴的大长腿快速摆动,特蕾莎在卫兵们惊讶的目光中冲到了来者的面前,脸上的表情在惊讶和惊喜中摇摆不定,想要靠近,又带着一点犹豫。

    “你没事吧?”女术士一身天蓝色的大衣,俏生生地立在男人的身前。

    “我没事,我说过了,我答应过你会活着回来的。”莱恩的脸上还有些伤痕,不过男人还是挤出微笑,告诉特蕾莎自己没事。

    “是啊,我一直都相信你~”堆积在心头的大山被搬走了,特蕾莎情不自禁地展现出了灿烂的笑容。可是她马上意识到什么,于是抬高了下巴:“有资格当我的合伙人,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死去?”

    高山上的雪莲花盛开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