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战锤神座 第四十章,隔阂和间隙

时间:2018-03-04作者:汉朝天子

    ps.本书群号725051233,欢迎大家来交流吹水。

    莱恩很快就放弃了拔剑。

    因为他能够感觉到强大的魔法能量正在商队最后的阵地之中汇聚。

    女术士出手了。

    经过了漫长时间的准备,女术士终于汇聚了足够的法力,不同于之前蓝色的冰系魔法能量,这次特蕾莎周身凝聚的魔力重现出耀眼的金红色。

    “心灵狂啸!!!”

    群山震动,森林战栗。

    这就是嘉兰议员目前掌握的最强法术,七环心灵系魔法,心灵狂啸。

    一种从灵魂深处传来的恐惧感在商队所有幸存者的脑海中如针扎一般刺痛着他们的神经。

    数道弧光围绕着特蕾莎美好的身段,然后随着女术士的动作以她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扫过整片森林,金红色的波纹扫过树林和土地,所有的火把都在瞬间熄灭,山呼海啸中,所有冲入营地中的野兽人痛苦地抱着头蹲下,意识海中的金红色的闪电灼烧着它们的灵魂,很多角兽在痛苦中连武器都丢在了地上,更弱小的劣角兽和混沌战犬还有剃刀兽甚至失去了抵抗之力,它们那脆弱的脑袋像气球一样爆开,炸出无数血花。

    商队众人也受到了严重的影响,实力弱小的佣兵们同样捂着脑袋哀嚎不已,只有精英阶的几个人能够忍受着精神上的强烈冲击勉强行动,趁此机会,罗斯特和艾克等人捂着脑袋,将营地内失去抵抗力的野兽人纷纷击杀。

    “快!我的魔法持续不了多久了!”特蕾莎脸色苍白,她连忙朝着莱恩喊道,然后又催促着佣兵和护卫们:“快,动作快点!”

    “嗷嗷嗷~~~”女术士话音刚落,森林的深处传来高亢的吼叫声,在黑暗之中,一面血淋淋的战旗从茂密的针叶林中升起,这面战旗完全由人皮制成,战旗的顶端挂着一个人头。

    这种吼叫声似乎能够穿透人心,原本打算追击的商队众人感受到了深深的恐惧感,一种渗入骨髓内部的冰寒感觉贯穿全身,他们不由得放慢了脚步,畏惧不前,好像森林深处有可怕的存在。

    “啊?!”艾斯特尔定睛一看,语气颤抖地喊道:“那是?”

    “那是什么?”罗斯特捂着肋下,一片漆黑,他什么都看不清楚。

    “那是德鲁伊的头,植树者死了,他的皮被做成了旗帜,他的头成了战利品!”半精灵有着黑暗视觉,可是他现在宁愿没有这样的能力。

    那可怕的景象让他本就疲惫的身体已经丧失了追击的斗志。

    听见了吼叫声之后,所有没死处于晕眩中的野兽人们精神一震,它们纷纷扔下了武器,挣扎着逃回森林之中,声音渐渐远去,在声音消失在最远处时,莱恩感觉到有无比污秽和混沌的视线从他的身上一扫而过,然后隐去无踪。

    “那是什么?混沌的大魔么?如果是,那么我们所有人都不可能幸存。”莱恩能感受到那可怕的力量之中充满着狂暴、嗜血和污秽,那个东西大概就是尤里克所说的大不净了。

    敌人是信奉血神的野兽人战帮,这还在莱恩的接受范围之内,血神的信徒不喜欢集团活动,莱恩也放弃了追击,在黑暗的环境下去森林里面和野兽人捉迷藏无异于自寻死路,见到野兽人退却了,莱恩回到了营地。

    一阵恶臭的鲜血的味道传入他的鼻腔。

    是,是野兽人退却了。

    营地里没有胜利的喜悦,没有美酒和赞歌。

    有的只是地上无数的尸体和一片狼藉的营地,莱恩在尸山血海中艰难地前进着,他在旁边的土地上看到一个佣兵,佣兵的身体有数个致命的创口,而且被啃食得乱七八糟,但是莱恩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他正是之前和莱恩在码头起了冲突的西蒙,此时小佣兵已经涣散的双眼说明了一切。

    “呜呜呜呜~西蒙~西蒙!!!你醒醒啊,醒醒啊,我是班达啊!快起来,我们不能在这里待久,你快起来啊!”一个年轻的身影出现扑在了尸体上,嚎啕大哭。

    “……班达?起来吧,他已经死了。”莱恩站在班达的身后说道。

    小佣兵没有理他,只是在不停地嚎泣。

    血斧佣兵团在这一仗中损失惨重,现在这个佣兵团能站着的只有十几个人了。

    莱恩没有再管他,因为人群聚集处已经发生了激烈的争吵,维尔特站在特蕾莎的面前,语气中充满着怒火和悲凉:“特洛维克女士?你当初和我承诺过的。”

    “……。”特蕾莎在艾米莉亚的搀扶下勉强站着,她脸色苍白,紧咬着嘴唇,面对维尔特的质问,女术士说不出话来。

    “你当初和我承诺过的!!!”维尔特扔下双手大剑,状若疯狂地冲下来要接近女术士的身体,女术士下意识地往后退,美艳的脸蛋上甚至出现了一丝不安:“我不知道……”

    “好了维尔特,你稍微冷静一些,事情变成这样,我们也不想的。”莱恩赶紧拦住了维尔特,他能感觉到周围的佣兵们都带着这种敌意的情绪。

    “特洛维克女士,请你记得血斧佣兵团,我们离开凛冬城的时候,是满编五十人,留守两人。”维尔特再也不顾莱恩的身份了,三十多岁的副团长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声音沙哑:“现在呢?我们只剩下十三个人了,你当初是怎么说的?我需要你们担任我的护卫,我也会用我的魔法保护你们?”

    “可是现在呢?你自己都无法保护自己,于是就让我们血斧用性命去填?”

    “当时在卡尔岑海文我就问您,你亲口告诉我们不会再遇到这样的战斗了。”

    “我们需要一个说法,特洛维克女士!!!”维尔特靠了上来,不过很快就被莱恩拦住了,白狼骑士脸色平淡:“注意你的态度,佣兵!否则我将履行我的职责。”

    维尔特把目光放在莱恩胸前的白狼骑士徽章上,然后就是难堪的沉默,他终于冷静下来:“我等待着你给我一个说法,特洛维克女士。”

    “我会给你,还有你身后的血斧佣兵们一个说法的,维尔特先生,但是请你为你之前的无礼向我道歉,请你记得,如果不是我的法术,你们不可能幸存下来。”有莱恩在身旁,女术士恢复了冷静,她轻轻地将艾米莉亚推开,示意自己没事了。

    “我为此道歉。”维尔特头也不会地走开了。

    莱恩正待着说什么,特蕾莎却轻轻地将自己的身体倚在他的身上,在他耳边低语道:“扶着我,我的魔力用尽了。”

    莱恩点头,强有力的臂膀扶住了女术士的胳膊——尽管他的身上也都是鲜血,特蕾莎也只是皱眉,没有推开,莱恩拉着女术士躲到了远处。

    灰刃比尔格出现在奥利弗的面前,他用着低沉沙哑的声音朝着奥利弗说道:“灰刃在这一战中折损了十六个小伙子,我们要求得到足够的赔偿。”

    “我们会支付这一笔钱,按照约定的那样。”奥利弗皱眉,商人的契约精神告诉他这个时候必须点头,可是理智告诉他,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不,是足够的,赔偿。”比尔格的脸色也非常难看,经此一役,他的佣兵团也元气大伤,他需要从商人这里敲诈到更多钱:“奥利弗先生,之前的价格是之前的价格,现在情况不同了,你可没有告诉我们,货物里面有海心石,你这是欺骗,灰刃损失惨重,我们要求得到应得的价格。”

    言下之意,他要加价了。

    “比尔格,这不符合约定!”奥利弗艰难地说道。

    “是的,现在情况不同了,奥利弗先生,如果你还想要得到我们的保护,就请加钱。”比尔格再次紧逼道,他的脸上充满着狂躁和贪婪。

    见到海心石之后,是人都起了贪欲之心。

    于此同时,佣兵们之间也突然爆发了争吵。

    “如果不是你那个时候没开枪掩护他,西蒙就不会死了!”班达首先挑起了话头,他把矛头指向了一个商队护卫,那个护卫正是一直跟随着奥利弗的马瑟。

    “臭小子你懂得什么?”

    “够了,都怪你!”

    “你嘴巴放干净一点,小杂碎!”

    争吵有愈演愈烈的情况,尤其是在几位流浪骑士加入之后,争吵逐渐升级:“马茨先生,请把海心石交出来,我们为了保护你流了血,海心石理应属于我们商队的所有人,不是么?”

    “正是,马茨先生,请将海心石交出来。”几个流浪骑士拿着剑盾靠近,嘴里说着毫无逻辑的话语,只有艾克站在远处,脸上充满着犹豫。

    “你们休想!”艾斯特尔作为马茨雇佣的护卫理所当然地站了出来,和这几个流浪骑士对峙。

    护卫们将马茨护在中间,另一边则是几个流浪骑士,其中那个被野兽人刺穿了肩膀的流浪骑士古德森的表情最为疯狂,似乎身上的伤势也在侵蚀着他的神经,他已经利剑出鞘,毫不讲理地靠近:“要么交出货物,要么死!”

    “够了!!!”一声怒喝让所有人都回过了神,莱恩将特蕾莎扶住,朝着众人怒喝道:“我不管你们现在是什么情况,想要协商什么,都别在这里协商可以么?你们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满是鲜血和尸体的营地告诉他们这个时候确实不是说话的地方和时候,可是他们就觉得没由来地感觉到愤怒和狂暴,似乎不将眼前存在的一切撕碎就不罢休,焦躁、愤怒和仇恨的情绪在人与人之间疯狂蔓延,每个人都像个火药桶,一点就炸,恨不得将一切杀光才算完。

    莱恩深知,这就是混沌的腐化,它们总是在不经意之间就渗入人的内心,混沌的可怕之处不是强悍的战斗力和毁灭,而是在不知不觉中侵蚀人心,很多英勇的士兵在战场上打退了混沌军队的进攻,却在战后饱受腐化折磨,并最终堕落为混沌战士就是这个道理。

    尸体和血腥味对于食腐生物来说如同黑夜中的明灯,又像是致命的诱惑,更别说会引来亡灵和别的生物了。

    被莱恩这么一吼,众人暂时停下了争吵,他们草草地将尸体火葬然后掩埋,收拾了一下东西,经过如此血战,商队众人也没有心思再休息了,决定连夜赶往斯卡维尔山山峰上的高山堡垒。

    马车损毁严重,马匹损失大半,可是货物大多完好,这使得减员过半的商队马车处于捉襟见肘的情况,众人重新打起火把上路,于之前不同的是商队的护卫和佣兵们泾渭分明,彼此之间报以谨慎的目光,护卫们对于尾随在商队后的流浪骑士们更是报以警惕的目光。

    隔阂,渐渐产生……

    黑暗的森林中,植树者艾尔德拉德的头颅正悬挂于野兽人的战旗上,他的脸上还保持着频死时的绝望和恐惧,这对于野兽人来说,真是再适合不过了。

    战旗下,被盛满了鲜血的祭坛和装满了德鲁伊骸骨的宝座为所有的野兽人供奉着,一个神秘的符号位于祭坛的正上方,在黑夜中散发着鲜红色的光。

    “廉价的……祭品。”身形巨大的牛头怪在黑夜中穿梭,微弱的月光照在它猩红的面部上,面部的铠甲直接嵌入它的脸上,血肉模糊地焊接在一起,它正是之前和艾尔德拉德战斗的那个牛头怪,它的体型比起其他的牛头怪都要大整整一圈。

    别的野兽人围着它,匍匐于地,显然,它就是这个野兽人战帮的兽王。

    “没有祭品……得不到……恩赐,没有祭品……需要……祭品。”巨型牛头怪举起了战斧。

    寒光闪过,一头牛头怪就这样直接被削掉了脑袋,巨大的牛头滚落在一旁,充满着污秽的血色能量从上面释放而出,在黑暗的虚空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回应了这场祭典。

    “这个小礼物……如何?”

    血神从不问鲜血的出处。

    “不够,继续……”又几个牛头怪掉了脑袋,即使如此,所有的野兽人依旧不敢有任何动作,还是匍匐于地,等待着兽王的下一步动作。

    “敌人……两个……女巫没有战力……那个白狼骑士才是……让血神愉悦的祭品……”当巨型牛头怪连续杀死了足足十二个手下之后,它终于得到了神秘存在满足的回复。

    “明天……我将和白狼骑士……决一死战。”兽王举起了巨大的战斧,高高地指向了天空,突然怒吼道:“血祭血神!颅献颅座!!!”

    “血祭血神!颅献颅座!!!”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