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战锤神座 第二十六章,出发

时间:2018-03-01作者:汉朝天子

    两天后,商队出发了。

    近三十辆马车,上百匹马匹,百来人的队伍浩浩荡荡地出城,哈拉尔德站在城楼上,眼神不善地摇摇头,这些商队本来都会在他的港口出海,他就可以收到一大笔税金,然而现在因为封港一切都毁了,他只能从这些商人的手上狠狠地捞一笔,然后放任他们离去。

    “鲍里斯先生,你们这是?”莱恩发现血斧佣兵团的团长鲍里斯和几个伤员收拾好了东西,朝着另一个方向离开。

    “我们?”鲍里斯尴尬地笑笑“我们几个人可能在路上帮不了你什么了。莱恩先生,我原本以为我还可以出一些力。可是……”

    说完,鲍里斯有些欲言又止,很显然他在与野兽人战斗之中的伤势没能完全恢复。

    交流之后,莱恩得知鲍里斯打算带着包括班达在内的伤员们先行返回诺德王都凛冬城养伤,会有几个健康的佣兵随同看护。

    “我明白,祝你们好运。”莱恩理解他。

    “还有,替我转告特洛维克女士,我们血斧佣兵团欠她们嘉兰的人情,已经还清了,未来我们不希望和她们再有什么联系了。”鲍里斯的脸上说不出是什么表情,他慢慢地移开了目光,看着回去的路,声音中包含着哀伤“嘉兰议会给了我们很多,可是对我们的索取更多,一切是该结束了。”

    “行,我会替你转达的。”莱恩没有说什么,施法者们挟恩图报不是稀奇的事,他只是目送几个人离开。

    比尔格率领的灰刃佣兵团行走在最前面,他本人更是骑着一匹快马领先车队半个小时的路程,然后是护卫和血斧佣兵团,接着才是商人和女术士还有莱恩他们所在的中部,最后尾巴则是由护卫和几个流浪骑士负责机动调配。

    才离开城镇时间不长,路并不好走,马车车轮不断地碾过一些小石头和凸起的路边,震痛的马车里面的少年。

    “啊啊啊啊啊!疼疼疼!!!”马车里面的少年大声喊疼,他的一条手臂缠满绷带,挂在胸前,显然是伤势不清。

    是血斧佣兵团的班达,小佣兵在码头一战之中受了伤,现在只能坐在车里面休息,所幸不是很严重,只是硬伤。

    “我说西蒙,听说之后卡尔岑海文的领主大人举办了宴会哦!你有去么?”班达觉得很消沉,他躺在病床上无数次地想想特洛维克女士会去探望他,可事实是女术士自始至终没有出现过。

    “我没去,我哪有机会去?那可是‘高等人’去的地方,我们这些人哪有资格?”西蒙摇头“倒是团长和副团长都去了,他们说就是一个正常的宴会而已。”

    “是啊,团长喝到第二天早上才回来。”班达望着马车外面乌云密布的天气,叹气道“我还算运气好,捡回了一条命,汉斯、瑞姆、鲍尔默他们都已经……”

    小佣兵想起了之前死去的佣兵团伙伴们,和野兽人的那一战,血斧佣兵团的人数从五十几人变成了现在的三十多人,有二十个人永远地离开了他们。

    “其实……团长昨天回来的时候说他后悔了,他后悔接下特洛维克女士的这个委托了,这其中我们付出的代价真的太大了。”西蒙检查着自己的手弩,并且给自己的短剑上剑油。

    “对了,那个……特洛维克女士有没有……”班达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

    “没有,倒是那个骑士……好吧,莱恩先生有问你恢复得怎么样了。”西蒙提到莱恩的时候脸色不太好看,他认为那天在码头上被逼向老兵道歉实在是不光彩的事。

    车队继续行走着,目前的这一段路暂时还是安全的。

    “好像又要下雪了,这天气。”莱恩骑着自己的高头大马松果,他能感觉到天色始终不见好转,心里隐隐有些担心。

    昨天在宴会上,维拉尔德告诉了他一个很不好的消息,北方的蛮族再次集结了部队大举南下。

    这还不是问题所在,毕竟多年以来诺德人都习惯和整天和北方蛮族打仗了。

    真正让莱恩在意的是,维拉尔德的一句话。

    “风暴要塞的城墙被发现产生了某种变异,在城墙的一些常年受到攻击的位置,守军发现了城墙长出了眼睛和触须,似乎有了自我意识,正义教会认为这是由于城墙长年受到那些混沌信徒的血肉侵蚀所致,所以在正义教会的主持下,风暴要塞的城墙将被大火烧灼之后拆了重建。”

    可偏偏这个时间点北方蛮族来袭,莱恩觉得这其中可能有些什么联系。

    算啦,一时也想不清楚,男人摇摇头,将乱七八糟的念头甩出脑海,这才发现有些雪花从自己的头发上被甩下。

    又下雪了。

    “一体制衡的导师,最近的天气真是有些奇怪啊。”莱恩随口朝着骑在路上的德鲁伊笑道。

    是的,这次的行程中,那位脾气不太好的德鲁伊“植树者”艾尔德拉德会和众人一起前行,原因也很简单,德鲁伊被维拉尔德驱逐出了卡尔岑海文,暂时没有容身之处,于是他和奥利弗约定,跟随商队一起出发。

    “自然的低语需要被聆听,她在哀嚎,可怕的风暴正在席卷……”艾尔德拉德神念叨叨地低语道,然后莱恩马上就打断了他“够了够了,自然的导师,请用浅显易懂的语言说好么?埃尔德里奇先生就不会像你这么难交流。”

    “埃尔德里奇?你认识他?”德鲁伊有些疑惑,然后点头,口气还是很不好“是混沌能量,混沌能量正在吹拂着天空,导致了现在的多云多雪。”

    “古树行者”埃尔德里奇是自然教会的几位在外行走的“代行者”,莱恩会和他认识也说得通。

    “呵呵~”莱恩只是眯着眼睛笑,自然教会的这群人真的不讨人喜欢。

    当摘个果子,穿衣服这种行为都能被解读为对自然的冒犯的时候,当这群人为了所谓的“自然平衡”可以直接践踏公民财产独立自由的基本王国法律的时候,莱恩相信任何人都很难对他们升起好感。

    和那些小动保们多么相似啊。

    古树行者和莱恩的“交流”也是颇为愉快,因为莱恩将他吊在了树上之后,他才愿意和莱恩好好地说话。

    话不投机半句多,莱恩注意到队伍后方的那几个流浪骑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溜到队伍的中间了“先生们?你们不是应该在后面,注意队伍后方的安全么?”

    为首之人正是艾克,他正试图想要窥探队伍正中间的马车里面有什么货物,听见莱恩的话,他讪笑道“骑士大人我们这才走到哪里,还没有进森林呢,你看我们是不是……”

    “请认真履行你们的职责,这次我就不和你们计较,任何时候请保持至少有三个人在队伍的末尾!”莱恩没好气地说道。

    王国骑士的话语还是非常有效力的,几个流浪骑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点点头,回到了队伍的末尾去。

    马匹旁边的马车帘子掀起“如果不是有莱恩先生压阵,我真的不太敢和这些家伙们同行啊。”

    “奥利弗先生肯定知道,他们偶尔也会干些别的活计。”商人和骑士都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两个人相对而笑。

    “我又不介意多收下几副新的铠甲和战马。”莱恩打着暗语。

    “我也不介意帮莱恩先生介绍一些买家把东西出掉,我可以不收佣金。”奥利弗也对上了暗号。

    似乎达成了默契。

    “啧!肮脏的交易。”另一边的马车上传来了女术士淡淡的鄙夷声。

    经过两天的休息,女术士的身体已经恢复了不少,莱恩已经能感觉到她身上强烈的魔力波动了。

    听到特蕾莎的声音,奥利弗马上下意识地闭口不语,倒是莱恩将话题岔开“外面下雪了,你注意保暖哦。”

    “如果外面太冷了你也可以来马车里面休息,好了我要冥想了。”女术士美艳的容颜在帘子内一闪而过。

    “呼~真的好冷啊!”一个黑袍大汉从后面骑着马靠了上来“就算在我们部落的山上,而不会在十月份时就有如此寒冷的天气。”

    这位黑袍大汉的脸上涂着一块油彩,两鬓的头发剃得干干净净,头顶的头发打成了一束束脏辫,他的胡子也是如此——浓密的长须全部扎成小辫并散在胸前。

    他的身上穿着厚厚的皮甲,然后是棕色的鹿皮大衣,一些动物的牙齿被串成项链挂在他强壮的胸膛上,他身后背着长枪和长弓,腰间别着短刀,看起来年纪不小,肤色偏黑,容貌老气,眼角的皱纹正因为主人的哈哈大笑而舒展着“你就是白狼骑士‘大锤’莱恩吧?我知道你。”

    “你是?”黑袍大汉知道自己不会奇怪,诺德王国对于莱恩的宣传是主动推动,他在这个地方的知名度很高。

    “哈哈~我是罗斯特,来自苍狼部落,是奥利弗先生雇佣我来当他的保镖。”黑袍大汉很豪爽,他解开腰间的水壶,瓶塞拧开浓浓的酒味就从其中飘出“来一口么兄弟?”

    “不用了,谢谢,我一般不空腹喝酒。”

    “那可真是遗憾。”罗斯特拿起水壶就灌了一大口“这可是我们部落的萨满祝福过的美酒,是用麦芽酿制的哦!”

    “部落,萨满?你是,北边来的?”莱恩看着罗斯特粗壮的臂膀,他的身高一米九,如果说身高一米八的莱恩是看起来身材匀称,其实很结实的那种类型,那么罗斯特就是完全的人高马大,肌肉猛男了。

    诺德人中这样体型的不少,不过涂油菜和系着脏辫的就不多了。

    “是,来了好几百年了,我是蛮族人。”罗斯特很自然地摊开双手,然后马上补充道“是受到册封的蛮族人,我们的上一代族长莫瑞可是在法沙之战中表现活跃,被路德维希陛下册封为帝国骑士的哦!”

    怪不得这个蛮族人敢大摇大摆地出来活动,原来是已经得到了官方的认可是么?莱恩如是想到。

    北方蛮族并非一直以来都崇拜混沌邪神,他们也曾经拥有自己的神祇和自己的信仰。

    在混沌降临之后,北方蛮族确实是最早跪伏于邪神脚下的那批人,这除了距离混沌之门最近的原因之外,北方废土的环境实在是太过恶劣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北方废土实在是太冷了,如果说诺德这边一年还有三个月的时间温暖的话,北方废土终年严寒,土地几乎无法耕种,生活总是非常困难。

    即使是绝大多数蛮族人选择了臣服混沌,还是有少数蛮族人不愿意向混沌屈服,于是选择离开自己的家乡,内迁的蛮族部落在诺德的领地之内有不少,他们大多不愿意前往城市和别人混居,所以在国王的允许下,他们建立自己的聚居地,在高山的山峦或者荒凉的峡谷内生活,很多部落还保留着最原始的信仰,甚至莱恩还见过对野兽之神的祭祀仪式,须知野兽之神已经在混沌降临时陨落了,可这些部落们还是坚持这种习俗。

    不过这个东西也说不准就是了,因为神祇是非常强大的存在,祂们很难在真正意义上死透,有一些神祇会给自己留下转生的手段,还有的神祇会选择放弃一部分力量保全自己并假死。

    就算神祇本体陨落,只要祂的部分力量尚存于世,一切就还有转机。

    “这样啊……几百年来,你们都过的还好么?”莱恩看着远方那笼罩在雾气之中的霍达兰山,山脉算不上特别高耸巍峨,可是却蔓延甚远,其中不知道还有什么东西在等待着他们这些人。

    “还好吧,在这里,日子虽然艰苦,不过有伟大的冰雪女士和我们同在,也能维持下去。”罗斯特用手接住一片雪花,并将其贴在自己的脸上,任其缓缓融化“是女神的力量庇护了我们免于堕落。”

    “可是你们的女神也自此长眠不醒了。”莱恩低语道,冰雪女神总是长眠,除了偶尔能从梦醒时的女神处得到些许神谕以外,蛮族人实际上什么好处都没得到,却要贡献出大量的信仰和祭品。

    真是令人讽刺啊,不是么?

    可如果没有信仰,人类将无法有力地团结在一起,没有信仰,人类将无法鼓起勇气对抗无比强大的混沌邪神和黑暗的侵蚀。

    “信仰让我们强大。”艾斯特尔骑着马在众人的身边出现,半精灵骑着高头大马,带着兜帽和产自精灵的精美月白色斗篷与鹅黄色长袍,形态优雅,语气舒缓“比尔格传来了消息,我们今晚可以在预定的位置留宿,那里没有人,只是……”

    “只是什么?你别告诉我没有人,但是有魔物啊!”坐在马车车头的奥利弗夸张地大叫道,护卫们和佣兵们听了轰然大笑,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艾斯特尔的身上。

    他们也在等答案。

    “那个留给猎人和过往商队留宿的破旧村庄被破坏了,很严重,我想……可能我们其中很多人晚上都要露天睡觉了。”半精灵脸上还是在笑“所以,大家动作快一些,尽早赶到宿营地,我们就可以尽量修补一些房屋以供晚上所有人居住!”

    “那好!加快脚步喽!”

    “快快快!”

    “加速~”

    当太阳在山头上留下了最后的余晖时,庞大的车队终于接近了今晚的宿营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