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弃士 第一百六十一章 无奈

时间:2018-02-07作者:箫杭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如果此刻马王爷站在贺子峰面前,肯定会被吓个半死,就这么一人半高的层面,贺子峰楞是旱地拔葱蹿了上去,跺脚的那会,地面都似乎微微震动了下,那石板地面上的裂痕就是最好的证明。

    贺子峰确实已经疯了,他一脚踹在门上,连带整扇房门都飞了进去,里面更是传来了一声惨叫。

    “说!谁派你来的?!”

    拎小鸡似得把面前的男子从地上揪起来,贺子峰的双眼满是血丝,可看清之后,他不由楞了下,眼前这个人很面熟,可他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就是这么一迟疑,那男子突然脑袋一歪,嘴角趟出了一丝污血。

    “氯化钾?!”

    赶忙掰开男子的嘴,果然,牙槽位置少了一个牙齿。

    扔掉手中的尸体,贺子峰呆站在原地,良久说不出话来。

    在军队中,有敢死队这么一说,这并不是无的放矢,但是和众多抗战片里描述的却大为不同,没有一支敢死队是在战役时仓促形成的,因为这根本形成不了任何战斗力,即便是不得已必须形成,那也是预备敢死队。

    这些敢死队成员在加入队伍的那一刻起,便拔掉一颗牙齿,以便于在今后的行动中安放氰化钾药丸,一旦任务失败,只要伸舌头将药丸舔出吞入,几秒内就能致自己死亡。

    而他们中很多都是某个领域较为突出的军事人才,贺子峰认为,如果刚才不是自己蹲下身子系鞋带的话,这一枪命中的应该是自己的心脏。

    看着躺在地上的尸体,贺子峰深吸了一口气,仔细检查了一番尸体,脸上略显失望,他并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不过这同样在贺子峰的预想范围之内。

    “怎么样?没事吧?”

    贺子峰回头一看,马王爷就站在门口,一脸的关切,他皱眉:“不是叫你送秦小姐去医院吗?你怎么还在这里?!”

    贺子峰的语气中有些许怒意,马王爷却不以为意:“运气好,这里过去几百米就是医院,已经在手术了,我赶紧跑回来,我怕你出事。”

    站起身来默默的拍了拍马王爷的肩膀,贺子峰往门口走去:“通知秦海,我现在去医院看看。”

    贺子峰赶到的时候,这个不大的医院已经被一群黑西装完全围了。

    说是医院,倒不如说是诊所更为恰当,贺子峰皱眉看了看,对这里的医疗条件实在不敢恭维,他杵在手术室门口,呆呆的看着那亮着的红灯,觉得特别的刺眼,直到有人在他肩膀轻轻拍了一下,他才反应过来。

    “秦叔叔,你来了。”

    “情况怎么样了?”秦海的目光中透着焦虑:“我在来的路上听这位兄弟说了,伤的很重,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贺子峰身形震了震,他这才发现自己太过于在乎秦月,以至于第一时间就赶到了手术室门口,连秦月的实际情况都没有问。

    “子弹从肩膀射入,透穿右胸,伤了肺叶,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失血过多,至于器官组织,破损的并不是很厉害,这也算不幸中的万幸了。”见贺子峰愣在那里,马王爷连忙把情况介绍了一遍:“修补手术,问题不大,医生说术后注意恢复就行,至于血浆这事,刚才进来的时候我问过了,b型血,今天来的弟兄们都已经去测了,只要能对上,我想这个问题也不是什么问题了。”

    贺子峰和秦海都重重出了口气,随后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沉默良久,贺子峰才蠕动了下嘴唇:“秦叔叔,对不起。”

    “唉,不是说对不起。”秦海长叹一声:“我和老金这段时间都在联系,我也清楚你在做什么,子峰,难为你了。”

    “大家都不难为,这个国家都难为了。”贺子峰的声音很轻,轻到他自己都很难听见,但是秦海却听的真真切切。

    “凶手是谁?”

    面对秦海的提问,贺子峰黯然摇头:“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很专业,是死士,刺杀失败之后就自杀了。”

    秦海楞了楞:“没想到会是这样,子峰,那你以后自己千万要多加小心,距离华董选举还有几天,我想这几天你会非常危险,出门的时候一定要多带人手。”

    贺子峰突然咧嘴一笑:“秦叔叔,如果我父亲知道我现在这个样子,你说他会不会非常失望?”

    “你父亲……?”秦海沉吟了片刻,随后重重叹息一声:“或许吧,但是在这乱世之中,谁能安于自身之命?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自己,保护身边的人。”说着,他转头看贺子峰:“如果不是你做了这么多的事,我想我的任务也没有这么顺利,子峰,谢谢你做的一切。”

    正打算说些什么,外面传来了纷乱的脚步声,贺子峰抬头,却见七爷阴着一张脸,带着大帮人马就这么走了进来。

    “出什么事了?”贺子峰侧头看七爷身后黑压压的一片:“帮里出事了?”

    “是你出事了!”七爷狠狠的瞪了贺子峰一眼,指着他的鼻子:“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出门带人出门带人,你看看你做的好事,要是秦月有个三长两短,我看你……我、我、龙魁你过来!召集齐另外几个弟兄,从今天开始,一步不许离开贺爷,听到没?!”

    “知道了,七爷。”

    龙魁应了一声,却也狠狠的瞪了贺子峰一眼,后者难堪的摸摸鼻子,对七爷说:“没那么严重吧?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你是好好的,她躺里面了。”七爷指着那刺眼的红灯:“我告诉你,父不在旁,长兄为父,我和你父亲既是挚友,也是你的结拜兄长,这事就这么定了,要是你不同意,我打断你的腿,关你在家直到竞选开始!”

    “好好好,行行行,都听您的,听您的,这总行了吧?”

    贺子峰看着那张忿忿的老脸,心中不由哀叹:“看来自己的逍遥日子算是结束了,这么多人跟着,以后的工作该怎么办才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