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弃士 第一百五十八章 鸿门宴

时间:2018-02-07作者:箫杭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麻田料理店。

    下午的时光总是惬意的,向日葵跪坐在榻榻米上,为坐在自己对面的箭毒蛙倒上了一杯香茶:“最近宪兵司令部里有什么动静?”

    轻轻的抿了一口,箭毒蛙的脸色流露出一丝回味:“倒没什么动静,不过梅久津似乎对法租界竞血董的事非常上心,他已经督令日占区所有的人员,在这段时间不得进入法租界,尤其是九耀的乐高梅。”

    “是因为前天晚上那件事吗?”向日葵想起前天晚上的事,略显忧虑:“九耀这次太张扬了,虽然他已经被推了出来,但现在站在风口浪尖上是我不想看到的结果。”

    “其实,从他被推出来那刻开始,有些东西就身不由己了,就算他自己不动,也有人推着他走。”箭毒蛙顿了顿:“更何况他现在的目的非常明确,那就是发展整个青帮的军事力量,三千人的队伍,要是真被他整个收编了,那对我们来说,无疑是一股巨大的力量。”

    向日葵沉默了,过了良久,她才叹了一口气:“他一个人很难支撑,我打算联系后方,调几个人过来协助他,不然的话,他太危险了。”

    箭毒蛙斟酌了下向日葵的话,最后却推翻了她的想法:“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他现在可用的人不少,而且个个都是精英,如果他能拉起一支队伍,我想在上海还是很有作用的。”

    “你说的是青帮的那些人?”

    “还有那个童岚。”箭毒蛙深深看了向日葵一眼:“枪法很神,杀了不少鬼子,搞的日占区个个人人自危。”

    就在两人为贺子峰的事操心的时候,后者却在自己的豪宅里接过了一张拜帖。

    “斧头帮,苏克功?”贺子峰看着拜帖上苍劲有力的几个字,回头问马王爷:“你说这事怎么处理?”

    “爷你别问我啊,我管杀不管埋的,这动脑子的事,我觉得你还是找童耀凌或是小六子比较合适吧?他们不行,你就该和老爷子商量下才对。”

    贺子峰了然的点点头,突然脸一板:“擦枪去,要你何用?关键时刻掉链子!”

    马王爷头一缩,忙不迭的跑了,贺子峰好笑的摇摇头,最后把目光又放在了那张拜帖上:“晚上六点,华懋饭店?有意思!”

    苏克功没想到贺子峰居然敢一个人来,这是他想都没想到的事,还是在16楼,还是在那个包厢,他和贺子峰面对面坐着,面前的年轻人穿着一套得体的西装,平凡无奇的脸上挂着一丝微笑,就这么淡然的转动着手中的高脚杯,风轻云淡。

    “我早就听闻过苏先生的大名了,可惜实在太忙,直到今天才见到,真是惭愧。”

    贺子峰开门见山,让苏克功有些无所适从:“哪里哪里,贺老板是上海滩的后起之秀,我也早想一睹风采,今天得以一见,对苏某来说,三生有幸啊!”

    “苏先生客气了。”贺子峰还是一脸的微笑:“您是长辈,子峰是晚辈,要您请我,实在过意不去,不过我想先生不会就是见见我这么简单吧?”

    一桌围着四个人,贺子峰被苏克功、季无常和宣冲围在中间,这样的压迫下,他依然对答得体,这份魄力是彰显无遗了,季无常心里盘算着,嘴上却说:“贺老板严重了,这次确实只是邀请您过来一叙,真没有其他的意思。”

    贺子峰没有回答,只是转头看窗外,夜色如墨,没有一丝亮光,他不禁感叹:“现在的上海滩,就好像玻璃外的黑夜一般,让人找不到方向,不知道斧头帮找到这个方向没有?”

    不等苏克功回答,贺子峰看向季无常:“我听说昨天,季先生找了警备司令部的赵麻子,谈的可还融洽?”

    季无常嘴角扯动了下:“果然什么事都瞒不棕老板,谈的还算融洽吧。”

    包厢里突然沉寂了下来,一时间所有人都找不到共同的话题,苏克功和季无常都在寻思贺子峰所谓的“方向”,而贺子峰却寻思季无常找赵麻子到底是为了什么。

    “不如……我们大家干一杯吧?”宣冲见气氛尴尬,赶忙举起酒杯打圆场:“我对贺老板的崇拜,苏先生和季先生都知道,今天能够见到你,我觉得太荣幸了!”

    贺子峰拿起酒杯和三人轻轻一碰:“相互恭维的话,就不要再说了,苏先生,我们都不是做作的人,这样的开场白本就让你我有些不适应,我想这次先生找我来,是关于法租界华董的事吧?”

    苏克功长出了一口气:“外面都在传闻,贺老板对这次的华董位置志在必得啊。”

    “确实。”贺子峰放下酒杯:“我是志在必得,但是轮资格,竞选这个位置的人不下10个,我这个人喜欢公平竞争,像血狼帮这样的,怪不得谁。”

    季无常沉吟了下:“手段确实下作了些,但毕竟是帮会,无所不用其极也在合理之中。”

    贺子峰突然笑了:“季先生,斧头帮不会这么做吧?”

    三人闻言同时一愣,苏克功忍不住笑了起来:“哈哈哈,贺老板真会说笑,这样的事我斧头帮还是做不出来的,其实今天,除了想确切知道贺老板的想法之外,我们就是想看看,能不能跟青帮有合作的可能。”

    贺子峰忍不住皱眉:“这个……说真心话,我回答不了这个问题,青帮的帮主是七爷,虽然现在金盆洗手了,但帮主人压是没有确定,这个你们要和七爷谈才对。”

    “好了好了,不要再考虑这个问题了。”季无常举起杯子:“贺老板单刀赴会,这份魄力我季某人敬佩,来,干!”

    贺子峰微笑着举起杯子:“季先生太高看我了,其实我也怕的,大家都是道上的,没有利益怎么会是朋友呢?”

    喝完杯中的液体,也不理会三人有些不正常的脸色,贺子峰转动着手中的杯子:“不过我想,如果三位摆的是鸿门宴,那我就来个鱼死网破,只不过这样便宜了其他人,这种让渔翁得利的事,我想苏先生是绝对不会做的,你说对吗?苏先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