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弃士 第一百五十三章 助力

时间:2018-02-07作者:箫杭

    ,!

    坐在宪兵司令部的办公室里,贺子峰歪着脑袋,他细细推敲梅久津,确实也是这个道理,自己这一走,倒很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

    “将军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不得不这么做,我胆子小,赚再多的钱也要有命花才是。”贺子峰叹了一声:“宪兵司令部接二连三的出事,谁知道下一个会不会就是我,您要知道,我曾经受过伤,就是军统那锄奸队的屠天冲下的手!”

    “哦?”梅久津一愣:“还有这事?据说屠天冲是上海滩最厉害的,你是怎么从他手底下完好无损的走脱的?”

    “完好无损?!”贺子峰差点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谁说我完好无损,我的脑袋差点被他当西瓜给切开了!”

    “梅久津将军,您来这里不是一天两天了,很多情况我想您是了解的,对于我为什么能从屠天冲手里逃脱,可能是因为彼此之间还有那么点情义吧?”贺子峰感慨:“毕竟他在青帮潜伏了这么长的时间,怎么说也有些感情。”

    梅久津拓海笑了下:“那我能不能认为是你像屠天冲透露了某些情报,他才放你一马?”

    他的话刚说完,贺子峰忍不住笑了起来:“梅久津将军,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了,如果我真的向屠天冲透露情报,那我就不会离开宪兵司令部,我应该留下来,继续为他提供情报才对,你说呢?”

    还不等梅久津发话,贺子峰就继续说:“再说了,您认为我在司令部里能接触到什么机密的东西吗?我每天不过是倒倒茶,端端水,顺便递交下日常文件,这些东西都毫无价值。”

    “据我所知,加藤由也对你还是非常信任的,毕竟之前你曾为帝国寻到了一批国军遗留的物资,做出了一定的贡献……”

    “可我毕竟是中国人。”贺子峰自嘲的笑了笑,他打断了梅久津拓海的话:“即便我在日本生活学习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但我毕竟是中国人,不是吗?所以,不可能接触到什么秘密,也不可能从中获取到情报。”

    梅久津沉默了片刻,他对贺子峰说:“那天会议上,你的推断成立性很高,我很想知道,你们是怎么调查出尾野奈子小姐是服毒自杀的,又是怎么调查出现场这些详细情况的?”

    “梅久津将军,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我不妨告诉你,现在你去租界随便哪个茶楼,找个说书的,他都能给你讲的像是自己亲身经历的一般。”

    见梅久津脸色阴沉,贺子峰凑过身去轻声说:“现在是战争时期,谁都不能确保自己有命活着,帝国的军人们酗酒,及时行乐,保不齐是谁说漏了嘴。”

    梅久津阴沉的脸色转为铁青,他定定的看着贺子峰:“那你的意思,你那天所说的,都是听书听来的?!”

    “那怎么可能,就算是听书听来的,我也必须要进行核实才行。”贺子峰摊了下手:“那天晚上秘密监狱的事,第二天就沸沸扬扬了,我大哥第一时间就派人去打探,现场当时人很多,这些消息都是现场的人提供的。”

    贺子峰将办公桌上的开水递给梅久津拓海:“事后我和七爷推敲了很久,这才有了这样的结论。”

    “凡事还是要讲证据的。”梅久津拓海喝了一口水:“我相信贺老板说的,其实这次来,除了想调查下贺老板之外,还想同贺老板谈一谈其他的事。”

    “哦?”贺子峰一愣,随后笑了起来:“能够帮到将军,自己觉得很荣幸。”

    梅久津拓海伸手阻止了贺子峰继续说下去:“先不要急着回答,我想知道你和坂垣由美子小姐到了哪一步?”

    “将军这话问的好奇怪啊。”贺子峰皱眉:“我和由美子小姐是很好的朋友,她是坂垣将军的义女,而坂垣将军也很赞同我们在一起,虽然有过几次约会,但是我们还没有真正确定关系,将军问这个干什么?难道您怀疑……”

    “不不不!”梅久津拓海赶忙否决了贺子峰的话,他说:“我并不是怀疑由美子小姐,我的意思是,贺老板如果真的喜欢她,那有没有考虑过加入日本国籍,真正的为大日本帝国效力?”

    “就算我不加入,也同样再为大日本帝国效力啊!”贺子峰手一摊:“我现在能有这样的地位,帝国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坂垣将军也曾经和您说过同样的话,但是将军,现在的时机并不成熟,如果我加入的话,我会失去现在的一切,试问那个时候,我对您还有用处吗?”

    看到梅久津拓海陷入了沉思,贺子峰微微一笑,突然问他:“今后宪兵司令部的工作是不是由将军来主持?”

    “不!不会是我!”梅久津笃定的摇头:“军部现在还在商讨这件事,现在前方战事胶着,我们必须安排一个合适的人在这个岗位上。”

    贺子峰突然坐了下来,他掏出一根香烟递给梅久津拓海:“那将军现在对我的调查算是结束了吗?”

    “算是吧。”梅久津拓海点上香烟:“与其说是调查,到不如说是想和你见见,我听说你把青帮的码头给了联合船队使用,为什么?”

    “为了赚钱啊!”贺子峰一摊手:“将军您别忘了,我是一个商人。”

    看着面前的贺子峰,梅久津坐了下来:“那么我想知道,我大日本帝国能不能用这些码头?”

    “是生意还是强制征用?”

    “当然是生意!”梅久津拓海苦笑的看着贺子峰:“如果征用的话,我想英法美的领事是不会答应这件事的,我还不想引起众怒。”

    贺子峰舒了一口气:“是生意就好办了,我可以给将军一个比他们都优惠的价格,不过这事有条件的。”

    “什么条件?”

    贺子峰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呵呵,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我希望将军在我竞血董的时候,为我助一把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