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弃士 第一百四十一章 审判

时间:2018-02-07作者:箫杭

    巨大的爆炸声让地面微微颤抖,树枝上的雪嗦嗦的往下只掉,屠天冲趴在小树林里,他抖掉头上的积雪,转头看身边的郭海山:“这到底出什么事了?”

    作为军统这次行动的执行队长,郭海山脸色也不好看,这个地点是情报组的同事跟踪了尾野奈子许久,好不容才推敲出来的,前几天他们也对这个地点进行了一次侦查,这才有了这次的行动。

    可是自己这边十数人刚刚赶到这里埋伏好,里面就传来了爆炸声,接着就枪声大作起来,他也实在搞不懂,到底是哪方人马破坏了自己的计划。

    “难道是暴动?”郭海山也转头看屠天冲:“要不就是越狱?”

    “没武器,送死吗?”屠天冲龇牙:“怎么样?我们到底搞不搞?”

    郭海山看着爆炸的火光,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开始凌乱了,他看着重天的火光以及里面晃动的人影,就仿佛看到了黑暗中无数支随风摇曳的烛光,摆动,随后熄灭,他一咬牙:“他妈的,冲!”

    十数人几乎同时从地上跃了起来,如果顾建军在这里,肯定感叹军统人员的训练有素,这么整齐划一的军事动作,在地下党组织的成员中是很难看到的。

    屠天冲自然冲在最前面,他不知道贺子峰的这一通炸让他们避免了神枪手的狙杀,十数人飞快的靠近着,直接往第一声爆炸的位置冲去,从他们这个方位是看不清烈阳炸塌围墙的情景的,但是郭海山和屠天冲心里都明白,那里就是围墙的位置,这么大的爆炸,要是围墙不塌那也太说不过去了。

    几乎是迂回着绕了半圈,两人心中都是一喜,随后领着人跳了进去。可是郭海山和屠天冲都没有想到,他们这一跳却跳出了个大问题。

    被贺子峰炸出来的鬼子援军正在整合,而第三批从另一栋楼里赶来支援的鬼子队伍正好达到,结果军统的人马就这么好死不死的跳了进来,双方都是一愣,硬是生生的美誉反应过来。

    这次为了更好的行动,军统方面配备了一水的博格曼冲锋枪,也就是常说的mp18,在中国,他被称为“花机关”。

    其实这种枪除了射速快,其他性能并不是很稳定,但是却非常适合狭小区域,这次的行动,郭海山和屠天冲经过了反复的推敲,最后决定使用大威力勃朗宁手枪和花机关搭配,在建筑内达到最密集的火力覆盖。

    他们的这种决定可以说是非常正确的,在冲锋枪方面,日本人显然不是很感兴趣,在他们认为,这太过于浪费子弹,而日本的武士道精神让上至军官下至士兵对肉搏战都有着近乎狂热的偏执。

    所以相对于冲锋枪,他们更喜欢甚至习惯使用半自动步枪,而且对一点相当执着。

    因此在这匆匆一愣之后,双方几乎同时展开了互射!

    在十五分钟前,坂垣御治还在其中一栋建筑的三楼大房间里,他**着身体,感受尾野奈子灵巧的舌尖在自己的身体上游走,他浑身的肥肉都颤抖起来,正当他舒服的嘘出一口长气的时候,第一声爆炸响了起来。

    巨大的爆炸让整栋建筑猛地椅了下,原本跪趴在坂垣御治身前的尾野奈子甚至身形一歪,差点坐倒在地上。

    “发生了什么事?!”

    坂垣御治倏地坐了起来,尾野奈子感觉手中紧握的物件在这爆炸声中突然一缩,随后竟然滑出了手心,她也惊讶的坐直了身体:“哪里来的爆炸声?”

    “是前面的建筑遭到了袭击!”坂垣御治趴在窗口看了一眼,随后飞快的穿上衣服:“你在这里等我,我现在就下去看看!”

    冲出房门,坂垣御治朝守护在外面的鬼子大喊着:“都愣着做什么?我们遭遇了袭击,赶紧增援,杀给给!”

    而就在他拖着肥硕的身体跟在大批鬼子后面出现在贺子峰所在的建筑前时,突然从围墙的缺口处跳进来十余个身穿黑衫的汉子,双方只短暂的一愣,随后在恐惧和愤怒的嘶吼声中扣动了扳机。

    枪声和年三十的爆竹声遥相呼应,响成一片,坂垣御治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眼前成批的帝国士兵像一捆捆凌乱的韭菜,被飞快的镰刀收割着,他的心也跟着凌乱了。

    一个弹夹32发子弹,十余个人在数秒间就倾泻出近500发子弹!

    现场突然安静了,所有人似乎都没有从刚才那一下回过神来,坂垣御治张大着嘴巴站在原地,刚才冲出来的是多少人?20人?还是30人?就在这几秒钟的时间里突然就这么没了?

    坂垣御治想起在南京的那段岁月,他带领着一个小队将数以百计的无辜平民押送到了秦淮河边,那些人手无寸铁,他们的躯体里早就失去了灵魂,他们跪在河边,机枪响了,那些平民成片倒下,仿佛那不是活生生的人,而是深秋覆盖在地上的落叶,只需拿扫帚轻轻一扫,就能露出光洁的地面。

    那时的场景和现在何其相似,只是可惜,对象换了!

    贺子峰也停了,他站在二楼的平台上,正好看见楼下大门的一侧,那里的墙壁上不断反射着闪烁的火光,他听到了成片的惨叫声和哀嚎声,可那些声音刚刚响起,却又突然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随后,他听到了坂垣御治竭斯底里的声音:“八格牙路!你们、你们到底是谁?!”

    贺子峰心里明白,外面有人支援,他连忙冲了下去,双脚刚刚迈出门口,却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低沉着嗓子吼了一句:“坂垣御治,你这个屠夫,去死吧!”

    接着是一声枪响,贺子峰侧头一看,坂垣御治怒睁着双眼,他的手中握着一把做工精致的武士刀,作势欲砍,可那一刀始终不能挥出。

    他的眉心处中了一枪,一个深深的血洞,飚射出鲜红的血液,他就这么看着屠天冲,随后缓缓跪倒,再也没有了生息。

    贺子峰舒了一口气,他回过头,看着身后一群从建筑内冲出来的囚犯一眼,最后目光落在了其中一个人的身上,随后举起了手中的枪。

    “我代表人民,对你这个叛徒进行审判,叛徒,你知罪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