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弃士 第一百二十九章 血梅

时间:2018-02-07作者:箫杭

    ,!

    夺命十字,这对童岚来说是一个新鲜的词汇,他怔怔的看着贺子峰,最后摇了摇头。

    “白瞎了你这个神枪手。”贺子峰老气横秋的摇摇头,随后伸手:“子弹!”

    童岚从口袋里摸出一颗子弹塞在贺子峰手里,问他:“你要子弹干什么?”

    贺子峰双眼一突:“侬是不是脑子瓦特了?子弹放身上?”

    “习惯了。”童岚回应的理所应当,他问贺子峰:“你说不说?你不说我去睡觉了。”

    贺子峰无奈,他觉得奇怪,现在时间还早,干嘛要去睡觉,童岚瞪他:“你蹲一天试试?再说了,我不早点睡,明天谁给跑堂?”

    “你是我见过最不值钱的枪手。”贺子峰再摊手:“有没有锉刀?”

    童岚变戏法似得摸出一把锉刀放在贺子峰手中,那顺手而为的动作让贺子峰怀疑他是不是拿锉刀当匕首用。

    两人围坐在桌子前,贺子峰小心翼翼的把子弹横放,用锉刀在弹头上轻轻的锉着:“旋转后拉击发式的毛瑟步枪,他的子弹是采用无烟火药,滑膛设计让子弹的初速度过快,在飞出有效射击距离之后,子弹容易抛飞,或是产生较大的弹道漂移。”

    贺子峰在弹头处锉出了一道浅浅的凹槽,随后翻了一个面,继续锉着:“我们不可能去修改一个经典步枪的设计,那么,唯有对子弹做出一些细小的改动来弥补这个缺点。”

    又一道凹槽形成,贺子峰拿起子弹在灯光下对照了下,说:“在弹头位置锉出四道凹槽,成十字形,在子弹出膛之后,十字凹槽能分流空气阻力,这就能让子弹在飞行途中更加的平稳,而且,射程至少增加上百米!”

    说完这段话,一个全新的子弹出现在贺子峰的手中,那枚尖头弹,四道凹槽成十字形均匀的分布在弹头处,童岚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贺子峰这样的做法是非常有科学依据的,这就好比是汽车尾部装的定风翼,在车速过快的时候,它能导流,下压车辆,保持车辆的平稳。

    而这个十字凹槽的作用也是如此,不过它更加的科学,定风翼只是下压,而它就好比上下装了两副,不管你速度再怎么快,他既不会上浮,也不会下沉,只会在速度减缓之后,在引力的作用下失去固有的效果。

    童岚端详着这颗子弹,他觉得贺子峰太神奇了,不禁问他:“这个你怎么想出来的?”

    “动脑。”贺子峰笑着叩击了下自己的脑袋:“一个好的枪手,除了熟悉自己的枪械,还应该有创新的意识,通过细小的改变,让自己的技巧最职业化。”

    童岚看了眼离开的贺子峰,随后又仔细端详起这颗子弹来。

    接下来的几天,很安静,贺子峰每天都按时上下班。

    小野清夫的情况不是很严重,虽然下巴碎了,但只是骨裂,并不影响说话,几天之后他就回来上班了,虽然脸上还缠着绷带。

    李梅的那盆栽开了,贺子峰小心翼翼的把它抱了下来,然后屁颠屁颠送到了李梅的办公室,而最近一直在日占区游荡的童岚也适时的发现盆栽没了,他心里清楚,干正事的时刻到了。

    上海的冬天总是那么寒冷,这天,它迎来了第二场雪,童岚就这么蹲在废弃民房的二楼,经过两天的观察,他觉得时机已经成熟,小野清夫的活动规律他也基本摸清了。

    贺子峰同样是一个好的枪手,虽然他在狙击方面不如童岚和马王爷,但是这不妨碍自己在理论上的掌握,他大概猜到,童岚快要动手了。

    今天的雪下得疯狂,贺子峰站在窗口,他看着外面的洁白,目光直透进去,清楚的发现了骨子里的血腥,微微的转头,那是童岚所在的方向。

    加藤由也走了进来,他问贺子峰:“你在看什么?”

    “看雪。”贺子峰转身回答:“今天的雪下得特别大,很洁白,很美,我想今年一定是个丰收年,中国有句老话,叫瑞雪兆丰年。”

    加藤由也笑了:“中国的老话总是有着深奥的道理,这也是我喜欢中国的原因。”

    两人正说话间,一声刺耳枪响传来,贺子峰和加藤由也对视了一眼,几乎同时蹿到窗口朝外望去,只见一个人扑倒在地上,那洁白的雪地上,一抹妖艳的鲜红泼洒而出,贺子峰想起了李梅的那盆梅花,那颜色几乎一模一样。

    时间回到十多分钟前。

    童岚手中的望远镜始终没有从脸上拿下来,这个宪兵司令部的大门包括庭院,都被笼罩在他的视野中,而就在这时,一辆轿车从外面开了进来,然后缓缓的在庭院的停车位停下,司机出来了,童岚瞳孔一缩,他认得那个司机,昨天就是他接小野清夫来司令部上班的。

    然而今天,这个情况并没有改变,就在司机下车打开后排车门之后,小野清夫从里面走了出来,还是那身黄军装,还是缠着纱布。

    童岚飞快的扔掉手中的望远镜,他迅速抱起毛瑟步枪,行云流水般的端了起来,吐气、瞄准,一步到位。

    可就在他要准备开枪的时候,他犹豫了,雪太大了,大的有点遮挡视线,他分辨不出小野清夫的头部,那洁白的雪和洁白的纱布几乎是一个颜色。

    “怎么办?难道就这么放弃了?”

    童岚狠狠的咬着牙关,他心里承认,今天并不是狙杀的好天气,除了雪,还有打着旋儿的横风。

    小野清夫和司机说了几句,开始往里走,童岚的心一下紧张起来,再有十五步,小野清夫即将进入安全范围,这不是他想看到的。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打着旋儿横风突然一顿,成片的雪花在横风停顿的瞬间突然改变了方向,就好像一面满是水雾的镜子被人突然用手擦了一把。

    也正是这一把,让小野清夫整个人清晰的呈现在童岚手中那把毛瑟的光瞄中。

    他不再犹豫,轻轻吐气的同时,手中的枪响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