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弃士 第一百一十一章 暗流

时间:2018-02-07作者:箫杭

    ,!

    屠天冲的喉间发出咯咯声响。

    他没有想到,两人之间的差距太大,什么上海滩最能打的,简直就是一个笑话,他牵牵嘴角,看着鲜血缓缓从自己的伤口渗出,却怎么也笑不出来,面对这样的贺子峰,就算是两个自己也不一定是对手。

    他抬头看贺子峰,眼中满是血丝:“我欠你的命,算是还了吗?”

    贺子峰苦笑,他说:“算是吧,你最好别动,匕首刺在胃和肠之间的膈膜里,对你的身体不会造成太大的损伤,也不会产生大量的失血。”

    他嘴里说着,抓住屠天冲的另一只手放在握柄上:“现在,保持这个姿势,你缓缓的步行,千万不能跑动,如果跑动,会造成大量出血,从这里到最近的医院只有8分钟,我不想看到你失血死在医院门口。”

    屠天冲感激的看着贺子峰,问他:“你不杀我?”

    贺子峰摇头,他缓缓松开握着屠天冲的手,后退了一步,从地上捡起自己的外套对他说:“我没有理由杀你。”说着,顿了顿:“你有杀我的理由,但是我现在还不能死,天冲,不要总是用眼睛去看人,有时候用心去看人,你会看的更清楚。”

    说完,他看了眼屠天冲腹部的伤:“你赶紧去吧,趁还有时间,拖的越长,对你越不利。”

    屠天冲再次低头看伤口,随后点点头转身缓步走了:“我屠天冲又欠你一条命。”

    贺子峰再次苦笑,他对屠天冲欠自己几条命不感兴趣,不过能确定屠天冲的身份,让他一下捋清了很多事情,他没有在过多的逗留,飞快的离开了胡同。

    李梅在第一眼看到贺子峰的时候被吓了一跳,他的伤看起来有些恐怖,衬衫上已经满是斑斑点点的血迹,脸上的血还不住的往下淌。

    “怎么会伤成这样?是谁干的?”

    手忙脚乱的从一旁的柜子中拿出急救箱,李梅双手颤抖的准备给贺子峰清理伤口,却被对方抓住手。

    “你紧张成这样,真的能做好清理工作吗?”贺子峰怀疑的看着李梅:“并不是什么大伤,匕首划破了头皮,可能割断了小血动脉,看着似乎很严重,其实只是划伤了表皮。”

    李梅这才平复了下来,她小心翼翼的拨开贺子峰黏糊在一起的头发,轻轻的用药棉擦拭着伤口:“到底是谁伤了你。”

    “屠天冲,他是军统的人。”

    感受着伤口传来的刺激,贺子峰面不改色,笑着对聪楼上下来的查尔金打招呼:“嗨!查尔金先生,你今天气色不错啊。”

    查尔金嘴巴已经吃惊的张成了一个“o”字型,他夸张的上前几步:“我的上帝啊,你居然受伤了,这是怎么回事,以你的身手居然还有人能伤害到你?”

    “我又不是刀枪不入,受伤有什么好奇怪的。”贺子峰好笑的看着查尔金:“在这里住的还习惯吗?”

    “不习惯!”查尔金坦率的耸了下肩膀:“你要知道,我的隔壁房间就住着一个美如天仙的姑娘,这对一个单身的男人来说简直就是要命的折磨,尤其是在晚上。”

    李梅闻言回头狠狠瞪了查尔金一眼:“查尔金先生,你这样会很容易失去我们之间刚刚建立起来的友谊!”

    贺子峰哈哈大笑起来:“看来你们相处的还不错。”

    查尔金再次耸耸肩,关切的问贺子峰:“你的伤不严重吧?”在得到贺子峰肯定的回答之后,他上楼去了。

    贺子峰看着查尔金的背影,对李梅说:“今天有人给店里送来一只待修理的怀表,我从里面发现了一张警示纸条,上面用盲文写了一句话,小心军统刺杀。”

    “我怕你也会出现在刺杀的名单里面,所以就赶过来通知你,在路上遇到了屠天冲,这才受了伤。”

    李梅心中温暖,贺子峰伤口已经没有了血腥味,那微微散发出来的男子气味让李梅心湖荡了荡,她问贺子峰:“知道是谁传出的信息吗?”

    贺子峰沉默了。

    李梅也没有再说话,处理完贺子峰的伤口,她在旁边坐下,对贺子峰说:“从军统的行为可以看出,他们已经放弃了青帮,你还记得之前的飓风行动吗?”

    贺子峰点头:“当然记得,我放出消息之后,针对我的暗杀就停止了,自己的同志就算我不这么做,他们也不会动手,但是军统也停手了,证明那时候军统很在意青帮。”

    李梅赞同,她告诉贺子峰:“屠天冲知道尾野奈子接近自己是什么目的,可是他将计就计,成功的分化了青帮,导致帮会的整体实力缩水了30%,你能猜出屠天冲为什么会这么做吗?”

    贺子峰看李梅:“很简单,肯定是军统上层的意思。”

    “军统上层为什么会下达这样的命令?”李梅再问,贺子峰思忖了下,随后摇头,李梅见状叹了口气:“原因只有两个,一是军统发现了我们这条隐秘的运输线,七爷和秦海走的太近了,这很容易让人看出些什么,就现在的情况看,军统不可能把这个情报卖给日本人,所以分化青帮破坏这条运输线。”

    贺子峰一惊,他觉得李梅分析的是对的,于是问李梅:“那第二呢?”

    “第二就是通过第一点,军统暗中彻查了秦海,用他们的话说,已经发现秦海通共了,或许秦月共产党的身份也已经暴露,七爷和秦海合作紧密,他们觉得招揽无望,就打算将这个潜在的对手扼杀在摇篮里。”

    说完,李梅抬头,深深的看着贺子峰:“我有理由相信,秦月有危险了!”

    贺子峰震惊:“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国家危亡之际,难道蒋介石亡共之心还不死?现在不是应该通力合作驱除外敌吗?”

    李梅长叹了一口气:“在权利面前,有些事就难说了,一边抗日,一边剿共,我相信蒋介石能做出这样的事来。”

    贺子峰觉得有些愤怒,几次大战国军虽败犹荣,他对这支部队是有好感的,大家只是信仰不同而已,可现在蒋介石方面做出这样表里不一的事,真正寒的却是四万万同胞的心!

    在硝烟弥漫的背后,贺子峰看到了一股暗流在涌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