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弃士 第一百零七章 转移

时间:2018-02-07作者:箫杭

    ,!

    找人这事,小六却是在行,只三天,就找到了查尔金。

    自从青帮出了事之后,一部分亲日派带着部分帮众脱离了青帮,到日占区自立门户,虽然人员有所减少,但是留下来的都是精英,元气肯定是伤了,但却没伤到筋骨。

    那些人加入了黄道会之后,在公共租界和法租界滋事挑衅,七爷担心贺子峰的安全,非要给他配一辆车,王小刀成了他的司机。

    这天夜里,贺子峰坐在后座,透过车玻璃,他看到两束灯光射向远方,周围一片漆黑,那灯光就好像两把利剑,直刺前方,将黑夜撕开。

    他想起了在日本的那段日子。

    那是一段艰苦的岁月,从他拿起那把枪开始,就注定要接受特训,在小树林中,他赤裸着上身,手中握着树枝,不断的练习屠红。

    面具男人告诉他,屠红是一把双刃剑,你不掌握好,就会被他伤到,你要记住,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你的身边是有战友的,你倒下了,就等于把他们的后背交给了敌人,所以,你即便是死,也要站着死,膝盖都不能弯。

    以前贺子峰有些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但是万老板死了之后,当李梅告诉贺子峰万老板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之后,他明白了。

    他用自己的生命保留住了沪西支部的火种,这才使得它得以壮大,而现在,这个支部的人员已经达到了数十位,分布在上海的各处,不断的将有价值的情报传送出去。

    车子在英租界外滩停了下来,贺子峰的身体随着刹车椅了下,他抬头,王小刀说,爷,到地儿了。

    已经是10月底了,天气开始转寒,贺子峰下了车,他抬眼看去,周围的很多商行都已经关门了。

    外滩,对于上海有着极其重要地位,从清朝开始,这边便商贾云集,贸易繁荣,西方列强的枪炮轰开了国门,1845年,这片土地便割给了英国人,这也是上海历史上第一块租界的形成。

    然而仅仅隔了4年,法国人便在此分到了一杯羹,英法租界以洋泾浜(现在的延安东路)为界,吞掉了整片外滩。

    由于民族特征的迥异,这片外滩便呈现出不同的风格,英租界外滩商业气息浓厚,银行商行林立,是当之无愧的金融中心,被称为东方华尔街。

    而法兰西外滩则多以码头,仓库为主,这也是青帮为什么要在法租界发展的原因。

    如今的洋泾浜早就不复存在,在1914年,英法两国填浜造路,贺子峰现在脚下踩着的,便是那条曾经的黄浦江支流洋泾浜,而现在,它叫爱多亚路。

    根据小六提供的线索,查尔金就住在这里,贺子峰正了正身上的西装,沿着道路往里走去。

    道路开始变窄,两边出现了民居,这里的房子有些骑楼的味道,贺子峰就这么走着,他开始有点佩服查尔金,居然能想到在这里的地方藏身,颇有点大隐隐于市的感觉。

    贺子峰第一眼见到查尔金的时候,他正在房间里捣鼓着自己的资料,在南京那暗无天日的40多天中,他目睹了整个惨案的全过程,他用自己手中的相机记录下了一切,甚至还有几段令人发指的摄影胶带。

    而这些东西,正是日本人想极力得到的。

    敲门声响了起来,查尔金身体猛地一抖,但旋即安静下来,他知道,来的不可能是日本人,因为他们只会直接破门而入。

    查尔金先生在吗?

    门外传来的是一口流利的英语,查尔金疑惑,他现在更加肯定对方不是日本人,日本人的发音不会这么纯正。

    你是谁?查尔金应了一声,但是出声之后,他就后悔了,因为门外没有了声音,他感到恐慌。

    门缝很宽,贺子峰透过门缝就能看到这个长着细微络腮胡子的美国佬,他显得有些紧张和害怕。

    查尔金先生,你不必惊慌,我不是你的敌人,我来,是护送你安全离开上海的。

    门开了,查尔金站在门口,借助灯光,他仔细打量面前的这个男人,剪裁得体的西装,平凡的脸庞上挂着微笑,就这么平和的站在那里。

    摸出口袋里查尔金的照片递过去,贺子峰声音平缓的说,我希望你能正视你手中的东西,这是中国数以万计屈死百姓的冤魂,我们需要它,同时也需要你,只要你能站出来,那么你将是这场战争最大的功臣!

    查尔金看着面前的贺子峰,不知道为什么,他愿意去相信这个男人,因为他的眼神很纯净,透露着坚定和悲切。

    我需要整理一些东西。

    贺子峰笑了,他说,谢谢你的信任,你放心,我一定会保证你的安全,不过你的动作最好快一些,最近日占区一些人的魔爪已经伸向了公共租界,这里并不安全。

    查尔金点点头,他的动作并不慢,但当他提着皮箱跟贺子峰往外走的时候,迎面走来了四个身影。

    街道不宽,四人并排前行,堵住了整条路,贺子峰侧头看查尔金,嘴角挂着微笑说,他们好像是冲你来的。

    是日本人吗?查尔金停下脚步问。

    贺子峰摇头说,不是,是四条走狗。

    查尔金不明白,为什么贺子峰还能有心情说这样的话,他紧了紧手中的皮箱,看着身前体型有些羸弱的贺子峰,眼中透着绝望。

    贺子峰一下抓住了查尔金的手臂,拉着他往旁边靠了靠,他希望漆黑的环境能让他和查尔金蒙混过关,但是很显然,他失望了。

    那四个人走到他身边就停下了脚步,其中一个打量了下贺子峰,随后歪着身子看他身后的查尔金,嘴角露出了一丝狞笑,这大晚上的,两位是要去哪里?

    去该去的地方。贺子峰回答的很平淡,他看到另外三人掏出了匕首,而之前说话的那个人,手中多了一把盒子炮。

    夜里太危险了,两位还是跟我走吧。拿枪的人依旧狞笑。

    贺子峰闻言也笑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