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弃士 第一百章 狙杀

时间:2018-02-07作者:箫杭

    ,!

    海上的运输线被打通了!

    顾建军在仁和路3号的房子里紧紧的握住了贺子峰的手,谢谢,太谢谢你了!

    秦月就站在那里,这一刻,她觉得贺子峰是英雄,但是贺子峰却依旧风轻云淡,他说,虽然第一批物资已经运送出去了,但毕竟是在日本人眼皮子底下,所以之后的行动还必须小心。

    顾建军深以为然。

    七爷同意晚上卸货,这就给了地下党的同志很好的掩护,晚上卸货后出海的日本船只几乎不会遭到盘查,日本人也不会想到贺子峰会用这种灯下黑的方法来运送物资。

    贺子峰看着顾建军,又看了看秦月,前者会意,转头对秦月说,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事要和子峰同志商谈。

    秦月走后,贺子峰在椅子上坐了下来,他点起一根烟,对顾建军说,我希望你能制定一个计划,袭击日本宪兵司令部。

    顾建军不明白,他问贺子峰,为什么要袭击日本宪兵司令部?

    贺子峰说,其实这件事,你可以交给军统方面的人来做,一个月之前,军统中有一个叫赵拓的被宪兵抓了,他在乐高梅指认了军统接头的人,虽然那人最后跑了,但是在我们和军统共同实施飓风计划之前,他都带着宪兵司令部的人在满大街寻找抗日志士。

    说到这里,贺子峰长出了一口气,飓风计划实施之后,他就龟缩在了司令部内,现在因为日本人的高强度搜捕,飓风计划几乎无法实施,名单上的人也被严密的保护起来,这样下去,夜长梦多。

    如果赵拓不死,军统上海站很可能遭受到打击,这对我们也是极为不利的,所以我希望能通过对宪兵司令部的袭击,把赵拓逼出来,趁乱杀了!

    顾建军沉默了,过了半晌他才问贺子峰,这会不会草率了些,赵拓不一定会出来。

    不,他一定会出来!

    贺子峰非常肯定的说,他住的地方是司令部集兵营的东北角,那里和街道只有一墙之隔,白天的时候,那里只保留了一个观望哨,只有夜晚的宪兵司令部才是全副武装的,所以只要对那里发动攻击,赵拓就一定能逃出来。

    逃出来之后呢?顾建军问,他肯定不会出司令部,同样无法杀他。

    贺子峰笑了,这个你不用担心,我有办法。

    顾建军对贺子峰还是非常信任的,但是他觉得,地下党的同志出手并不是什么好事情,这件事,还是要军统上海站的人出马才合情理。

    贺子峰离开了,这不是他该关心的事。

    三天后,顾建军到了峰苑茶居,他看到了童岚,这个时候的童岚,只是一个堂倌。

    顾建军泡着茶,对贺子峰说,那堂倌新来的?

    贺子峰应了一声,却转头看从后厨出来的刘喜贵,大声喊他,刘大哥,你给我过来!

    刘喜贵奇怪,但还是走了过去,他问贺子峰,贺老板有什么事吗?

    你还好意思问我什么事?我问你,你过年前后那段时间死哪里去?也不打声招呼,你不知道大家都喝西北风了啊?麦兰捕房的陈警长都自己跑去买菜了,你说你这事做的。

    刘喜贵顿时大汗淋漓,他支吾了几声,最后说,不好意思啊,老家有事,也没来得及通知贺老板,我……我……

    行了行了。贺子峰有些不耐烦的挥挥手,他对刘喜贵说,事都过了,我只是提醒你一下,至于陈智那,你这钱还是要还给他的。

    刘喜贵唯唯诺诺的走了,贺子峰指着他的背影对顾建军说,你的人太不靠谱了。

    顾建军好笑,心里知道就行了,干嘛说出来。

    贺子峰撇嘴。

    顾建军又说,我今天来是通知你一件事情,那边决定明天动手。说完,就抓起礼帽离开了。

    贺子峰回头,冲童岚笑了笑。

    第二天上午,贺子峰早早的就到了宪兵司令部,李梅打趣他,哟,今天是什么情况,这么早就来了?

    贺子峰哼哼两声,凑近身去轻声问,加藤老狐狸有没有找你?

    李梅脸颊一红,啐了一口,没个正经,我看你现在越来越厚脸皮了!

    贺子峰哈哈一笑,他对李梅说,这不是好事吗?我们可以名正言顺的交流,不用在顾及别人怎么看了。

    说完,哼着小曲就上楼去了,走了一半,突然又折返回来,表情严肃的看着李梅,对她说,李小姐,您这个月的房租该付了。

    李梅翻白眼,我都是快成为你女朋友的人了,你好意思跟我要钱?

    怎么不好意思?贺子峰眼一瞪,等你过门了,这个钱我自然也就不收了。

    看李梅被自己气的丰满的胸脯像风箱似得抽动着,贺子峰脑袋一缩,走了。

    临近中午11点,司令部大门外传来了汽车马达声,不是很大,显得有些静默,但是贺子峰还是发现了那辆车子。

    那是一辆货车,车厢挂着篷布,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但贺子峰直觉那辆车有问题。

    果然,那车从远处开来,最后从宪兵司令部大门缓慢经过,突然猛的加速离开,透过窗户,贺子峰依稀看到车厢的篷布掀开了一个角,几块黑乎乎的东西飞进来墙头。

    还在考虑是什么东西,集兵营伏击就发生了剧烈的爆炸,狂暴的气浪吹开了贺子峰办公室的窗户,集兵营的位置乱成了一团,十多个鬼子兵冲出营房,嘴里叽里呱啦叫着,抱着武器就冲出了司令部大门。

    贺子峰猛的站了起来,他的目光在杂乱的人流中搜索着,不一会,他眼睛一亮,一个穿着黑西装的男子在两个鬼子兵的搀扶下跌跌撞撞的往司令部方向跑来。

    贺子峰的拳头紧紧的握着,他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里,就在这个时候,又是一声爆炸,停在院子里的一辆三轮摩托车被炸伤了天。

    乖乖,军统的人还真舍得下血本啊!

    心中感叹军统的同志扔进来的炸弹密度太大,贺子峰眼睛却始终没有离开赵拓,而就在那辆摩托车掉落地上发出巨响的同时,一只脚已经迈上台阶的赵拓突然身形一个趔趄,随后软绵满的挂着了两个鬼子兵的手臂上。

    那雪白的墙壁上,随着那声巨响,绽开出一朵血红色的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