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弃士 第八十二章 抓捕

时间:2018-02-07作者:箫杭

    ,!

    贺子峰晚上8点准时走进了乐高梅,他还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

    今天晚上,他就带了小六过来,这个地方小六熟,贺子峰认为,他不适合管赌坊,这个舞厅更适合他。

    服务生递上了一杯马爹利,贺子峰闻了闻,随后皱着眉头喝了一口,刚回头想对小六说些什么,却见他一仰头,那杯马爹利自来水一般流进了他的肚子,一滴都没剩下。

    这玩意有这么好喝?贺子峰问,随后便对坐在二楼卡座朝自己挥手的七爷举了下杯子,嘴里却对小六说,这东西一股工业酒精的味道,医院里福尔马林的味道都比这好闻。

    说完,他就上楼去了。

    晚上过来乐高梅是七爷的意思,用他的话说,贺子峰现在好歹也是上海滩的名人,宪兵司令部的红人,不来这种地方有些不符合身份。

    其实贺子峰不觉得有身份就一定要来乐高梅,不过他还是来了,因为七爷有句话说对了,他现在是名人。

    名人就该去名人的地方,乐高梅这地方适合名人来。

    贺子峰坐在那里,俯瞰下方,攒动的人头,妖艳的陪酒女,西装笔挺的商人,一身戎装的日本军官,这里折射的灯红酒绿和外面寂静的黑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甚至看到几个黄包车夫就坐在旋转门的外面,时不时的探头往里看,期待能拉到一单生意。

    小六就站在贺子峰的身边,下方的吧台前,屠天冲正和一个男人聊着,抬头看见了他,挥了挥手,小六也挥挥手,示意他上来。

    那个男人依旧坐着,屠天冲走了上来,看着一身笔挺西装的小六,嘴角挂着笑说,乖乖,几天不见,人模狗样了。

    小六挤眉弄眼,伸出手,指指坐在身前的贺子峰,然后竖了竖大拇指,屠天冲会意,重重的拍了下他的肩膀。

    就在贺子峰踏进乐高梅的10小时前,日本宪兵司令部的地下牢房里,赵拓像一条死狗般挂在粗大的十字桩上。

    这个十字桩挂过葛灿,也挂过朱玉时,但是他们都牺牲了,但赵拓没有死,他挂在那里,身上几乎没有伤,说他是一条死狗有点抬举他了。

    上午的时候,山口丸治对他进行突击审讯,赵拓是昨天晚上后半夜被日占区的巡逻队抓来的。

    相比屠夫一般的田中侍一郎,山口丸治更像是一个艺术家,他拿着一把锋利的小刀,一寸一寸的扎进赵拓的手臂,在他的惨叫声中慢慢的往脖子的方向划动。

    赵拓惨叫着,山口丸治在微笑,他猛地一抽刀,血溅了赵拓一脸,那惨叫声顿时被堵在了喉咙里。

    桌子上摆放着四件东西,酒精、扇子、盐和一只装在瓶子里吱吱乱叫的老鼠。

    赵拓惊恐的看着山口丸治,他依旧在微笑,微笑的同时,他转身拿起了那瓶酒精,轻声对赵拓说,忍着点,慢慢感受,等下记得把体会告诉我,好吗?

    也不等赵拓苦苦哀求,他小心翼翼的将那酒精一点一点的倒在那伤口上,赵拓的惨叫声顿时响彻了整个地下室。

    山口丸治闭着眼睛享受着这绝美的音乐,随后追问赵拓,怎么样?感觉还好吗?哦对了,我忘了。说着,拿起那扇子,在伤口处飞快的扇动着。

    疼痛感降低了不少,赵拓的额头出现了密集的汗珠,他翻着白眼看山口丸治,声音细若游丝,太、太君,你放过我吧,我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百姓。

    山口丸治脸上的微笑收敛了,他轻轻的点点头,突然将手中的小刀扎进了赵拓另一条手臂,惨叫声随即传出,山口丸治猛的一拉,转身拿起那瓶子盐疯狂的洒向伤口,嘴里喃喃的说着,百姓,百姓!百姓!!百姓!!!

    似乎还不过瘾,他解开了赵拓的裤子,脱掉了裤衩,看着他的下半身露出了狞笑,那只老鼠叫的欢快,赵拓的脸色却变得铁青。

    山口丸治笑了,笑的很开心,他抓起那只老鼠,慢慢的探向赵拓的下体,嘴里却自言自语的说,你知道吗?老鼠一般不会啃噬活体的,但是人在害怕的时候,会散发出一种特殊的气味,这对他们来说简直太有诱惑力了,现在我就让你看看,老鼠是怎么啃噬活体的……

    不要!不要!我说……我什么都说……

    赵拓的心里防线几近崩溃,山口丸治收手了,他满意的看着赵拓手臂上的伤痕,仿佛在欣赏自己的佳作。

    军统上海站今天接受了一个秘密任务,这个任务具体是什么赵拓不知道,但是他知道,今天晚上有人会去法租界的乐高梅和上海站锄奸队的人接头,下达任务。

    几点?!

    我不清楚,我只知道这么多!

    山口丸治松开了扯着赵拓头发的手,他走出了地下室,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尾野奈子。

    天刚擦黑,加藤由也看着两车的宪兵,低声对田中侍一郎说,太明显了,换了,让特务科的人去,埋伏在乐高梅的周围,不要放过一个可疑人物。

    田中侍一郎去了,加藤由也坐上了车,前排副驾驶座上是赵拓,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开车的是山口丸治。

    车辆慢慢的驶入法租界,就在乐高梅对面的一条街上靠边停了下来,山口丸治摸出了烟,想了想,又放了回去。

    加藤由也看见贺子峰和小六走了进去,他问赵拓,是这两个人吗?赵拓眯着眼睛看了下,摇摇头。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

    贺子峰觉得无趣,转头对小六说,我们走吧,我请你宵夜。小六听了之后笑了,他说,你不请七爷吗?

    他吃的比我好。

    这话惹的七爷哈哈大笑起来,贺子峰站起身来,他看见有几个人正往门口方向走去。

    旋转门转动起来,十几个大汉冲了进来,端着枪,站成一排堵住了大门,其中一个朝天花板开了两枪,大厅里顿时乱了起来。

    有些人想往外跑,但是看到眼前的情形,不由都退了回来,渐渐的,大厅里安静下来,舞台上的乐队也停止了演奏。

    是日本人。贺子峰重新坐回到位置上,对身边的七爷说,他们这是要做什么?

    鬼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七爷冷哼着,在加藤由也和赵拓进来的同时站了起来。

    赵拓看了一圈,突然指着舞台的帷幔方向喊了一句,他在那!

    几个大汉立刻追了过去,那人迅速的爬上舞台,枪响了,没有打中他,却击中了旁边的一个乐师。

    那个男人消失在了帷幔后面,贺子峰、七爷还有小六看到这一幕,几乎同时转头看向屠天冲。

    后者脸色铁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