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弃士 第六十九章 牺牲

时间:2018-02-07作者:箫杭

    ,!

    宪兵司令部地下室湿冷的监狱里,有一个打扫的颇为干爽的房间,在那铁门后面,靠窗的位置,有一张床。

    阳光从铁窗射进,正好照在唯一的书桌上,那上面有一摞纸和一支钢笔,不过现在,纸上没有任何的字迹。

    朱玉时就这么坐在床上,他抬头看着铁窗,那里不时有黑影掠过,是鸟儿,能自由自在飞翔的鸟儿。

    他苦笑一声,他也向往自由,但是现在……不过没关系,我的选择是对的,虽然我被关在这里,但是我不后悔,我是为了千千万万人的自由。

    朱玉时这么想着,心情也豁然开朗,他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

    关在这里已经有十来天了,身上的伤也好了很多,他想起了自己的同伴,不由紧紧的攥紧了拳头。

    他是好样的,即便是咬断了自己的舌头,他没没有说出一个字,朱玉时还记得很清楚。

    那天,自己被两个鬼子从房间里拖了出来,一路拖到了审讯室,在那里,他的同伴,葛灿,就被挂在那个粗大的十字桩上。

    他的头发是湿的,刘海无力的耷拉在脸上,那从头发流下的水线滑过脸庞化脓的烙印,刺痛让他不停的颤抖,朱玉时当时心想,那不会是普通的说,很可能是撒了盐的盐水。

    葛灿的嘴是肿的,朱玉时判断他挨了很多耳光,不然嘴不会这么肿,那污血几近结块,在他抬头的时候,涎液混合着血丝从嘴角流下。

    葛灿看着他笑,笑的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很灿烂,朱玉时的眼眶湿了,他想笑,可是怎么都笑不出来。

    朱玉时!

    葛灿叫了一声,笑的更灿烂了,随后,他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田中侍一郎上去阻止,可惜已经晚了,舌头被葛灿吐了出啦,掉在地上,吧嗒一声,在地下室里尤其刺耳,就仿佛是对日寇无尽的嘲笑。

    田中侍一郎怒了,他掏出了王八盒子,对着葛灿的脑袋就是一枪,鲜血从后脑勺溅了出去,带着些许脑液,挂在墙上,仿佛一副过时的泼墨画。

    朱玉时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就这么静静的流着,听到枪声下来的加藤由也给了田中侍一郎一耳光,不能说了,他还能写!

    看着田中侍一郎被打,朱玉时有一种莫名的快感,就好像那一巴掌是自己的打的。

    想到这里,他差点笑出声来,田中侍一郎当时的表情,是真的好笑。

    正想间,门开了,一个女人站在门口,她穿着一套小洋装,一缕阳光照在她身上,很圣洁,朱玉时就这么看着她,问她,你是谁?

    坂垣由美子。李梅笑着看他,我是中国人,不过被收养了,我的中国名字叫李梅。

    朱玉时点点头,随后笑着说,你是来提讯我的吗?不用白费心机了,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我知道。李梅依旧微笑,我今天和加藤司令官在聊天,说起了你,我很想看看这么有骨气的中国人,司令官阁下允许了。

    李梅说着,侧头看了一眼,在那里,加藤由也背靠在墙上,感觉到李梅在看他,也侧头报以微笑。

    加藤司令官说,这两天你的一个老朋友会来看你。

    老朋友?朱玉时疑惑,是谁?

    是一个叫李安民的,你认识吗?李梅继续问。

    李安民?朱玉时疑惑的看着李梅,李安民早就死了,天津沦陷的时候就死了。

    不!他没死,活的好好的,他现在是天津宪兵司令部特别巡查大队的队长,专门对付你们这些人。李梅笑着指指朱玉时,很快你就能见到他了。

    不可能!朱玉时从床上跳了起来,几步冲到李梅面前吼叫着,他不能是汉奸,不可能!

    李梅耸耸肩,一点都不介意朱玉时的举动,笑着说,信不信由你,总之,拭目以待吧。

    说完,她转身,顿了顿,又回转,对朱玉时说,我很敬佩你的骨气,但是良禽择木而息,这个道理我想你是懂的,朱玉时,你从一开始就错了,你就不该选择那个阵营,现在回头,还来得及的。

    见朱玉时怒气冲天的看着自己,李梅委婉一笑,要不我和你打个赌吧,如果李安民真的投靠了大日本皇军,你就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反之,我请司令官阁下放你走,你看怎么样?

    滚!!

    朱玉时大吼了一声,在李梅离开的脚步声中,他缓缓蹲了下来,十指深深了埋进了自己的头发中,他知道李梅不是无的放矢,他只是不愿相信这个事实。

    回想当年,那个在讲台上侃侃而谈,将民族大义时刻挂在嘴边的老师,自己崇拜的老师,而今却成了汉奸走狗,这样的反差,他怎么能接受?

    加藤由也对李梅竖了竖大拇指,笑着说,由美子小姐果然有本事,简简单单几句话就让他的心理防线崩溃了。

    看来我在大学的心理学没白学哦。李梅俏皮的对加藤由也吐了吐舌头,不过和司令官阁下比起来,差得远了,原来有骨气的人也不过如此,今天算是长见识了。

    朱玉时抬起头来,看着已经关上的铁门发愣,突然,地板上的数道划痕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是什么?

    这是一组奇怪的划痕,朱玉时皱着眉,哪里来的?刚才那个女人站着没有动,这里以前也没有这样的划痕,这是怎么产生的?

    回想刚才的每一个细节,李梅一直站在门口,唯一的动作就是转身,再转身,难道是那个时候留下的?她是怎么做到的?

    朱玉时不再去想这个问题,他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在了这组划痕上。

    那划痕长短不一,歪歪扭扭,但是顺序排列却非常清晰。

    朱玉时看了好一会,眉头紧皱,这个不是摩斯电码?也不是长短波,这到底是什么?

    前前后后从各个角度观察了一遍,朱玉时气馁的坐回床上,窗外传来了鸟叫声,他打了个激灵,随后突然又跳了起来。

    看着地上的划痕,他的眼睛亮了,那是……那是五线谱的音符!

    显然,对方知道自己是在琴行工作,懂得这个,所以用五线谱来传递信息。

    双眼微微眯起,每个音符代表了2个数字,那是长短波的数字,看着看着,朱玉时的眼睛斗然睁大,最后笑了,笑的和葛灿一样灿烂。

    他伸脚将那浅浅的划痕抹平,随后转身,一头朝那凹凸不平的墙角奋力撞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