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弃士 第六十七章 拜早

时间:2018-02-07作者:箫杭

    ,!

    天,蒙蒙发亮,东方现出了一丝鱼肚白,一股春的气息扑面而来。

    但是在贺子峰家的后院中,九个人影就这么直直的站着,贺子峰没有动,他的目光注视着八人身后的那株梨树,眼睛都没有眨动一下,反观龙魁八人,个个手脚颤抖,额头见汗,后背的黑衫更是紧紧的黏在了身上。

    贺子峰呼吸平稳,他的目光也没有丝毫的偏移,一身长褂清爽干净,额头更是不见一滴汗珠,他就那么站着,风轻云淡,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与自己毫无干系。

    又过了一小时,天已大亮,童耀凌身体一晃,随后啪的一声往后倒去,就这么直直的扑到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这他妈打的什么赌?站了一夜,老子整个人都动不了了!

    他不说还好,这话一说,其余的几个顿时不淡定了。

    别动x子峰轻喝了一声,还没有结束,都不要动。

    贺爷……我不行了,我认输r九这话一出口,整个人如同推金山倒玉柱般倒了下去,砸在地上,发出哐叽大响。

    就好像是推到了一副多米诺骨牌,随着候九的倒下,其他六人也都不能动弹的直接扑倒在地上,马王爷勉强抬起头,一只独眼像见了鬼似的看着贺子峰,贺、贺爷,停了吧,我们都认输了。

    贺子峰没有说话,突然跨前一步,全身骨骼噼啪作响,他淡然的看着几个人,声音低沉,你们几个,除了小六之外,我晓得都不是真心跟着我的,没有必要勉强自己,我一个人自由惯了,再说了,连站都站不稳的人,确实也没资格跟着我。

    帮会的人血性,尤其是敢和日本人对着干的青帮,而坐在地上的几个,则都是青帮年轻一辈中的翘楚,贺子峰的这番话,确实让他们有些受不了,童耀凌倒的最早,现在第一个跳了出来,在他认为,贺子峰这番话就是针对他说的。

    光站着不能打死人,贺爷!请赐教!

    童耀凌也不多话,他一向不是个多话的人,话刚说完,一记鞭腿直接扫向贺子峰,小六张口打算阻止,无奈童耀凌的动作实在太快了,话还没说出口,那条右腿便带着呼呼风声直奔贺子峰的肩膀。

    但是接下来,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童耀凌的腿鞭子似得甩出去一半,却发现贺子峰不见了!

    人还没来得及反应,突然感觉脚下一空,整个人便向后仰倒,正打算调整姿势,贺子峰就屈身出现在他的面前,随后身体猛然打开,双脚齐齐踩在他的胸口,就那么利利索索的将他直接踩在了地上。

    在其他人眼里,贺子峰只是迅速的一矮身,接着一个扫堂腿绊飞童耀凌,随后弹身而起,在适当的半空中旋转了半圈,猛的将童耀凌踩了下去,这画面,就好像童耀凌浮在那里等着贺子峰去踩一般。

    力度、速度、角度,拿捏之准你,犹如神来之笔!

    不理会童耀凌发出的一声惨叫,贺子峰退后一步,语气依旧平淡,七十二路谭腿,重在一个腿字,你的下盘这么不稳,谭腿哪里还有力道?!

    众人不由都傻眼了,谁都没想到平凡无奇的贺子峰居然还有这一手,候七双眼圆瞪,突然身形爆起,人在半空中,双爪依次乱舞,随后一手探出,直接抓向贺子峰的颈部。

    同样的,手伸到一半,突然一只手探了过来,直接和候七的手十指相扣,刚打算压腕,却发现对方的手指如钢条般猛的箍紧,一股剧烈的疼痛从五指传来,候七惨叫一声,身形被贺子峰一扯,绊倒在了地上。

    龙魁真正震惊了,面前的这个真的是贺爷吗?他突然想起了屠天冲的话,临行前,屠天冲曾说过,到了贺爷那,恭敬点,他这个人很不简单!

    当时自己还没上心,一个钟表匠有什么不简单的,可是现在一看,自己错的不能再错了。

    一个人,在生活和工作中,存在着一种状态,有的人称之为习惯,也有的人称之为反应,更有的人称之为条件反射。

    就像现在,贺子峰电光火石间就击倒了两人,马王爷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掏出枪,小六的那句话也终于喊了出来,马啸云你想干什么?

    话音还没有落地,马王爷就发觉一只手压在了他的那把勃朗宁上,噼里啪啦一阵乱响,贺子峰握着枪体一阵抽拉,子弹争先恐后的跳了出来,随后手腕一翻,马王爷吃痛松手,等再看时,那把枪已经变成了一堆零件散落在地上。

    贺子峰站在那里,将手中最后一个零件也扔在了地上,庭院里没有再发出一点声响,八个人就这么惊骇的看着贺子峰。

    他抬头看天,突然笑了,八点了,我该吃早餐去了,说着,也不理会小六等人,就这么走了出去,几个人面面相觑,唯有小六站起来,用手指狠狠的点点剩下的人,追着贺子峰去了。

    龙魁依然站在那里,他觉得一切都是那么虚幻,一个钟表匠,茶馆老板,居然分分钟就放倒了青帮年轻一辈精英中的三人,这是何等恐怖的事情,要是青帮触碰了这个人的逆鳞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龙魁突然打了个哆嗦,他的脑子里突然跳出了两个他曾经想都不会去想的两个字,灭帮!

    大龙,贺爷这是什么意思啊?钱孝义看看龙魁,又看看大门,他是一个粗人,完全不明白其中的含义。

    童耀凌却站了起来,踢了踢腿,也抬头看看天,笑着说,贺爷说的没错,是该吃早餐了,我这就给他端白粥去。

    龙魁侧头看着童耀凌,又看看一脸痛楚的候七,再看看刚从惊骇中恢复过来的马王爷,嘴一咧问他们两人,一起去吗?

    一旁的王小刀耸了下肩膀,他们去不去我不知道,反正我是要去的,说着,人已经到了门口,龙魁哈哈一笑,也追了过去。

    贺子峰走的不快,他知道这几个人需要时间思考,出了巷子,刚刚在路边的小摊里坐下,身后传来了纷乱的脚步声,转头看去,却见那八个汉子直直的朝自己这边冲来,最后在距离自己位置半米处站定,排成一排,整齐的对自己重重抱拳。

    贺爷,拜早!!!

    贺子峰笑了,由衷的笑了,他站起身来,掸了掸长褂下摆,这才对八人一抱拳。

    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