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弃士 第二十五章 斗智

时间:2018-02-07作者:箫杭

    ,!

    围坐在茶几前,加藤由也的手顿了顿:“救人?贺桑到我这里来救什么人?”随后又恍然大悟状:“啊……!我明白了,今天我这里抓了不少人,想必其中有贺桑想要的人,对吧?”

    贺子峰点点头,脸色有些无奈:“是我店里的学徒,上次加藤司令官来店里的时候,还是他接待的你,孝子不懂事,还希望加藤指挥官多通融通融。”

    “呵呵呵。”加藤由也笑了笑,道:“原来是那个小子,贺桑,你让我为难了,中国人都讲,一碗水要端平,其中的意思我想你比我更明白,无非就是说,做事要有原则。”

    加藤由也给贺子峰递上一杯茶,又道:“放人是不可能的,我只能保证他在这里不会受到不公平的待遇,另外还能向贺桑保证一点,等对他的调查结束,确定没有任何问题之后,我会第一时间放他回去。”

    贺子峰闻言大喜,道:“真是太感谢加藤指挥官了,来之前我已经做好了各种最坏的打算,我知道皇军的纪律非常严明,今天整个上海都充斥着对贵军的负面报道,我在日本呆过,我认为这样的报道言不符实,现在加藤指挥官能这么爽快就答应了我的请求,更让我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加藤由也似乎非常享受贺子峰的奉承,嘴角不由挂起了一丝微笑:“贺桑过奖了,说实话,第一次因为你的职业关系,我并没有对贺桑十分关注,但是昨晚在金日一见之后,贺桑可没有想象中的简单啊。”

    “加藤指挥官指的是……我和七爷的关系?”见加藤由也不说话,贺子峰笑道:“不瞒加藤指挥官,其实七爷认为我这人还行,可以交,但是我自己有多少斤两,我还是非常清楚的。”

    “不不不。”加藤由也微笑着摇手:“贺桑在名古屋时间不短,那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城市,有着脍炙人口的悠久历史,贺桑的身上也带着名古屋的气质,其实在我内心里,已经把你看成是朋友了。”

    说着,顿了顿,又道:“七爷是青帮的大佬,上海各界都说七爷的眼光十分独到,他能认你这个朋友,我想贺桑可定有别于常人的地方。”

    “别于常人的地方?”贺子峰歪头想了下,突然笑道:“我觉得我钟表修的还是很不错的,至少在上海名气还是有的。”

    “哈哈哈!”加藤开心的大笑起来,随即道:“贺桑真的不考虑做我宪兵司令部的翻译?你看,我的学生田中以及美丽的尾野科长对贺桑的印象都非常的好,我想你在这里会过的非常舒心的。”说着,身体微微前倾,低声道:“更何况,你还是李梅小姐的房东,如果能来这里工作的话,近水楼台先得月,说不定还能抱得美人归呢!”

    贺子峰摇头苦笑:“加藤指挥官这是在取笑我啊,我是一个普通小市民,怎么配得上李小姐?”

    加藤微笑着没有说话,缓缓坐回身子,突然问道:“贺桑在名古屋那些年,是从事什么工作?”

    “哦。”贺子峰应了一声,熟练的抓夹起茶具开始摆弄:“我是1927年留学日本,当时是在爱知医科大学就读医学专业,1931年的时候,爱之医科大学改为国立学院,同时也改名为名古屋医科大学,也就是在改名的那年,我辍学了。”

    “辍学?为何要辍学?日本的医学在世界都是名列前茅的,如果贺桑毕业了,我想比现在生活的要更好。”

    “加藤指挥官有所不知,我……”贺子峰自嘲的笑了笑:“我晕血,而且非常严重,我学完了所有的学术,成绩一般,可是到了临床的时候,我晕倒了,我的导师织田爱教授曾十分气愤的说我浪费了一双上帝之手,如此稳健的手不能用于手术,还不如去修钟表,也正是这句话点醒了我,我才转行成为钟表匠的。”

    加藤由也闻言大笑,眼中却显得谨慎起来:“我能看看贺桑的手吗?”

    贺子峰闻言,赶忙把手在衣服上用力擦了擦,递了过去,加藤由也仔细端详着,这确实是一只好手,圆润纤长,虎口和指弯处完全没有老茧,只有前三根手指头摸起来有些硬。

    贺子峰见状歉然的笑笑:“这个,就是长期拿螺丝刀搞出来的。”

    加藤由也的表情有些惋惜:“辍学之后呢,贺桑又去了哪里?”

    “后来啊。”贺子峰抿了口茶,笑道:“在名古屋有个叫福原光一的老钟表匠,非常的出名,我就拜在他的门下,整整学了3年的修钟表的技术。”

    说着,一脸的惋惜:“但是在1934年年尾的时候,老师突发疾病去世了,日本国内对中国人有太多的不满,在这种大环境下,我只能回国,加藤指挥官可能不知道,我真的十分喜欢名古屋这座城市,我在那里这么多年,几乎已经将它当做自己的第二故乡了。”

    “贺桑。”加藤由也端坐在茶几前,表情有点郑重:“能和你成为朋友确实是件美好的事。”

    看了一眼茶几,加藤由也随后笑道:“我这里的茶,还不错吧?”

    “不是太好。”贺子峰微笑着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纸袋,道:“加藤指挥官尝尝这个如何?”

    “哦?这是什么?”

    “这个叫大红袍。”贺子峰嘴里说着,小心翼翼的打开纸袋,如果陈智在场绝对会把贺子峰祖上几代都问候一遍,不为别的,就因为这包茶是他从老爷子那里偷出来的。

    见贺子峰熟练的洗茶,加藤由也还没什么感觉,但是看到贺子峰在滤茶时居然将茶壶高高举起,一道水箭含着浓香飞流直下,随后落入公道杯中,居然没有溅起丝毫水花,这一手让加藤由也叹为观止。

    贺子峰微笑着瞄了加藤由也一眼,这个日本人问话不着痕迹,进来之后更是连消带打的把自己在日本的情况问的清清楚楚,针针见血。

    自己在日本有过经历固然是两人的谈资,但贺子峰知道,加藤由也能坐下来和自己这样一个小人物聊天,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在七爷身上,另外之前提到的李梅,想必也是有些原因的,不然一个中国人,加藤由也是不会提及的。

    这场看似初次见面式的交谈,暗地里却是两人斗智的开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