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弃士 第十五章 我会杀人的!

时间:2018-02-07作者:箫杭

    ,!

    时针指向了下午四点,贺子峰关了门,路过菜市场的时候进去溜达了一圈,最后提着一条鱼回家去了。

    到了家门口,刚刚掏出钥匙,门忽然开了,王香莲探出半个身,一伸手揪棕子峰的衣领把他给扯了进来。

    “喂、喂喂喂!”贺子峰连忙抓开王香莲的手,道:“姆妈,侬做撒啊?”

    王香莲也不接话,伸出食指顶在贺子峰的下巴上,也不忌讳儿子比自己高了足足一个头,问道:“我问你,你是不是说过自己喜欢秦月?”

    贺子峰一愣,这算什么?一进门就提这个?这在以前可从来没有过啊?

    楞了片刻,茫然的点点头道:“对啊,我是说过,怎么了?”

    王香莲手指再次重重往上一顶:“那我再问你,要是秦月出了事,你帮还是不帮?”

    “帮,当然帮啊。”贺子峰无奈的推开母亲的手,道:“她能出什么事啊?”

    “她被日本人抓走了!”

    “什么啊?!”贺子峰往后趔趄了几步,震惊万分:“姆妈,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好哇?!”

    王香莲不由气苦:“谁跟你开玩笑了?”说着,就把今天在秦宅的事说了一遍,贺子峰静静听着,但是越往下听,他的眉头便皱得越紧。

    坐在沙发上沉思了良久,贺子峰信步走到衣柜前,脱掉身上的长褂换上一套笔挺的西装,想了想,有抓起衣架上的风衣套上,最后扣上一顶绅士帽,回过身对王香莲道:“姆妈,我出去一趟,请个朋友吃顿饭,晚上可能回来的比较晚,你先睡吧,不用等我。”

    “你这是要去哪里?天黑了,外面也不安全,有什么事明天再去也不迟啊!”

    “救人如救火啊。”贺子峰的身形定了定,回过头来笑道:“放心吧,我去趟法租界。”说着,转身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深冬的上海黄昏,湿冷的寒风刮在脸上如针扎一般,贺子峰压了压帽子,脚步颇急,同时他的思维开始飞速运转。

    正如母亲王香莲说的那样,秦月被抓的最主要原因是日本人想通过她控制秦海,可母亲不知道的是,秦月并非秦海的女儿,而且身份扑朔迷离,至少贺子峰现在不能确定。

    不过现在有个很好的契机,反而能证明秦月到底是否效力于日本方面,想到这里,贺子峰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微笑,这很好,对自己来说太有利了。

    三转两转走进了洞桥胡同,果然,在那个邮箱上方出现了一个隐晦的记号,贺子峰环顾四周,确定无人之后才走上前去,熟练的从邮箱后面掏出一张小纸条,旋即从另一条道拐出,丝毫没有逗留一秒。

    “海路,药源。”

    贺子峰微微一怔,短短的四个字,瞬间将笼罩在他心头的某团云雾拨开了。

    药源,原来是药源,秦海回过是为了药源,日本人想控制他也是为了药源,最近发生的这么多事,都是因为药源!

    贺子峰长舒了一口气,自己的任务终于有了方向性了,轻轻的捻动手中的纸条,随后扔进自己的嘴里。

    穿过一条街,进入了法租界,贺子峰径直冲向了巡捕房,从家里出来他的目的就非常明确,找陈智搞清楚事情的原委。

    “峰哥?”陈智斜坐在靠椅上,两条大长腿舒畅的翘在桌子上,刚一歪头,却见一人龙行虎步的走了进来,西装笔挺不说,套在外面的风衣更是在寒风中下摆轻扬,酷劲十足,仔细一看,差点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哎哟我去,大晚上的穿成这样,这是要带我去乐高梅耍耍不成?”

    “别闹!”贺子峰笑骂一声,道:“我问你,日本人今天到法租界抓走了个女人,你知道这事不?”

    “知道,太知道了。”陈智一皱眉,也收起了开玩笑的心情,道:“你不要告诉我这个女的和你有关系哈。”

    见贺子峰死死的盯着自己,陈智瞬间明白过来了,懊恼的一拍额头,哀嚎道:“天哪,上海也太小了吧?”

    贺子峰转头看了看周围值班的几个巡捕,上前一步道:“走,请你吃饭。”

    “金日饭店,别的地方不去。”

    贺子峰闻言心肝一颤,这金日饭店可是法租界地头上最贵的饭店啊!但现在也不是肉痛的时候,当下一扯陈智的衣服,从牙缝中硬生生蹦出一个字:“走!”

    法租界最奢华的三个地方,金日、通和、乐高梅。

    第一个是饭店,第二个是赌坊,第三个则是舞厅,而这三个地方却都是青帮的产业。

    两人进了饭店,在服务员的带领下直接来到了一处包厢,陈智也不客气,随手点了七八道菜,这让贺子峰心肝又颤抖了几下:“两个人,吃的完吗?”

    “谁说两个人?起码五个人。”陈智五指一撑,神秘笑道:“你看着吧,客人一会就来。”

    话音还没落地,房门哐的一声被人踹开了,贺子峰一抬头,只见三四个黑衫冲了进来,为首的正是屠天冲。

    “陈智!你丫的……贺爷?”

    屠天冲揉揉眼睛,他怎么也想不到,贺子峰会和陈智坐到了一块。

    “哈哈,我怎么说来着,会有客人来的。”陈智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杯白酒,又给贺子峰斟满了一杯,笑道:“只要我一出现在青帮的场子里,屠天冲永远是第一个赶到的。”

    贺子峰直直坐着,良久没有说话,包厢里的气氛也变得沉闷起来,屠天冲站在有些尴尬,见情况不对,不由摸摸鼻子,道:“我不知道贺爷您在,我先出去了,您慢用。”

    “不用。”贺子峰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他冷冷的看了陈智一眼,又把目光转下屠天冲,指着身边的位置道:“坐!”

    自己似乎第一次见贺子峰这个样子?屠天冲心里想着,不由咽了下口水,却依言坐到了贺子峰身侧。

    看了看右边的陈智,又看了看左边的屠天冲,贺子峰抓起面前的酒杯,一仰头喝了个干净,声音却变得异常森寒:“今天我是来办事的,不是来看你们两人打生打死的,惹急了我,我可是会杀人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