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弃士 第十四章 洞悉

时间:2018-02-07作者:箫杭

    ,!

    万老板牺牲已经好几天了,祥和茶楼也一直歇业,房东已经把租让的牌子都挂出去了,但一直没有人来看店铺,贺子峰甚至发现那栋2层小茶楼的大门都结起了蜘蛛网。

    这几天贺子峰也一直长吁短叹,话也少了,人也消瘦了,就连修理的活也不利索了,王香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她知道自己儿子的性格,一旦认准了一件事,那就是几头牛也拉不回来,可现在万万不能由着儿子的性子来啊,那可是要出人命的啊!

    她也觉得奇怪,为什么贺子峰突然就想开个茶铺呢?她知道儿子爱喝茶,可没想到居然爱到这种程度,自己是做不了他的工作了,思来想去,她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秦海。

    贺子峰留洋在外那几年,都是秦海出资赞助的,现如今秦海回来,按理说贺子峰应该像遇到了再生父母那样三天两头往秦海那里跑,送送礼品,表表心意什么的,可他并没有表达出特别的感激之情,甚至在家都不怎么提秦海。

    但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了,王香莲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想到就做,王香莲出门叫了辆黄包车,径直就往秦海家中赶去,可是刚到门口,却发现十几个日本宪兵从秦宅出来,乘车走了,这让她非常奇怪。

    秦海隔着楔园见门口有人驻足往自己这边观望,定睛一看却是王香莲,急忙跑了过去,道:“你怎么来了?”

    “那个……日本人来做什么?”王香莲回头看了下日本宪兵离开的方向,问道:“你招惹他们了?”

    “招惹?”秦海苦笑一声:“我哪里敢去招惹他们,不说这个了,不要站在门口,快进来吧。”

    两人往回走,王香莲一边走一边赞道:“你这地方可真大呀,老有气派的嘞!”

    秦海笑了笑,引领着王香莲进了屋,一边嘱咐佣人上茶,一边招呼她坐下:“你特地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唉!”王香莲叹了口气,道:“其实我也不想来找你,可是吧,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说着,就把贺子峰的事说了一遍,最后道:“子峰也没什么朋友,平时不是店里就是家里,现在他这样,我是真的不知道该去找谁了,如果他有那么几个朋友,我找他朋友劝劝他也是好的呀。”

    “先别急先别急。”秦海的眉头也皱在了一起,道:“这孩子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啊?”想了想,又道:“如果只是简单的被日本人打死也就算了,可这万老板的身份太敏感了,据说是共产党,就冲这点,哪个敢接这茶楼?”

    王香莲也是急得坐立不安:“谁说不是啊?可子峰这性格,我就、我就……唉!真真是急死我了。”

    秦海想了想,道:“我觉得你这样堵着他的想法也不是个事,你看这样行不行?”说着,清了清嗓子,道:“既然子峰想开着茶楼,那么就给他开一个,谁规定必须选在祥和茶楼的旧址上?我们可以给他在钟表店附近找一个好点的店铺,装修装修,再开起来不就好了?这样他茶楼也开了,又避开了不必要的麻烦,一举两得嘛!”

    王香莲听完眼睛都亮了,高兴的忍不住拍手叫好:“啊呀,我就说找你有用!这个办法老好的嘞!”

    秦海伸手虚按了几下:“你觉得好就好,还有一个问题,钱够不够?不够我这里拿些去。”

    “够的够的。”王香莲连连摆手,眼睛却看向了别的地方:“你这可给我帮了大忙了,我怎么好意思跟你要钱,对了,秦月那孩子呢?怎么没看到她?”

    “秦月不在,怎么?你找她有事?”

    王香莲往秦海身边坐了坐,凤眼一横道:“前几天在这相亲的事上啊,子峰这孩子被我逼急了,终于说出自己心仪的姑娘是谁了,你猜是谁?”

    “是谁?”秦海推推眼镜,嘴角也露出了一丝笑容。

    “就是你们家秦月呀!”

    秦海闻言猛的一震,可王香莲却没有发现秦海震惊的神态,依旧在那憧憬:“啊呀,我就是……就是想见见秦月这孩子,看她对子峰的印象怎么样,你说现在的孩子吧,思想观念老靠前的嘞,动不动就讲什么罗曼蒂克,什么一见钟情的,哦哟,老了,都跟不上他们的脚步了,呵呵呵!”

    秦海的嘴角动了动,欲言又止,这个时候,电话却响了,秦海歉意的对王香莲笑了笑,抓起了电话,在聆听片刻后,突然激动道:“秦月去是配合你们调查,我不希望发生任何不愉快的事,田中先生,我必须告诉你一点,我会联系公董局的理查德先生,你们公然来法租界抓捕法国公民,这完全是不合法的行为!”

    直接挂断电话,秦海略显颓废的坐回到沙发上,这才意识到王香莲正吃惊的看着自己,不由苦笑道:“弟妹啊,你也看到了,秦月暂时你是没办法见到的。”

    “阿海,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王香莲的脸色在这个时候也郑重起来:“秦月是不是被日本人抓走了?”

    秦海长出了一口气,点头道:“早上,日本宪兵队的田中侍一郎带着一群宪兵来到家里,他们拿出了几张照片,上面拍到秦月进出祥和茶楼,而那天正好是万老板出事的时候,所以他们怀疑秦月是共产党,巡捕房来了人阻止,结果被上面的人压了下来,秦月就这样被日本人带走了。”

    见王香莲愣在那里,秦海又道:“就在你来之前,日本人又来了一次,对家里进行了搜查。”

    “我想他们的目的不是秦月吧?”

    沉吟了半晌,王香莲看向秦海,突然道:“对于日本人来说,一个年轻姑娘没有任何价值,他们真正的目标,应该是你吧?”

    秦海也看向王香莲,这个曾经让自己如痴如醉的女人,最终选择了同窗好友贺连理,在后者出国之后,默默的为孩子和家庭付出,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他几乎以为王香莲已经变成了一个小资、持家,甚至安于现状的上海女人。

    但是他发现自己错的离谱,现在的王香莲,依旧像30年前一样,独立、自主、而且极富智慧,也正是这种魅力,曾经让自己无法自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