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命管家 第十八章 摊牌

时间:2019-04-23作者:折罗漫

    “这里是不是断魂碑界?”龙渊出言道。

    “对,对,没错。”

    老张惊诧龙渊居然会知道这里,要知道这里是出北沙省的必经之路,就如他这样的跑商老手,也需要靠地图才能辨认。

    “我大概知道那些护卫消失的原因了。”龙渊若有所思的说道。

    “为什么?”

    殷影忍不住好奇的问道,老张等人也露出一副期待的神色。

    “这个说来话长,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把他们尽快救出来。”龙渊这一次并没有满足他们的好奇心,因为他很清楚,时间拖得越久消失的人就危险。

    在百朝时代,各大氏族日益壮大,氏族与氏族间的联盟,吞并,联姻逐渐频繁,原有的氏族体系已经无法满足,继而“王朝”的新体系开始出现。

    其中又以七大王朝为当世佼佼者,他们的皇族全都是从上古时代延续下来,他们之间有着理不清的恩恩怨怨,相互战争自然是在所难免。

    断魂碑界便是叶氏的天元王朝与呼延、拓跋氏联合建立的巽风王朝战争爆发最为激烈的地方。

    天元王朝为了抵御巽风王朝的进攻,举国之力在断魂碑界布下了许多空间阵法用于调遣兵力。

    龙渊猜测护卫的失踪很大可能就是和这些空间法阵有关。他身为修炼时空道的天命师,很清楚一个失修多年,又无人操控的空间法阵是多么的危险,龙渊不由想起了从天选谷出来时空间隧道崩塌的事,还有为了救他而甘愿牺牲的玉老。

    若换成是其他地方,龙渊绝不会以身犯险,但天元王朝遗留下来的空间阵法对他太过重要,所以他不得已只能铤而走险。

    “殷影你先和老张结因果。”得到殷影点头回应后,龙渊又对老张道:“我和殷影去救人,你们就在这里等我。”

    “一定要把他们带回来,摆脱了!”老张攥着殷影的手恳切的说道。

    “嗯。”

    殷影用力的点了点头,无声的对老张承诺。

    在龙渊的注视下,殷影的本命星猛然一闪,投下一道常人无法看见的光带与老张相连。

    “好了,我们出发吧。”

    说完龙渊抬脚向山洞走去,殷影快步跟在他身后。

    两人的背影一前一后的消失在山洞的黑暗中,无声无息就如同来自深渊的巨口,吞噬着自投罗网的猎物。

    “你们几个听好,从今日起我就是何家的人了,我老张明人不说暗话,跟着龙管家混有奔头,不知道你们几个人是什么想法?”

    目送龙渊和殷影离开后,老张的表情一肃,粗黑的眉毛下的那双眼睛闪烁着令人不敢对视的威严。

    龙渊没有想到,自己巧合之下救人的行为,居然会让一直犹豫不决的老张在这一刻做出了决定。

    在老张看来,那些遇险的护卫完全是咎由自取,龙渊本没有义务去冒险救他们,可龙渊却还是义无反顾的选择去救,老张觉得跟着这样的人心里踏实。

    “呵呵,张头儿,你这话又是从何说起啊?”之前那名前来求救的护卫讪笑的看着老张道。

    “哪凉快哪待着去,别在老子眼前晃!”老张鄙夷的看着那名护卫,同时大声呵斥道。

    刘明在的时候,这个人就一直在当刘明的跟班,当时在背后也没少说龙渊的坏话,现在又出了这档子事,老张自然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张老头儿,说话别那么冲,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的,谁也没碍着谁,平日里看你年纪大敬你三分,你也不要蹬鼻子上脸!”

    被老张当着众人的面呵斥,那名护卫的脸也有些挂不住,脸色由白转青,太阳穴上的青筋暴起,跳脚着回骂道。

    唰!

    老张也不含糊,从腰间抽出长刀怒目而视冷声道:“是你自己滚,还是我动手让你滚!”

    “你……!”看到老张似乎要动真格的了,护卫忽然有些怂了,他稍稍退后几步,“兄弟们,这老家伙疯了,我们走,不要理他。”

    说完转身就走,可还没走几步,他就停住了几步,回头一瞧发现,其余的人站在那里纹丝未动,同时还在用一种嘲笑的目光盯着他看。

    “你们……”

    护卫胸中升起一股屈辱感,他感觉自己现在就好像一个小丑,在众人面前滑稽的表演。

    “快点走开吧,别自取其辱了。”

    其余护卫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告诉了老张他们的选择。

    那名护卫见状手指选在空中半天,硬是说不出一句话来,最后只能灰溜溜的离开。

    “现在没有外人了,张头儿,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其中一名护卫随意的靠在一面岩壁上,双臂环保胸前老神在在道。

    老张收起了长刀,目光从每名护卫的脸上扫过,“既然如此,那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我想把除我们几人以外的人全部踢出跑商队伍。”

    安静,没有任何的喧闹或是反驳,每一名护卫的表情都很平静,几乎他们早有预料一般,特别是那三名之前就被选中的护卫,嘴角噙着莫名的笑容,彼此间还相互对视了一番。

    护卫们的反应让老张有些措手不及,他原本以为会有人跳出来反对,为此他还准备了一大段的说辞来说服这些人,可到头来一点都没派上用场,这让老张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老张,你还是说点实际的吧,从刘明消失开始,你就在测试我们,这种情况我们早就猜到了!”另一名护卫走到老张的身边,拍了拍老张的肩调侃道。

    龙渊在时,这些护卫都会有些拘谨,那是一种发自心底的敬畏,现在龙渊不在,护卫们就变的随意了许多。

    “你们这帮混小子,是怎么猜到的?”老张笑骂着拍掉了落在肩膀上的手。

    “这还不简单?”一名百无聊赖扔着石子玩的护卫,头也不抬的说道,“我们都不是跑商的菜鸟,水道对跑商的人来说意义有多大我们心里都清楚的很,这种东西怎么可能会让外人知道?

    在北沙省境内还好说,反正商路都开发的差不多了,一条水道无关紧要,但出了北沙省那就完全不同了,您和龙管家特意在这里歇脚,恐怕也是为挑选人手布置的考验吧,张头儿,布置我说的对与不对?”

    听完这名护卫的解释,老张心中不由感叹道:这一个个的,真tm都是人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