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命管家 第四章 分析

时间:2019-04-23作者:折罗漫

    因为有老张负责安排关系,所以龙渊很是放心,没有理会其他人径直的坐在船头,垂下头看着捧在手中的木匣。

    “时间尚早,我先好好研究一下这艘霜露该如何操控。”说着他缓缓将木匣打开,只见其中静静放置着一张薄纸和一枚木质箭令。

    取出薄纸上面洋洋洒洒写着数百小隶,伴着河面微凉的轻风,龙渊仔细的阅读起来。

    不安分的殷影在霜露上的新鲜劲一过,便无所事事起来,看到坐在船头的龙渊,黑曜石般的眼睛提溜一转,蹑手蹑脚的朝龙渊猫了过去。

    不过却被老张一把抓住了领巾,殷影扭头一瞧便要挣扎,老张却一脸严肃的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去打扰龙渊。

    殷影看了眼沉思中的龙渊,嘟着嘴想了想似乎觉得老张有几分道理,于是挣脱出老张的手掌,一声不响的坐在船边,看着碎叶水时不时泛起的浪花发呆。

    老张看着殷影那单薄瘦小的身子,鼻头忽然有些发酸,他知道殷影四处行窃全是因生活所迫,别人家的孩子这般大时,还全在父母的怀里撒娇呢,而殷影已经开始为了生存在努力挣扎。

    将目光从殷影移向龙渊,老张发现这两个人出奇的相似,虽然相比殷影那种市侩泼皮,龙渊举手投足都有着一种难掩的贵气,看似友善与人亲近,却给人高高在上的距离感。

    但即便两人在外貌或是气质上相却甚远,可那种孤独中的坚强却是惊人的相似,就好比石阶和佛像,外表虽然大不相同,可实质上它们都是石头。

    老张见左右无事,便挨着殷影坐下,陪着殷影一起看着碎叶水的河面发呆,殷影扭头看了眼老张并没有说话。一大一小两道身影坐在船边的画面仿佛在这一刻被定格。

    过去良久,殷影目光没有离开河面,手掌上搁着些许碎银,递到老张面前道:“给,还你的。”

    低头看着殷影手中的碎银,老张心中五味陈杂,莞尔一笑,摇着头将殷影的手又推了回去,“你自己留着买身干净衣服吧!”

    老张的拒绝显然有些出乎殷影的预料,要知道他手中的碎银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也足够让普通的三口之家一个月顿顿有菜吃,殷影霎时间眼圈泛红,双眼中升起朦朦水汽,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来自长辈的关心了,现在老张的一句关心,让他心里暖洋洋的。

    “呦,这么大还哭鼻子啊!”老张双臂环抱胸前,挤眉弄眼的对殷影调笑道。

    “我才没有,是风大迷了眼!”殷影赶忙撇过头,用袖口在脸上擦了两把,然后幽幽道:“老张啊,你能不能坐过去一点。”

    “怎么了?”

    老张眨了眨眼睛很是不解。

    “你身上的烟味好臭。”殷影捂着鼻子嫌弃的说道。

    “你这臭小子,我还没嫌弃你脏,你倒嫌弃起老子来了。”老张吹胡子瞪眼的抓过殷影的头使劲蹂躏起来,本就杂乱的头发变得像鸡窝一般。

    二人的对话也让周围已经安顿好,正在休息的护卫们哄笑了起来,笑声在碎叶水的河面上回荡久久不绝于耳。

    “高处不胜寒,往往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都显得弥足珍贵。”被众人笑声惊扰的龙渊望向众人不由得感叹道。

    龙渊又低头看着手中薄纸苦笑道:“这个齐星州真是送了份大礼,人情可不好还啊!”

    原来齐星州在纸上写的不只是简单关于霜露的操控方法,其中还包含了霜露详细的制作过程,可以说这是一份珍贵的制造图纸。同样身为修炼炼器道的天命师,龙渊很清楚他手中的这张薄纸的价值有多大,毫不夸张的说这张薄纸足以买下十几个何家,而且还绰绰有余。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霜露的制作方法也将会是何家的底蕴之一,再加上我现在正在培养的丁洪和风儿,还有和风家的关系,现在人物势都有了。”龙渊手指搓捻着玉戒,心头开始盘算起来。

    有谁能想到短短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龙渊便将快要崩离瓦解的何家发展成了可以与黄家相媲美,甚至还略胜一筹的存在。

    “从现在的形式来看,何家的情况并不算太好,根基太浅群狼环顾,和现在何家同等规模的家族,都将何家视为一块肥肉,明面上的就有丁江钟三家,多方打压以图黄金楼的产业,在暗处还有圣门在为准堵截。”

    陷入沉思的龙渊手掌撑着下巴,心中分析道。

    “还有就是官面上的关系何家真的是太薄弱了,虽然与风家搭上了关系,但却不是长久之计,毕竟风家也只是表面风光,没有风老太爷这根定海神针,风家迟早会被祝宝山这匹豺狼蚕食一空。”龙渊有节奏敲击大腿的指头忽然停下,“风家要消失,祝宝山也留不得!”

    似乎是思考的有些久了,龙渊晃了晃有些混沌的脑袋,然后对正在观察环境的老张道:“老张找个地方把船靠边,我们下去吃点东西休息休息。”

    “好!”

    老张随口应了声,霜露开始缓缓向岸边靠拢。

    “舒服啊——”

    下到地上,坐船有些困乏的护卫一个个的舒展筋骨撑着懒腰。

    龙渊从玉戒中语出早已备好的干粮,“老张,把这些食物分给大伙吃。”

    “好勒!”老张边走边回答道。

    “龙管家,您想吃鱼吗?要不我给大伙钓上几尾鱼怎么样!”

    有一名护卫忽然凑到龙渊身前询问道。

    “你会钓鱼?”

    走过来的老张一听护卫的话,瞬间来了精神。

    那名护卫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我家所在的村子原本就在碎叶岁的支流旁,我们村的人基本都会钓鱼,小孩子七八岁开始就在河里游泳玩耍了。”

    “看来你是钓鱼的行家啊!”龙渊笑称道,“不过我们都没准备钓鱼的工具,你要怎么钓呢?”

    “这个不难,只需要找一截长些的干树枝就行!”

    一边说着一边从怀中摸出一把鱼线,又从腰上取下一个竹编小笼放在手中晃动了两下,道:“这里面是我自己喂养的鱼饵。”

    “这些东西你都随身携带啊!”

    殷影悄无声息的跳了过来,围着护卫手中的竹编小笼好奇道。

    那名护卫憨笑了一声道:“没办法,没办法,就好这一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