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命管家 第九十九章 挑选

时间:2019-04-23作者:折罗漫

    老张瞪着眼看着已经变成尸体的刘明,在他的眉心处多出一个黑黢黢的窟窿,红白之物汩汩向外冒,遮蔽了他死不瞑目的眼睛,样子说不出狰狞。

    龙渊若无其事的取出一个小瓷瓶,从中倾泻出白色的粉末撒在刘明的尸体上。

    嗤——

    白色粉末刚一接触到刘明尸体,就发出滚油遇水的声音,同时升起滚滚白烟也将刘明的尸体所包裹。

    惊悚的声音逐渐消失,白烟也随之散去,伸长脖子张望的老张殷影二人,待看清里面的情景时都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寒颤。

    只见原本刘明尸体所在的位置,已经被一滩散发着臭味的黑色液体所代替。阵阵秋风袭过,黑色液体在风干的作用在下迅速减少,看得出这些黑色液体过不了多久就会完全消失。

    龙渊趁着黑色液体还没有消失,赶忙蹲下身子用瓷瓶,小心翼翼的收集了少许黑色液体。

    之前在龙渊面前还很放得开的殷影也被龙渊的手段所震慑而变得拘束起来,更别说本来就对龙渊很是敬畏的老张,现在头不敢抬气不管喘的缩在一角。

    “咕嘟。”殷影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大,大人,您刚才那是……”

    “呵呵,不用紧张,这只是天命师的一些小手段,不值一提。”龙渊摆摆手稍作安抚的解释道。

    “天命师吗?”

    殷影双眸中绽放出期待的神采,可不经意的余光扫到手臂上的黑色花纹后,眼神开始变得黯淡起来。

    龙渊轻笑着摸了摸殷影蓬乱的头发道:“呵呵,小子别灰心,我说过我会帮你的。”

    “嗯!”殷影重重的点了点头。

    “好了,你们都去休息吧,天一亮我们就出发。”龙渊对老张和殷影说道。

    “可这些货……”尽忠职守的老张指了指五个大货箱,意思不言而喻。

    “交给我。”龙渊袖袍挥舞,五个大货箱嗖的一声被他收进了玉戒中,“老张,何家需要一支忠心的跑商队,我希望你能在这些人中帮我挑选出合适的人选。”

    “定不辜负龙管家。”老张躬身回应道。

    龙渊满意的点点头转身向卧房走去,不再理会老张和殷影二人。

    “喂喂,张老头,你为什么要叫大人为龙管家呢?”伴着夜色,小院里响起了殷影清脆的声音。

    ……

    “张头儿,我们的货怎么不见了!”宿醉初醒的商队护卫们摇头晃脑的推门走出,当看到货箱不在后脑袋瞬间清醒再无醉意和朦胧。

    躲在暗处的老张一一对这些商队护卫进行评估,特别是第一个清醒过来高喊他的那名护卫,老张更是不住的点头。

    见老张半天没有出现,护卫们变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甚至有几人居然开始相互推卸责任争吵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的老张恨不得冲出去把这几人暴打一顿,可他最终还是忍住了。

    “奇怪,这周围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更没有车辙,我们应该没有被鬼摸腰,可货箱和老张为什么都不在了?”有一名护卫走出人群,来到马车停放的位置,试着寻找有用的线索。

    一名无须白净的护卫倚在门框,歪头摸着下巴道:“大惊小怪,你们难道忘了龙管家,他可是天命师啊,想要在他眼皮子底下都偷东西,哪有那么简单,我倒觉得是龙管家施展神仙法术将这些货箱藏起来了。”

    说着挑起下巴冲着龙渊所住的卧房点了点,示意龙渊就在里面。

    “对呀,龙管家可是天命师,我们还有什么好怕的呀!”

    之前还在于同伴争吵的一名护卫一拍巴掌,后知后觉的恍然道。

    老张取出纸笔将刚才表现突出的三人的名字写下,然后心道:这三人反应机警,沉着冷静,才思敏锐,不似莽夫无能之辈,可堪大用,至于剩下的人,哎,再让我观察观察吧!

    三人的凸出表现,也让乱作一团的商队护卫们找到了主心骨,纷纷安静下来等待三人来拿主意。

    “咳咳!”

    老张见情况差不多该是他出面了,收起纸笔装模作样的咳嗽两声,然后从暗处走了出来。

    “张头儿!”

    看到来人,护卫们惊喜的叫道,随即一股脑的围了上去,七嘴八舌的开始说起货箱丢失的事情。

    只有刚才的那三人颇为镇定,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彼此间相互对望,似乎是当成了某种共识,只见他们微不可查的点点头。

    被周人围在当中的老张,将他们三人的表现尽收眼底,心中对三人的欣赏之意又添了几分。

    “你们不必惊慌,我们的货物现在都很安全,是龙管家施展仙法将它们藏起来了。”

    老张安抚众人道。

    “咦,刘明怎么不在了?”

    有一个平日里与刘明走的比较近的护卫忽然喊道。

    “对呀,对呀,今天一早就没有看到这家伙,也不知道这小子跑哪里去了?”

    另一名护卫同样附和道。

    对于刘明的消失,老张在昨晚就已经想好了一套说辞,他清了清嗓子道:“刘明昨夜特地找过龙管家和我,他说从小就在北沙高官大,从来没想过要离开北沙省,所以他向龙管家还有我提出了辞别。

    昨天中午请大家吃的饭喝的酒就当是离别饯行,正所谓人各有志我们不能强求,所以龙管家和我同意的他的离去。”

    因为老张说的有板有眼,再加上其中还有龙渊,所以众人没有多想很快便接受了老张的这套说辞,只是众人的心中还是为刘明的离去感到惋惜。

    毕竟跑商这一行也是有它的规矩,首当其冲的便是信誉,既然答应了雇主的这单生意,那就不能中途轻易离开或放弃,如果中途请辞,那雇主就有权不给他酬劳。

    但真正的损失不止如此,中途请辞会成为这名商队护卫职业的污点,在这个本就不大的护卫圈子,他很可能以后再也没有雇主敢用。

    在众人的眼里,刘明的选择完全是要彻底的不再干这一行,所以众人才会为他感到惋惜,毕竟干跑商护卫的大多都是苦命人,若是没有谋生的手艺,那就只能回家种田或是到某个家族去看家护院。

    “好啦好啦,大家都别感伤了,人生的路是他自己选择的,既然选择了就不要后悔。”老张铿锵有力的话语冲淡了许多悲伤的气氛,“你们都赶快去收拾收拾,用过早点之后我们就出发!”

    听到老张的话众人一哄而散,只留下之前的那三人还有老张。

    嘎吱——

    龙渊卧房的门被缓缓打开,神清气爽的龙渊带着殷影走了出来,宛若深潭的黑眸落在几人身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