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命管家 第六十七章 夜谈

时间:2019-04-23作者:折罗漫

    龙渊打开门窗让房间透透气。

    “嗯?”清冷的月光洒下,让整个何府蒙上了一层银装,在前厅的屋顶上正仰躺着一个人,“他在那上面干嘛?”

    “咕嘟、咕嘟、咕嘟……”

    “哈——”

    “受伤最好别喝酒。”

    龙渊的声音从那人背后响起。

    “龙管家还没休息啊!”

    “咕嘟!痛快!”

    丁洪又喝了一大口,烈酒滑喉但丁洪却感受到一丝暖意。

    “你有心事。”

    “要不要来一口,这可是好东西。”

    丁洪晃了晃酒葫芦,眼神迷离的望着冷月向龙渊邀请道。

    “我才十二岁。”

    龙渊双手一摊语气有些无奈道。

    “哈哈,我差点给忘了。”

    丁洪有些尴尬的笑起来,面对这个小管家,他总有种面对同龄人甚至是前辈的感觉,潜意识里就忽略了龙渊的年纪。

    “举杯消愁愁更愁,抽刀断水水更流,人生在世逃不过一个情字。”

    龙渊没头没脑的说出这么一句话,让有些麻痹的丁洪身子一颤,表情变的哀伤而落寞。

    “龙管家真是慧眼如炬,什么都瞒不过您。”丁洪苦笑道,声音转而变的缥缈似是追忆,“我出生在北沙城附近一个村子的普通家庭,打小就好动于是父亲便送我出去学武,师傅说我是练武奇才,十五岁武艺就小有所成。”

    龙渊静静的倾听,并没有打断丁洪的倾诉,因为他看得出丁洪将一切压在心底太痛苦,丁洪现在需要宣泄出来,酒不过是个药引,龙渊恰到好处的出现则是契机。

    “但我并不甘心,我的目标是成为天命师,于是我告别师父四处游学拜访名师,这一去就是五年,我的武艺在不断进步,可依然还是没有成为天命师。”

    对此龙渊不禁有些感慨,所有人都对天命师趋之若鹜,是为了永生、力量、权利、名声等等,可这些人又何尝知道他们的这个选择真的可以带来这些吗,又或者是另一个残酷的现实。

    “心灰意冷的我在回北沙城的路上机缘巧合下救下了一位姑娘,她长的并不漂亮,很普通,但她却拥有这世上最温暖如同阳光般的笑容不得不承认在那一刻,我的心被她照亮了。”

    说到这里丁洪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龙渊从他的笑容里看到了只属于丁洪的世界,是彩色的,有着耳鬓厮磨的低语又或者是嬉戏打闹的欢笑。

    “很快我们就成婚了,而且还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但我心里依旧没有放弃成为天命师。

    在我拜访的名师中有一位曾告诉过我,生死间会有大顿悟,说不定会有成为天命师的可能。于是为了寻找生死间的感觉,我游荡在城外不断的去与匪盗厮杀,渐渐的我就得到了一个大侠的名头。”

    丁洪在说到“大侠”二字时咬字道,语气中满是自嘲与不屑,龙渊明白丁洪的不幸就是从这一刻开始了。

    “期初我还很是自得,有时还会忍不住想就算成不了天命师,成为一个人人敬仰的大侠其实也不错。

    但是我错了,这个世道比我想象的还要可怕。就在我没日没夜的杀匪盗时,居然会有一伙人在城里对我的妻儿下手。”

    说到最后丁洪几乎要把牙槽咬碎的挤出几个字,就好似林间受伤野兽的低吼,字里行间中都充满了疯狂。

    “当我回到家看到一丝不挂的妻子躺在血泊之中,在她脸上身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刀痕,我刚足月的儿子是从水缸中捞出的,那帮畜生,畜生!”

    那副画面他不想记起,可越是如此画面就越是清晰,丁洪很想就这么随自己妻儿下去,可是他不甘心,他不甘心自己就这么死了,没有给自己的妻儿报仇。

    “仇人是不是很强大。”

    龙渊可以从丁洪颤粟不止的身子感受到他的不甘和无助。

    “北沙城的那些权贵豪门有几个家底是干净的,城外的几个大的匪盗团背后都或多或少的都有他们的影子。而我杀匪盗的行为已经触动了某个家族的利益,他们是在报复我。”

    丁洪端起酒葫芦欲要再灌一口,却被龙渊劈手夺过。

    “于是你见报仇无望,便开始自暴自弃,试图逃避这一切?真是个懦夫!”

    龙渊的话像一把利剑戳在丁洪的心上。

    “你知道什么!那些豪门的身边高手如云,更有天命师助纣为虐,我能怎么办,能怎么办,龙管家你告诉我!”

    丁洪摇摇晃晃站起身,情绪有些激动的对龙渊说道。

    “我给你两个选择。”龙渊伸出手指平静的说道,“第一个是你告诉我你的仇家是谁,我会帮你报仇,然后你给我滚出何家,第二个是你不告诉我仇家,我会慢慢教导你直至你自己能报仇,不过条件是你终身不得离开何家。”

    龙渊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丁洪,等待着他做出选择。

    丁洪的眼神中显出挣扎之色,龙渊给出的第一个选择他很心动,可是之后又如何呢?他感受不到复仇之后的喜悦,有的只是心里无法填满的空虚,丁洪的眼中满是迷惘。

    “他的真的能让我变强到可以自己去报仇的水平吗?”丁洪不知道龙渊说的是真是假,至于终身在何家为奴根本就不在他的思考范围中。

    丁洪摸了摸胸口,脑海中忽然闪过一道光影,他想起了中午与龙渊比武时龙渊所施展出来的惊艳一剑,在那一剑下他可以感受到自己的脆弱毫无还手之力,只要龙渊愿意随时都可以杀死他。

    这份剑道的造诣丁洪是前所未见,哪怕是他四处走访名师也未曾见到哪位名师将武艺推至这种境界。

    “说不定真的可以,以前就听说天命师的修炼就和入世有关。”

    丁洪的双眼越加明亮,在他看来龙渊一定是什么隐世高人的徒弟,这次下山很可能是为了修炼,丁洪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对的,心里不免一阵火热。

    “我选第二个。”

    心里有了决断,丁洪将自己的选择告诉了龙渊。

    听到丁洪的选择,龙渊木然的点点头转身准备离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脚步顿了顿,头也不回的沉声道:“明天早晨在前院花亭等我。”

    “好的,师父。”

    丁洪躬身回应道。

    龙渊摇摇头轻声道:“我不是你师父,我只是何府的管家。”说完一跃从房顶上跳下,只留下只身一人站在屋顶的丁洪,还有剩下半瓶酒的酒葫芦。
小说推荐